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骑行ACT,徒步ABC_户外

2019-12-02 17:58  编辑:木木  来源:

每次骑行或旅行后我都会写一个游记,我的游记大部分是放在我的QQ空间,因为我写游记的目的主要是给自己看。准备这次行程时参考了很多8264上的相关游记,也从中得到过很多有用的信息,所以这个游记放在这里有回馈的目的,我希望有准备去徒步大环线或ABC的朋友能从我的游记中发现一些有用的信息,有问题的朋友也可以向我咨询。

首先说一下对ACT和ABC的感受,大环线的路线长,跨过几个地区,海拔从几百米到5千多米,所以覆盖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比较丰富。就自然景色来说,ACT既可以在高海拔地区看雪山,又可以在低海拔地区欣赏田园风光,还可以在上Mustang的门口体味一下Mustang的苍凉。ACT可以更多的看到雪山,有些路段一直有近距离的雪山相伴。ACT的高海拔路段,空气干燥,所以比较通透,看到的景色更好。也是因为这个区域在10月中下旬空气干燥,所以ACT上的雨水少。当然,这是今年10月中下旬的情况,不代表每年都会如此。ABC的路线短,徒步的前几天景色单调,都是山谷梯田的景色,看到的雪山都比较远,但是在ABC的终点有360度近距离的雪山盛宴,这是ACT没有的。如果有时间ACT和ABC都是值得走的,一次时间不够可以分两次。另外,我发现走ACT的人比走ABC的人要少,走ACT的中国人也比走ABC的中国人要少的更多。我感觉大家有2个误解,一是很多人认为没什么徒步经验的人可以走ABC,有一定徒步经验的人才能走ACT。二是体力不是很好的人可以走ABC,体力很好的人才能走ACT。两个线路走下来后我感觉并非如此,两个线路对徒步经验和体力要求应该是一样的,能走ABC的走ACT也不会有问题。我觉得略有徒步经验或户外经验的,身体基本健康,每天能步行10-20公里的人都可以走ABC,也可以走ACT。ACT和ABC的沿途有很多客栈,除了过垭口的那一天距离较长,没办法缩短,其他的你都可以根据你的体能调整你的进度,一般来说每天10公里左右是比较舒适的节奏,基本可以下午2点左右到当天的客栈休息。另外,走ACT不是必须要翻5416米的垭口,ACT景色最好的路段在Chame到马南之间,如果你的身体对高海拔不能适应,你也可以走到马南后坐吉普原路返回。

肖申克的救赎中有一句台词让我印象深刻:希望是个好事情,也许是世间最好的事情。现在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走尼泊尔ACT大环线的想法,也许是在穷游网上看到的游记。只记得2013年在沙特工作时遇到打折季买的冲锋衣徒步鞋是为尼泊尔徒步准备的,这期间在穷游上看了无数的帖子,特别是偶然下载到一个比利时人写的guide book,对大环线的路线已经烂熟于心。开始的想法还是徒步大环,骑自行车走大环还是近两年开始有的,也是偶然看到一个外国人的游记,再深入的看,发现骑行大环的可行的,国外很多人做过,尼泊尔甚至有组织大环线骑游的旅行社。其实我对自己的体能是否能够走完大环线并没有十分的把握,骑行大环更是增加了不确定性,所以我计划的行程时间比较宽松,1个月的时间,如果顺利可以完成大环和ABC,如果大环走的不顺利可以退回博卡拉,再去走ABC。

今年7月初的内蒙古骑行是为骑行大环线做体能储备,8月开始准备每周骑一次中心渔港保持体能,但是这个计划执行的不好。

7月底看到国航开始放低价票,因为10月份护照过期需要在长假后更换,所以打电话给国航询问,结果是可以马上订票,然后再更改护照信息,更好的是通过电话订票可以送在成都中转的酒店还可以提前选好座位。

10月13日,天津到成都。

骑车从家里出发,到开发区美华酒店机场大巴站,折车装包,车包拉链怎么也拉不上,往常比较容易的,司机师傅热心的帮忙拉,快到发车时间了还是没拉上,先上车。下车后重新装了一次,司机师傅还过来帮忙,这次拉上了。每次从天津坐飞机出发和返回基本要坐开发区到机场的大巴,我装在包里的自行车对司机师傅来说是挺大的行李了,他们从没有刁难过我,好人。机场大巴停在到达层,附近看不到一辆行李车,跑到航站楼里也没有,问门口的保安小哥,小哥居然跑到楼上帮我推了一辆下来,今天遇到的都是好人。

前几年去吉尔吉斯斯坦出差,坐南航的航班在乌鲁木齐中转,有送当晚酒店,2人一间,要求一人一间要加钱。中转酒店的接送机班车也比较挤。这次国航的直接给的大床房,接送机的中巴很宽敞,而且不用等,接上人就走,感叹现在的服务是越来越好了。

