父亲私塾上学十岁女童考上大专 律师:涉嫌侵占受教导权

2017-09-13 17:51  编辑:木木  来源:未知

  只在父亲私塾上学 十岁女童考上大专

  4岁开始在父亲办的私塾读书;高考352分被商丘工学院录取;当地招生办称是否好事有待察看

张易文的录取通知书。图片来源:新京报 张易文的录取告诉书。图片起源:新京报

  身高只有1米4的张易文,涌现在商丘工学院时很显眼。面对随机调配,一名室友主动让出了下铺床位。张易文将在这里度过未来三年。

  张易文今年10岁,拥有与同龄人迥异的人生:从未接受学校教育,4岁起在父亲张亚东创办的私塾里读书。2016年首次参加高考,总分172分;复读一年后,2017年以352分的成绩,被商丘工学院专科录取。

  “神童”美誉与“炒作”质疑相伴,部分法律界人士指出,张亚东涉嫌侵犯张易文受教育权。张亚东则称,“早日成才于个人家庭都有利”,其表示,希望女儿未来持续深造,毕业后从事科研工作。

  高考失败后复读考入大专

  张易文不是第一次受到关注。2016年6月,作为当年河南省年纪最小的考生,年仅9岁的商丘女童张易文参加高考。那一年,张易文的成绩并不理想:语文46分,数学31分,英语37分,理科综合58分,总分172分。

  张亚东告知新京报记者,第一次高考出分后,张易文报名参加高考复读班。经过4个月的温习,张易文“曲线救国”,于2017年4月份参加商丘工学院的高职单招考试,并以总分352分被该校电子信息工程技术专业录取,学制三年,学历层次为大学专科。

  所谓高职“单招”,指高职院校依据专业教学需要,设置考试科目,自主命题、考试、评卷、面试、录取的考试。考生通过单招被录取后,无需再参加高考。商丘工学院即为河南省首批62所高职单招试点院校之一。

  张亚东回想,2016年参加高考时,商丘市招生办工作职员曾因其年龄过小,谢绝为张易文报名。张易文的母亲在商丘一所双语培训学校担负校长,为其女合法出具高中平等学力证明后,张易文顺利获得报考资格。而在参加河南省高职单招考试时,一纸等同学力证明,同样赞助其参考,并终极被录取。

  校方称将对其增强照顾和关注

  张易文与同龄人的生活轨迹截然不同。依照张亚东的说法,张易文4岁时便进入家中举行的私塾读书,学习语文、数学、英语等课程。除在高考复读班短暂的几个月外,她从来没有学校教育经历。

  一张军训的照片中,张易文衣着很分歧身的军训服装站在队列中。实际上,对于这位“史上年纪最小新生”,商丘工学院也在摸索“相处之道”。

  商丘工学院电子工程学院党总支书记张广勇表示,学校在获悉张易文的情况后,即与其家人进行接洽,并在办理入学手续时支配专人引导。此外,鉴于张易文年龄尚小,校方在未来会部署自惭形秽,自愧不如老师及同学,对其生活进行照顾。在张广勇看来,既然张易文通过商丘市招办的报考资格审查,并通过考试被录取,作为校方,所能做的便是对其多加照顾和关注。

  商丘市招生办新闻发言人苗尤志表现,单招考试是高校自主命题和评卷,10岁女童入读大专一事,“毕竟是好事仍是坏事,有待视察”。

张亚东与10岁女儿张易文在商丘工学院门口合影。张易文将就读该校电子信息工程技术专业。受访者供图 图片来源:新京报 张亚东与10岁女儿张易文在商丘工学院门口合影。张易文迁就读该校电子信息工程技巧专业。受访者供图 图片来源:新京报

  ■ 对话

  女童父亲张亚东

  “教育需要有这样的探索”

  对于已经进入大学校园的女儿,张亚东显得很骄傲,并没有吐露出对未来的担心。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他屡次表示,自己的教育观是“早快好省”。通过“跳级”节俭下时间,能够为张易文的未来赢得更多机遇。

  “她希望早一点去学校”

  新京报:对于行将开端的大学生活,张易文有什么期待?

