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杜汇作品展

2017-10-14 17:59  编辑:木木  来源:未知

    1. 展览名称:“入口”杜汇作品展
      展览时间:2017/10/14~2017/11/09
      展览地点:[北京]-北京市朝阳区万荷中央艺术区2号院18号楼1楼-(佶道艺术中心)
      主办单位:佶道艺术中心
      参展艺术家:杜汇
    揭幕时间: 2017/10/14 16:00

    策展人:姜道金


    佶道艺术中心行将于2017年10月14日(周六)举行艺术家杜汇的个展“入口——杜汇作品展”,此次展览浮现的作品以纸本作品为主。展览连续到11月9日。

    杜汇的作品里有一种典型的当代焦虑:错时感、无效性、递进情绪、重复定格、伟大无比的景观和细小散落的人,倒置和错位的主次关联……这些情节以富有沾染力的面貌示人,又疏离于我们对叙事性的一般休会。什克洛夫斯基说:“艺术的目标是为了把事物供给为一种可观可见之物,而不是可认可知之物。”显然,杜汇在这里对“生疏化”所建构的语言体系进行了饶有趣味的私人改造,为这种不可躲避的当代情感制造一个吻合的居住之地。

    在杜汇的作品中,一方面,场景代替人物成为了故事的主体部分。他尝试采用多种方式来摸索和延展场景承载力的边界,及其在不同排列与色调的组合下所带来的感官体验,使其成为一种新的质感。另一方面,被去主体化的人物胜利从画面中出奔,成为存在于画面状态与现实状态之间的衔接点,为作品的叙事提供了新的维度。画面里,人与场景的互用与互文被支配得奇妙而妥切,场景就像一个具备了多种感知方式的混杂系统一样,开始单独生成行为、时长和期待。而通过人物对场景的涉入,观众又得到了一种身份与经验上的自我确认与疏离,从而始终将本身与作品内世界的关系坚持在一种“熟习的不可知”之中,形成了一种更加微妙的陌生感。于是,即使是在没有“人”的场景里,我们依然可能看到诸如白船、亮着灯的窗子等“人的代言”来弥合这种关系的完整性。

    在16到17年的新作品中,杜汇开端探讨“时间”这一维度的参与方式和在场状态。他更加准确地掌握到了静止与移动在“观者等待”上的临界点,从而给时间赋予了一种超越故事件节而凝固于气氛之中的才能。如在《晴朗》《优秀学生》《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等作品中,观者都可以天然地期待画面中那一刻的情景从何而来或将去向何处,画中人从“存在于画中”转变为“流逝于画中”,这是一种非常有趣的心理变化。

    在“红色系列”中,暗红色成为了作品的主要色调。这层笼罩在场景之上的“布幔”营造出了一种揉合于情节之中的仪式感,形成了强烈而暧昧的氛围。当长期的暗色创作被适度消化为一种如黑白照片般的扁平之后,杜汇开始尝试对已有的视觉反水进行再次背离。他利用色调本身的张弛度来为颜色赋予新的现实意味,为这些共有记忆提供了新的色觉经验。

    大批纸本新作在题材和面孔上延续了以往的叙事作风,但细考之下,我们能发现杜汇对于景物本体价值有意识的回归。假如说在之前的作品中,景物是帮助于既定的情绪抒发而作为被改革对象的话,那么在新作中,景物以一种不可变革的感情体的身份被重新确立。最为典型的如《再见, 北海》《紫竹院》两幅,不丢脸出,北海和紫竹院就是抒怀自身,它们存在于艺术家的人生阅历之中,为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乡愁记忆,并终极成为有关于80、90年代文学气质的社会化符号,回升为一种精力所属。

    总体来说,杜汇在作品中与观者所达成的是一种“物外共鸣”。观者在画面中所能得到的情感并不以画中人、画中物,抑或是以物为出发点的隐喻和象征为起源。这就犹如我们不会忽然为无人的操场而伤感,也不会突然为静止的水池而感怀。而一旦我们莫名地动容了,必定是我们所躲藏的宏大现实焦虑与一些令人在意的形式、色彩、光芒产生了物以外的暗合。从这一点来看,杜汇的情感与观者的感情在画面之内是到达了深入的共通的。





    上一篇:兔子在丛林:刘宾作品展
    下一篇:国际玩笑(第四回):沈敬东个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