10月14日,成都到加德满都。

之前在网上看到说成都到加德满都的航班可以看到珠峰,所以在订票时选了右侧靠窗后排的位置,成都附近是阴天,所以川西的雪山没有看到,接近拉萨时天气晴朗,飞过一段寸草不生灰黄的山地开始雪山盛宴,珠峰近在眼前。其实走ACT看不到珠峰,只能看到安娜普尔娜及周边的雪山,国航的航班则是在横跨喜马拉雅山脉时,可以清楚的看到珠峰。飞跃喜马拉雅的过程正常将近半小时,然后就要下降高度降落加德满都,可是那天机长广播说机场繁忙,飞机要在加德满都上空绕飞,这可能是最没有抱怨的一次延误。相比动则上千人民币的热气球或滑翔机,如果你将这个航班赋予观光内容,这个航班是在是太超值了。

尼泊尔是为数不多的对中国实行落地签并免签证费的国家,同时还有电子签e-visa,其实电子签并不是真正意义的签证,只是个人信息的提前录入,提前在网上申请所谓电子签的好处是节省下飞机后的填表时间,我直接拿着打印的电子签和护照直接到最左面的VisaGratis(免费签证)窗口时前面只有一个人,所以我只用不到5分钟就拿到落地签入关了。如果下飞机后再填表,等填好表后排队的人就会多了。

上午11点30装好自行车离开机场,加入到混乱的摩托车车流中。原计划今天要完成换汇,办进山,买电话卡,买药,时间早直接到小巴站坐车去Besisahar。因为看到网上有说尼泊尔政府禁止当地人用微信换汇,同时美元近期升值,所以出发前取了美金。从机场直接去旅游局,想在路上遇到银行直接换汇,路过2家银行,发现人巨多,还是算了。到了办进山证的旅游局还是没有看到换汇点,想想对游客的服务可能都在泰米尔,还是先去泰米尔。在泰米尔的边上看到一家比较正规的换汇点,美元换113卢比,换了800美元,然后又返回旅游局已经下午1点多了。旅游局中午休息,大概下午2点上班,正好用这个时间填表。2点半办好2个证,花费5000卢比。到了这个时间,当天去Besisahar已经不可能了,就想办好电话卡,买药,买气罐,然后去客栈。没想到买一个电话卡用了将近2小时,12GB的卡花了1800卢比。关键是我一路上没看到正规一点的NEPAl Telecom的柜台,这个小店说的价格我觉得还可以,前面有个人买Necell的卡,等了至少20分钟,轮到我时他说他这里没有Nepal Telecom的卡,要到他家另一个店去拿,结果他一去就不回来,过了半个多小时他弟弟过来带我到他家另一个店,在那里又等了半个多小时才弄好。现在再看,其实对徒步来说电话卡或者上网卡没什么用,因为在客栈都有wifi,路途中用不到wifi,如果客栈的wifi要收费,你的手机肯定是没信号的,你只有买客栈的wifi。即使要买也在机场的Nepal Telecom的柜台买套餐卡,几GB应该就够用,因为用你手机上网的机会实在不多。

比利时人的guidebook对抗高反药有详细的介绍,Diamox,有助于更快的适应高海拔环境,让自己舒服些,有助于睡觉,但对真正的高反(HACE高原脑水肿,HAPE高原肺水肿)没有作用。Dexamethasone,应对高原脑水肿,第一次吃8mg,然后每6小时4mg。发现不能走直线就是发病了,再过半小时就不能走路了。如果接近垭口了就尽快过垭口,因为在那边下降的速度快。Nifedifine,应对高原肺水肿,第一次20mg。开始的征兆是感到无力行动缓慢,不能喘气。休息10分钟这种情况还没有缓解就有可能是高原肺水肿。如果有以上两种症状不确定是脑水肿或肺水肿,吃8mg的Dexamethasone,20mg的Nifedifine,1片Diamox,然后迅速下撤。我在泰米尔的一个小药店买了上面3种药和他推荐的感冒药,拉肚子药,总共花了不1000多卢比,他们的药店不是一整盒的卖,而是拆开一板一板的卖,所以比较便宜。

客栈在泰米尔的边上的一个小巷里,靠着谷歌和maps.me穿过迷宫般的泰米尔,找到客栈还不算太难。78人民币带卫生间大床房,整体环境还不错,前台是个加拿大的帅哥,服务很周到。小巴可以直接到Besisahar,但是没时间去踩点,不确定能否带自行车。旅游大巴需要在Dumre转车,但是确定能带自行车,所以还是让前台加拿大订了旅游大巴。成都出发。
飞越喜马拉雅看珠峰。
飞越喜马拉雅看珠峰。
机场的行李车是拖拉机驱动。
到达尼泊尔。
今天几个人和我说你们的总统刚走。
尼泊尔旅游局,办进山证的地方。
尼泊尔旅游局,办进山证的地方。
泰米尔街景。