  张亚东:她已经在校加入军训了。我们是10号去学校办的入学手续,我开车送到商丘工学院的。在上学途中,她一直表示得很等待。实在,早在开学几天前,她就在家问妈妈,“你怎么还没给我整理东西”。易文很希望早一点去学校。

  新京报:素来没有过学校教育经历,会不会怯生?

  张亚东:没有怯生,在私塾读书时她也在与同学来往。上学期,易文在高考复读班读了四个月,同班同窗都是十八九岁的。回来张易文跟我说 ,那几个月是“天堂般的生活”,因为大哥哥大姐姐们都很喜欢她,照顾她。

  新京报:这么小的年纪入读大学,作为家长会担忧吗?

  张亚东:从来不担心。学业上,在私塾时她已经取得了相当水平的文化知识,可能通过单招考试,自身也是学习能力的一种体现。生活上,张易文时常参加劳动,并且做家务锤炼自理才能。

  “教育要早快好省”

  新京报:私塾教育与在学校有什么不同?

  张亚东:其实没有太大的差别。平时天天上7节课,上午4节下午3节。因为要准备参加高考,所以在私塾应用的教材,都是和学校一样的。可能最大的区别就是没有那么多的同学。

  新京报:为什么不让张易文正常入读一般学校?

  张亚东:我希望张易文成为一个人格完整的人。我认为现在的传统学校教育,有些僵化为教学,教学又僵化为应试。对于一些质疑,我只能说,张易文接受的是完整的教育,我们不做偏难怪题,不做无用的应试训练,只学根本的科学知识。

  新京报:没有完整的学校教导阅历,对于孩子会发生怎样的影响?

  张亚东:我认为所谓基本的、真实的教育,就是早快好省。孩子健康快活是最重要的。教育需要有这样的探索,我改变不了现状,只能转变自己的子女。

  “未来从事科研工作”

  新京报:10岁上大学,对于一个孩子是不是太着急了?

  张亚东:10岁不早了,现代社会要成为尖端人才,最少要读到博士。现在算下来,就算一级不留,读到博士毕业也有28岁。一寸时间一寸金,早日成才对个人家庭都有利,能省钱省心。

  新京报:所以你对她整个人生都是有计划的?

  张亚东:我希望张易文未来从事科学研究,在高校工作。这次她入读的专业也是我选的,因为我认为这是未来的朝阳产业。

  大专毕业后,希望张易文可以写出一两篇有科研价值的论文,然后以此申请破格参加研究生考试。假如不行,就考试升本。之后在国内读研,然后出国读博。

  新京报:有人质疑你以女儿为广告,办私塾牟利?

  张亚东:如果我做其余事件,不丢掉以前的工作,收入会更高。做私塾事业艰苦,家里要生存。有家长认同我的理念,要把孩子送给我教,收费也是正常的。

  ■ 声音

  律师称父亲涉嫌侵略女儿受教育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十一条规定,“凡年满六周岁的儿童,其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当送其入学接受并完成义务教育;前提不具备的地域的儿童,能够推迟到七周岁。”

  面对部分网友所称,张亚东剥夺女儿受教育权一事,张亚东称,本人仅是未送女儿进入学校接受教育,没有进行惯例教育,并未剥夺女儿受教育权。

  对此,教育学者熊丙奇以为,无论张亚东的教育办法正确与否,都首先应在保障孩子接收义务教育的基本长进行。

  北京市泽永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永杰表示,张亚东在女儿已到达六周岁的情形下,未让其入学接受义务教育,其行为违反了《义务教育法》划定,涉嫌侵占其女的受教育权。

  新京报记者 王煜



上一篇:内地退休白叟成KTV常客:下午80%以上顾客为老年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