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桥梁医生”的冬日坚守

2019-12-06 08:02  编辑:木木  来源:


高铁桥隧工在京沪高铁线路上的丹昆特大桥箱梁内对梁体进行检测维护(12月3日摄)。

12月3日,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工务段的高铁桥隧工对京沪高铁线路上的丹昆特大桥进行了检测维护。丹昆特大桥全长164.85公里,是世界第一长桥。负责丹昆特大桥检测维护的高铁桥隧工分组分段对大桥进行检测维护,每组4至5人。高铁桥箱梁内环境艰苦、冬冷夏热,高铁桥隧工每天要在黑暗的箱梁内待上6个小时,检测距离2公里左右,很多时候吃饭、休息都是在桥上解决。

高铁桥隧工常年在“桥肚”中工作,主要负责高速铁路桥梁、涵洞、隧道及其他高速铁路相关桥隧建筑物维修工作,保障高铁行车安全,被称为“高铁桥梁医生”。

发(张诗影 摄)


高铁桥隧工在京沪高铁线路上的丹昆特大桥箱梁内对梁体进行检测维护(12月3日摄)。

12月3日,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工务段的高铁桥隧工对京沪高铁线路上的丹昆特大桥进行了检测维护。丹昆特大桥全长164.85公里,是世界第一长桥。负责丹昆特大桥检测维护的高铁桥隧工分组分段对大桥进行检测维护,每组4至5人。高铁桥箱梁内环境艰苦、冬冷夏热,高铁桥隧工每天要在黑暗的箱梁内待上6个小时,检测距离2公里左右,很多时候吃饭、休息都是在桥上解决。

高铁桥隧工常年在“桥肚”中工作,主要负责高速铁路桥梁、涵洞、隧道及其他高速铁路相关桥隧建筑物维修工作,保障高铁行车安全,被称为“高铁桥梁医生”。

发(张诗影 摄)


高铁桥隧工在京沪高铁线路上的丹昆特大桥箱梁内对梁体“病害”做标记(12月3日摄)。

12月3日,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工务段的高铁桥隧工对京沪高铁线路上的丹昆特大桥进行了检测维护。丹昆特大桥全长164.85公里,是世界第一长桥。负责丹昆特大桥检测维护的高铁桥隧工分组分段对大桥进行检测维护,每组4至5人。高铁桥箱梁内环境艰苦、冬冷夏热,高铁桥隧工每天要在黑暗的箱梁内待上6个小时,检测距离2公里左右,很多时候吃饭、休息都是在桥上解决。

高铁桥隧工常年在“桥肚”中工作,主要负责高速铁路桥梁、涵洞、隧道及其他高速铁路相关桥隧建筑物维修工作,保障高铁行车安全,被称为“高铁桥梁医生”。

发(张诗影 摄)


高铁桥隧工登上京沪高铁线路上的丹昆特大桥对梁体进行检测维护(12月3日摄)。

12月3日,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工务段的高铁桥隧工对京沪高铁线路上的丹昆特大桥进行了检测维护。丹昆特大桥全长164.85公里,是世界第一长桥。负责丹昆特大桥检测维护的高铁桥隧工分组分段对大桥进行检测维护,每组4至5人。高铁桥箱梁内环境艰苦、冬冷夏热,高铁桥隧工每天要在黑暗的箱梁内待上6个小时,检测距离2公里左右,很多时候吃饭、休息都是在桥上解决。

高铁桥隧工常年在“桥肚”中工作,主要负责高速铁路桥梁、涵洞、隧道及其他高速铁路相关桥隧建筑物维修工作,保障高铁行车安全,被称为“高铁桥梁医生”。

发(张诗影 摄)


高铁桥隧工在京沪高铁线路上的丹昆特大桥检修口用吊绳取饭(12月3日摄)。

12月3日,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工务段的高铁桥隧工对京沪高铁线路上的丹昆特大桥进行了检测维护。丹昆特大桥全长164.85公里,是世界第一长桥。负责丹昆特大桥检测维护的高铁桥隧工分组分段对大桥进行检测维护,每组4至5人。高铁桥箱梁内环境艰苦、冬冷夏热,高铁桥隧工每天要在黑暗的箱梁内待上6个小时,检测距离2公里左右,很多时候吃饭、休息都是在桥上解决。

高铁桥隧工常年在“桥肚”中工作,主要负责高速铁路桥梁、涵洞、隧道及其他高速铁路相关桥隧建筑物维修工作,保障高铁行车安全,被称为“高铁桥梁医生”。

发(张诗影 摄)


高铁桥隧工登上京沪高铁线路上的丹昆特大桥箱梁内对梁体进行检测维护(12月3日摄)。

12月3日,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工务段的高铁桥隧工对京沪高铁线路上的丹昆特大桥进行了检测维护。丹昆特大桥全长164.85公里,是世界第一长桥。负责丹昆特大桥检测维护的高铁桥隧工分组分段对大桥进行检测维护,每组4至5人。高铁桥箱梁内环境艰苦、冬冷夏热,高铁桥隧工每天要在黑暗的箱梁内待上6个小时,检测距离2公里左右,很多时候吃饭、休息都是在桥上解决。

高铁桥隧工常年在“桥肚”中工作,主要负责高速铁路桥梁、涵洞、隧道及其他高速铁路相关桥隧建筑物维修工作,保障高铁行车安全,被称为“高铁桥梁医生”。

发(张诗影 摄)


高铁桥隧工在京沪高铁线路上的丹昆特大桥检修口休息(12月3日摄)。

12月3日,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工务段的高铁桥隧工对京沪高铁线路上的丹昆特大桥进行了检测维护。丹昆特大桥全长164.85公里,是世界第一长桥。负责丹昆特大桥检测维护的高铁桥隧工分组分段对大桥进行检测维护,每组4至5人。高铁桥箱梁内环境艰苦、冬冷夏热,高铁桥隧工每天要在黑暗的箱梁内待上6个小时,检测距离2公里左右,很多时候吃饭、休息都是在桥上解决。

高铁桥隧工常年在“桥肚”中工作,主要负责高速铁路桥梁、涵洞、隧道及其他高速铁路相关桥隧建筑物维修工作,保障高铁行车安全,被称为“高铁桥梁医生”。

发(张诗影 摄)



上一篇:贵州威宁:海拔2000米上的守护
下一篇:广西隆林:易地扶贫搬迁拔穷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