10月15日,加德满都到Besisahar,旅游大巴加公交。Besisahar到Ngadi,骑行加推行12公里。

国外的客栈一般都是入住时就把房费付了,转天早上你收拾好留下钥匙自己走就好了。旅游大巴的报到时间是6点半,开车时间是7点,在7点前赶到就可以。几十辆旅游大巴排在一条街道上,还是有点震撼。World Touch的旅游大巴可以带自行车,而且不收行李费,相比Dumre的公交要正规的多,沿路看到小巴车顶上都有货架,应该可以带自行车,但是不知道会不会收行李费,而且看着小巴比较挤,据说也是下午3点到Besisahar,相比之下旅游大巴相对要舒服些,至少前5个小时是舒适的。

加德满都到博卡拉的公路是尼泊尔的主干线,车多但是路不宽。12点多到Dumre,下车后被几个为吉普车揽客的纠缠,找到local bus还是被要了1000卢比,因为我带着自行车,所以也没有太计较。旅游大巴的停车点在主路上,下车后不要理吉普车揽客的人直接走到东北方向去Besisahar的支路上就能看到local bus,直接上车,问当地人付多少车钱,这样会避免被宰,从Dumre到Besisahar应该不超过300卢比。我今天的运气比较好,下了旅游大巴正赶上local bus下午1点发车,不到3点就到了Besisahar。

Besisahar犹如一个游客集散地,街上熙熙攘攘大多是背包客。我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绑行李,和我同车过来的一个法国人和我寒暄几句,给我的自行车照了几张像。

出发前为使用什么背包考虑了很久,因为计划还要走Tilicho湖,大环线后还要走布恩山和ABC,而这条线都是台阶不能骑行,所以这次不能带托包,而背包又不能太大。家里有一个40升的背包,还是当年在拉法基工作时发的,当时的名目是出差时装PPE。这个包有个貌似日本的名字,有很好的背负系统,除了睡袋和羽绒衣,居然能塞进所有的东西。骑车时把睡袋和羽绒服绑在后货架,徒步时把睡袋和羽绒服外挂在背包上,外挂时感到重心有点后坠,另外睡袋,羽绒服,旅游鞋,大杯子外挂再背包上,从后面看有点像逃荒的。说到这次徒步的装备,睡袋是必须的,我看了不少网上的议论,说带0度的多,搞的我都要新买一个充绒量1000克的睡袋,因为有其他事情耽搁出发前没有买,只有带我10多年前在迪卡侬买的一个晴纶棉的睡袋,去新西兰日本就带着这个睡袋,北海道的秋天刚好够用。这次全程我只有开始的2天没用这个睡袋,后来天天用,只有在Phedi(ThorongBase Camp)用客栈的被子盖在睡袋上,其他时间都是只用睡袋就够了。但是这个睡袋的缺点是体积和重量都大,在回成都的飞机上我邻座是一对资深徒步的夫妻,他们建议我用充绒量200克的睡袋,加上客栈的被子就够了,这样可以大大的减少睡袋的体积和重量,我觉得很有道理。羽绒衣裤,羽绒裤我感觉可以舍去,羽绒衣是必须的,徒步时不一定需要,我觉得在10月下旬过ACT垭口,11月上旬走ABC时最冷的时候冲锋衣加抓绒加内衣就够了。但是每天徒步后回到客栈换上干爽的内衣裤,穿上温暖的羽绒衣,在餐厅喝茶聊天可以非常的放松,另外羽绒服还可以抵御极端的恶劣天气。我出发时只是把自己平时穿的羽绒服带上了,可以考虑买一个薄一些的,冲绒量200克左右的,体积会减小些。一套全棉的内衣裤,做睡衣用,永远让这套内衣裤保持干爽,每天徒步后换下被汗水湿透的速干衣裤,换上干爽的内衣裤,尤其是洗过澡之后,再套上羽绒服,人好像活过来一半。另外我带了一套冲锋衣裤,一套抓绒衣裤,2条骑行长裤,2件迪卡侬买的长袖内衣。徒步的大部分时间我只穿骑行长裤,速干内衣和抓绒衣裤,只有在过垭口,上Tilicho湖和ABC这几天早晨出发时穿了羽绒衣裤,太阳升起后就换下了。徒步鞋是最重要的,首先要穿过一阵,确定合脚,不要带新鞋,也不要带在家里放过几年从未穿过的旧鞋。好像有这个说法,鞋不怕穿,就怕放,我是2012年在沙特工作时遇到打折季买的北脸,去新西兰时穿过几天,然后一直放在那里。结果徒步的第二天两个鞋底的后跟全部开胶,穿旅游鞋走到Chamje,客栈厨房的一个大姐自告奋勇说能修,就是用胶粘,要了200卢比。我怀疑粘的是否牢,她说,没问题,保你走过垭口不会坏。别说,粘过的后跟一直没开过,可是过垭口后前面又开胶了,而且因为没有及时粘上路途中被踢掉了一块。在Muktinath我又买了一罐胶把前面粘了一下,坚持走完ABC这双鞋基本上报废了。尽管没有造成太大影响,但是一路上都有些担心,所以一双牢靠的鞋比较重要,但也没必要追求名牌,和脚,结实就可以。另外带一双轻便的旅游鞋,可以到客栈后把徒步鞋换下晒一晒,让自己的脚放松一下,带双拖鞋洗澡时穿。炉头和烧水的杯子是我这次带的回报最丰厚的东西,进入大环线热水就要钱,而且是瓶装水的好几倍,如果你能一直喝冷水可以不用带,但是在徒步一天后能在客栈的餐厅喝杯热茶确实是件非常幸福的事。ACT上的热水平均要20人民币一升,我一天要消耗3-4升热水,所以带一个简易的炉头在加德满都买一个大气罐是非常划算的,但是如果你有向导和背夫,他们可能会极力反对你自己烧水,因为他们会让你更多的在客栈消费,这能让他们在客栈得到更好的待遇,甚至有可能有回扣。

下午3点整装完毕开始大环线的骑行,开始还有一段水泥路,不久开始土路,但是路面还不错,坡度也可以接受。开始背包还绑在后货架上,不久就被颠歪了,还是背上背包,只将睡袋和羽绒服绑在后货架上。这样骑骑推推,12公里,走了2个多小时,5点半到Ngadi。第一家客栈就是Hotel Green View,老板在Besisahar给了我一张名片,和我说:你今天能骑到Ngadi,可以住我家客栈。房间带卫生间,有热水淋浴,看着还行就住下了。

大环线的第一天,一切都还顺利,是个好的开始。
旅游大巴排满一条街。
骑行加徒步开始,马斯扬迪河。
路边客栈的花园。
中国公司在这里建了个水电站。
今天住的客栈。

10月16日,Ngadi到Chamje,推行加骑行,17公里。

早上6点吃早饭,不到7点出发。走10多分钟到Ngadi村中心,看到一个花园客栈,后悔昨天没有多走几步住到这里。出村后坡度加大,路面变差,根本不能骑行。对于今明两天的路段心里还是有些准备,做计划时就发现这两天的累积爬升比较大,加上路面太差,基本不能骑行。做好了全程推行的准备,把每一段骑行,哪怕几百米的骑行都作为回报,心里也很平衡,所以不急不慢的向前走。道路沿着马斯杨迪河在山谷中穿行,感觉这个山谷还是挺漂亮的,如果不是时间的原因,我觉得徒步还是应该在Besisahar或者是Ngadi开始。除了坡陡,路烂,扬灰的现象今天倒是没有出现,可能是最近下过雨大部分路面还比较湿润,即使有车经过也没什么灰尘。这段路徒步的人本来就少,再有徒步路径和公路是分开的所以一路上只有我一个骑车的,其他的都是吉普,货车和摩托车。不时地有尼泊尔年轻人开着摩托经过,看着像是结伴出游的样子,这在以前的游记中倒是很少提及。

午饭过后气温升高,人就越发感到疲劳。3点左右到了Chamje,如果按原计划走到Tal至少还要2个小时,走是可以走到,但是会太过疲劳明天可能恢复不过来,看到路边有两家客栈,决定住下休息。开始看路右侧的客栈,只有太阳能热水,房间还要爬3楼,退出来问路左侧的客栈,有太阳能热水,房间看着还好就住下了。但是洗澡时被领到太阳能热水的淋浴间,洗了半个热水半个凉水澡,还好这地方海拔低,温度不是很低,到不是很冷。

我入住的时候客栈还没什么人住进来,等我洗过澡,洗好衣服,泡好茶,大队人马开始入住,快到6点到餐厅吃饭时发现餐厅快坐满了。看到几个东方面孔的美女,问一句:中国人?回答是的。邀请我坐过去,就这样人认识了Linda和她的2个同伴。她们今天坐吉普刚上来,计划明天只走到Tal,我计划明天走到Timang。可能走ACT的中国人不是很多,昨天的大巴上只有我一个中国人,昨天和今天的路上也没遇到中国人,所以遇到她们还是挺高兴的,终于可以有人说话聊天了。
Ngadi的另一个客栈,像花园一样。
河谷左侧的吉普路。
山谷中的梯田。

10月17日,Chamje到Timang,推车加骑行20公里。

6点半吃早饭,7点多就出发。9点到Tal,在村口看到昨天在Chamje经过的几个轻装骑行的德国女孩,她们才是骑行,实在佩服她们的能力。她们只背一个很小的包,估计应该有后勤保障,但是就算给我空车,这种坡我也是骑不上去。我12点到Dharapani的检查站时,检查站的人说那几个德国女孩不到10点就过去了,就是说人家用不到1小时骑了7.2公里,而我推了2个多小时。今天肚子饿的比较早,在Khorte之前有个叫LadybirdRestaurant看到人家在分羊肉,就问是否有羊肉吃,还真有,一小盘羊肉加豆汤饭,羊肉不太好嚼但是很香,这是在尼泊尔吃的唯一一次羊肉。

过了Dharapani检查站不久,徒步路就并到了主路上,发现Dharapani是个挺大的村子,客栈看着也不错。在Dharapani发现不少人停下不走了,我还想这么早走到Timang应该没问题。其实现在看来Chamje走到Dharapani或Bagarchhap最合理,转天从Dharapani或Bagarchhap走到Chame,两天的路段比较平均。之前看的游记说是Tal和Timang是必须住一晚的地方,Tal在河谷中很有特色,Timang可以看到雪山。走过后我觉得从公路上看Tal还不错,住在Tal可能没什么感觉,Timang是第一个在房间里可以看雪山的地方,但是和后面的上皮桑和Ngawal相比就没什么了。所以我觉得Tal和Timang并不是一定要住一晚的地方,只是如果你的体力好可以从Timang直接到上皮桑,省一天时间。走过之后我感觉最合理和轻松的行程安排应该是:D1,加德满都到Besisahar,Besisahar到Ngadi,旅游大巴加公交。D2,Ngadi到Chamje,徒步17公里。D3,Chamje到Bagarchhap,徒步16公里。D4,Bagarchhap到Chame,徒步13公里。D5,Chame到UpperPisang(上皮桑),徒步14公里。当然如果你时间少可以直接在Besisahar换乘吉普直接到Chame开始徒步,我觉得徒步大环最晚从Chame开始,因为最精彩的路段是从Chame到马南,这段都不走,大环就没什么走的意义了。

之所以最好转天走Bagarchhap到Timang这一段,是因为这5公里有500多米的爬升,在一天的最后走这5公里是非常辛苦的。我走到Bagarchhap时是下午1点半,最后走到Timang是下午4点半,而且下午2点多开始阴天,温度开始降低,我穿的单衣服有点发冷,总想快走到了懒得加衣服,结果走到后来又冷又饿,加了件衣服吃了几块糖才好一些。找到OASIsGuesthouse,洗了热水澡身体还没有暖过来。换上羽绒衣裤,喝了一杯热茶才好一些。

我入住时是客栈的第一个客人,洗完澡烧好水,在餐厅看到一对澳大利亚的年轻人,男的好像要累瘫了。他们是从Tal走过来的,也觉得最后5公里太陡了。晚饭的时候说起明天走到哪里,都想明天少走些休整一下,Chame应该是个不错的目的地。

Oasis Guesthouse是在一篇游记中有提到,说是位置好,客栈也是新建的。相比Timang的其他几个客栈,这家的外观确实是新一些,但是他家的饭菜我感觉是一路走过来最差的,人也不是很热情。感觉Chame之前因为徒步这段的人越来越少,Besisahar到Chame之间的客栈质量都不高,反而Chame之后的客栈还不错。
这一段的吉普路好一些,和这里一个中国公司在建的水电站有关。
俯瞰Tal。
中国公司的营地大门。
快到Tiamg的吉普路。

10月18日,Timang到Chame,骑行加推车8公里。

这几天总是在下午3点左右开始有云,昨天下午5点多开始下雨,早晨云雾还是很重,所以昨晚的落日和今晨的日出都没有。昨天第一次用自己的睡袋,睡的不错,早晨起来也没有感冒的症状,感觉还不错。今天只有8公里,爬升也不大,所以8点多才出发,路上景色也不错,经过一个村庄看到农田挺漂亮。今天的路居然有差不多3公里的路段能骑,所以不到2小时就到的Chame,看到路边有一个客栈还不错就住下了。洗澡洗衣服,晒太阳时看到昨天住同一客栈的澳大利亚一对过来,他们想住到上Chame,我住的这个客栈在下Chame,镇中心在上Chame,不过我转天经过上Chame的时候也没发现有更好的客栈。

这几天吃的米饭比较多,豆汤饭,蔬菜蛋炒饭,今天中午又吃了一个蛋炒饭,感觉这的米饭太硬了,吃的我2个腮帮子都有点疼了,晚上换了一个他家的特色菜,感觉好点。
早晨在客栈露台上看雪山。
经过的一个山村。
今天住的客栈。
继续赶路的徒步客。

10月19日,Chame到UpperPisang(上皮桑),骑行加推行13公里。

昨天一下午大部分时间是阴天,洗的衣服都没有干,带着湿衣服出发,行李的重量又增加了些。

对很多人来说Chame才是大环线的起点,从Chame到上皮桑,步行路犹如步行街,因为这一段是人流最集中的路段,皮桑之后会有分流,因为有人走高路,有人走低路。这一段路景色不错,有好几段可以骑行,所以这一段感觉自己比大多数徒步的人要快。不到10点在苹果园休息,喝鲜榨苹果汁吃点心,徒步路上还有这样的条件真的不错。12点到DhikurPokhari吃午饭,吃了份油炸奶酪Momo,实在想不好吃什么时Momo还是不错的选择。徒步ACT和ABC不用带太多吃的,我觉得茶和咖啡可以带一些,带一点牛肉干,几块巧克力应急,如果你的中国胃比较严重可以带一点榨菜咸菜的开胃菜。我不赞成自己用野营炉做饭,完全没有必要,徒步路上的物价相对来说已经够便宜的了,没必要再省了,另外一路上食物不算什么美味,但是还不至于难以下咽。吃过午饭出发时看到前天住一个客栈的一对澳大利亚人,因为那天说起高路时他们有点怕没想好是否要走,所以我问他们是否到上皮桑,他们说还没想好,我说你要抓紧时间确定了,过几百米就是叉路了。

Dhikur Pokhari之后告别吉普路走徒步小路,没有来往车辆的打扰,到上皮桑的这2公里小路居然大部分可以骑车。

不到2点到上皮桑,进村就看到一个新的木屋客栈,看着餐厅的位置不错,带卫生间的房间要400卢比,有热水淋浴。洗澡晒衣服烧水,打水时看到一对澳大利亚人上来,问我这间客栈如何,我说不错,他们也住进来了。

下午4点上村里最高的喇嘛庙,我刚走进寺庙,对面一个西方人用中文,日语,和韩语和我打招呼,我笑着用英语说你是想测出我是哪国人吗?我是中国人。然后他用很好的中文和我聊天,我忘了他是哪个国家的。

多云天气看不到日落,但是坐在露台上对着人面雪山喝杯寺庙的甜茶还是很满足。

10月19日,Chame到UpperPisang(上皮桑),骑行加推行13公里。

昨天一下午大部分时间是阴天,洗的衣服都没有干,带着湿衣服出发,行李的重量又增加了些。

对很多人来说Chame才是大环线的起点,从Chame到上皮桑,步行路犹如步行街,因为这一段是人流最集中的路段,皮桑之后会有分流,因为有人走高路,有人走低路。这一段路景色不错,有好几段可以骑行,所以这一段感觉自己比大多数徒步的人要快。不到10点在苹果园休息,喝鲜榨苹果汁吃点心,徒步路上还有这样的条件真的不错。12点到DhikurPokhari吃午饭,吃了份油炸奶酪Momo,实在想不好吃什么时Momo还是不错的选择。徒步ACT和ABC不用带太多吃的,我觉得茶和咖啡可以带一些,带一点牛肉干,几块巧克力应急,如果你的中国胃比较严重可以带一点榨菜咸菜的开胃菜。我不赞成自己用野营炉做饭,完全没有必要,徒步路上的物价相对来说已经够便宜的了,没必要再省了,另外一路上食物不算什么美味,但是还不至于难以下咽。吃过午饭出发时看到前天住一个客栈的一对澳大利亚人,因为那天说起高路时他们有点怕没想好是否要走,所以我问他们是否到上皮桑,他们说还没想好,我说你要抓紧时间确定了,过几百米就是叉路了。

Dhikur Pokhari之后告别吉普路走徒步小路,没有来往车辆的打扰,到上皮桑的这2公里小路居然大部分可以骑车。

不到2点到上皮桑,进村就看到一个新的木屋客栈,看着餐厅的位置不错,带卫生间的房间要400卢比,有热水淋浴。洗澡晒衣服烧水,打水时看到一对澳大利亚人上来,问我这间客栈如何,我说不错,他们也住进来了。

下午4点上村里最高的喇嘛庙,我刚走进寺庙,对面一个西方人用中文,日语,和韩语和我打招呼,我笑着用英语说你是想测出我是哪国人吗?我是中国人。然后他用很好的中文和我聊天,我忘了他是哪个国家的。

多云天气看不到日落,但是坐在露台上对着人面雪山喝杯寺庙的甜茶还是很满足。

从Chame出发。
chame村口,人流很大。
高高的栅栏,防止摘苹果。
像样的苹果汁和点心。
像太行壁挂公路一样。河里躺着一辆吉普。
第一眼的蓝天雪山。
大岩壁。
过了这个村就是去上皮桑的岔路。
过桥后不远就是上皮桑。
回看大岩壁。
上皮桑的喇嘛寺是看人面雪山的最好位置。 今天的客栈。

上皮桑村。

10月20日,上皮桑到Ngawal,推行加骑行10公里。
早晨又爬了一次喇嘛庙,有云雾正好挡住太阳,日照金山没有看成。下来早吃早饭早出发。
今天的难度在Ghyaru之前的2公里陡坡,因为我出发的比大多数人早至少半小时,所以一路上都没什么人,只是走到Ghyaru之前的这个陡坡,后面的人不断的超过了我。这段陡坡堪比Thorong La大本营到前进营地那一段的难度,只是海拔低些。
从皮桑到马南这一段ACT有高路和低路之分,低路就是从下皮桑到马南的吉普路,爬升少,路途短,一天可以到达。高路是从上皮桑经Ghyaru,Ngawal,Chulu,Braka到马南,爬升多,路途长,需要两天。低路在山谷的底部,能看到的景色有限,高路在山腰,看到的景色会更好,上皮桑,Ghyaru,Ngawal这几个藏族村落本身就吸引人尤其是西方人,Ngawal经Chulu到Braka这一段全程有一列雪山相伴,我觉得是ACT最好的路段。现在高路在地图上已经被标记为红白徒步路线,实地的路标也有很多,所以真正意义的ACT是要走高路的。
因为Ghyaru之前这段路太让人崩溃了,所以我想在Chulu之后切到吉普路上走低路到马南,这样走当天就可以到马南。可是12点走到Ngawal的时候开始飘小雪花,看着这雪谁也不知道会下多大,这样顶风冒雪的赶路好像不是徒步的初衷,所以看到路边有个看着不错的客栈就住下了。几乎整个下午在餐厅喝茶,心情有点沮丧,因为被迫停下,行程延误一天。快到5点的时候天开始放晴,一个法国人刚从喇嘛庙下来,招呼他们一队的其他人再上去,看到我也想去,就说现在距离日落还有半小时,上去正好。爬到喇嘛庙,有点云雾正好挡住落日,但是可以看到这里有360度的雪山景色。那个比利时人的guide book有说过Ngawal的景色比上皮桑要好,确实是这样,而这么好的地方如果不是刚刚下雪就被我略过了,能停在这里真是万幸。上皮桑村口。
俯瞰下皮桑。
山谷中的小湖。
马斯杨迪河谷的一个拐弯。
还能看到人脸雪山。
Ghyaru村口。
回看Ghyaru村。
Ngawal村口。
今天住的客栈,背夫在玩游戏。
在喇嘛庙看到的雪山。

10月21日,Ngawal到Manang(马南),推行加骑行11公里。

早晨不到6点又爬到喇嘛庙,看到上面的一个玛尼堆更高,又爬了一段,今天应该是晴天,但是又有一片云雾但在日出方向,所以还是看不到日照金山,360度的雪山看着还是不错。

出发前还是想过Chulu后切到大路,也就2到3个小时就可以到马南,所以磨蹭到8点多才出发。不紧不慢的出镇,一对前天在上皮桑住同一客栈的一对德国人也走一个方向,开始没什么爬升,部分路段可以骑行,所以和他们交替领先,到白塔时看到左前方壮丽的雪山,等他们上来请男孩帮我照骑行的背影,一同赞叹这么好的天气有这么美的景色。白塔到一个寺庙之间的景色超美,过寺庙后超陡的下坡到Chulu。其实对推自行车来说上陡坡苦不堪言,下陡坡也不轻松,上陡坡虽然辛苦但是没什么风险,下陡坡有风险,所以下的小心翼翼。河边的Chulu有很美的河谷秋色,沿河道向南就可以切到去马南的吉普路,向西是继续走高路。几个带向导的西方人和一对德国人都往高路上走,想想今天早到马南也没什么事,也走高路吧。比利时人的guide book对这一段路是有描述的,但是他没说前1公里有一段超陡的爬坡,这一段超陡的爬坡几乎让我绝望,因为这条路是牛走出的路,路面上有很厚的虚土,在坡度大的时候推着车都要向下滑。这段上坡路的路径不是特别清晰,有几处红白标记,但没太大多用。因为是放牛时牛走的路,所以看上去有很多条路径,你只要走向上爬的路径,直到爬到山脊就不会有错。爬到山脊你会发现这1公里多的超级陡坡绝对值得爬,山脊的对面你的左侧一列雪山在你面前,我觉得这一段是整个大环线最好看的路段,今天的天气又这么好,想到自己几乎错过这个路段,感到特别庆幸。在山脊上骑行了1公里左右又开始下陡坡,辛苦的爬到顶,到下坡陡的不能骑真的让人沮丧。

远远地看到Braka的寺庙群,有如缩小版的布达拉宫,我看不大懂人文的东西,再加上被刚才几个上下坡折腾的精疲力尽,只想早点去Braka吃午饭,所以没有进这个寺庙,如果有机会再走一次ACT,一定进去参观一下。

himalayan Lodge果然和以前的游记中说的一样,饭菜的质量不错。吃饭时那对德国人也进来了,他们说他们爬坡时看到我在下面,感觉那个坡我肯定上不来了,结果我还是上来了。我们都对在这样好的天气里走这样好的路段感到特别幸运。

马南确实是个大城镇,应该是徒步游客最集中的地方,因为顺时针走大环线的也会在马南落脚。所以这里的客栈多,但是找个有房间的客栈并不容易。问了3个客栈,都没有房间,也可能是看我是一个人不给房间。只有一个看着条件一般的客栈,只有太阳能热水,一个房间还要了200卢比,这好像是一路上第一次要房费,不过好在他家的太阳能热水还不错。进这家客栈之前看到有一个商店门口有个洗衣的广告牌,本以为这么大的地方也许有洗衣机烘干机,把几乎所有的衣服塞包里准备去洗,结果很失望,只有洗衣机,洗了都干不了,还是在客栈把今天的两件衣服洗了。也许是我的体质问题,也许是衣服穿的不合适,骑车和徒步的时候贴身的衣服总是会湿透,所以每天洗衣服是比较头疼的事,因为洗过的衣服很少能在转天早上出发前晒干。在国内骑行也是这样,很多时候要带着湿衣服走,第二天才能晾干。在日本和新西兰骑行的时候就没这个问题,营地或青旅都有洗衣机和烘干机,3天洗一次衣服,可以把全部的衣服洗掉,马上就能穿上干爽的衣服。

下午5点多帮后面的Linda她们订客栈,走到村西白塔那的客栈,发现晚霞很飘亮,赶紧上了这家客栈的露台,看到日照金山和晚霞。
[size=13.3333px]早晨在喇嘛庙看雪山。
日出时候。
难得一小段可以骑行。
雪山和白塔。
Chulu村旁的秋色。
Chulu到Braka之间的景色。
Chulu到Braka之间的景色。
Chulu到Braka之间的景色。
Braka旁的石林和寺庙。
马南的日落。
马南的日落。

10月22日,马南到Tilicho湖大本营,推行加骑行10公里,徒步5公里。

日出之前跑到街上试图看到日照金山,可能是方向问题,也可能是天气不好,没有看到。

昨天凉在外面的衣服,早晨发现已经结冰,只能拿到餐厅化冻后带上出发。早晨用冰冷的水洗脸刷牙实在是件痛苦的事,不过比起后两天早晨连水都没有还是好的。

Khangsar是通吉普车的,不少当地人会坐吉普车到Khangsar,然后开始走Tilicho湖,也有不少当地人骑摩托车到Khangsar,然后开始徒步,所以马南到Khangsar这段路经常尘土飞扬。过Khangar之后就只有徒步路了,但是到Shree Kharka这一段爬升还是比较大,前一段6公里用了2小时,这一段3公里也用了2小时。

今天的目的一直不是很确定,因为之前的游记和guide book都在建议ShreeKharka到basecamp这一段最好在上午走,因为这段是滑坡区,下午容易有落石。而从Basecamp到Tilicho湖这一段大家也是建议在上午走,说是下午会起风。如果按照这个建议,最合理的行程是:D1,马南到ShreeKharka。D2,ShreeKharka到Basecamp。D3,Basecamp到TilichoLake往返。D4,Basecamp到YakKharka。但是我到ShreeKharka的时候看到很多人都是要继续向前走的,而我在塌方区的途中看到很多反方向过来的,他们应该是从Tilicho湖回来后继续向ShreeKharka走的,这么多人这样走,说明这个季节下午通过塌方区也是安全的。在ShreeKharka吃午饭的时候一对上海的夫妇对我说她们是昨天从ShreeKharka走到Basecamp之后发现天气好就继续走了Tilicho湖然后返回Basecamp,今天从Basecamp回到ShreeKharka。她们的行程是:D1,马南到ShreeKharka。D2,ShreeKharka到Basecamp,Basecamp到TilichoLake往返。D3,Basecamp到ShreeKharka。D4,ShreeKharka到Yak Kharka。我最终的行程是:D1,马南到Shree Kharka,ShreeKharka到Basecamp,D2,Basecamp到TilichoLake往返,Basecamp到ShreeKharka。D3,休整。D4,ShreeKharka到Yak Kharka。按我的行程第1第2天辛苦一点,但是第3天休整后有利于接下来的翻越Thorong垭口,缺点是如果没有背夫向导在Basecamp很可能会睡餐厅地板,因为Basecamp的住宿非常紧张,今天下午3点以后到达就没房间了。

Shree Kharka有2间客栈,第2家要好一些,特别是第2家的餐厅位置特别好,也有热水淋浴。ShreeKharka在向前走不到半小时是上ShreeKharka也有一间客栈,据说条件不好,但是也有不少人住哪里。

我中午在ShreeKharka吃午饭,然后把自行车和这两天不用的行李存在了客栈。中午1点半出发,下午4点半到的Basecamp,基本和guidebook给出的时间一致。塌方区并没有说的那么恐怖,除了几处超陡的下坡注意一下,其他的地方都是挺好走的。出发前对ShreeKharka到Tilicho湖这段路的高程图仔细的研究了一下,发现起伏比较多,感觉去时需要推回来还是要推,所以决定把自行车存在ShreeKharka。走下来发现这个决定是明智的,因为全程平路和缓坡太少,上下坡都要推车。

Basecamp大概有3家客栈,第一家客栈睡餐厅地板就要1000卢比,找到里面一家还好,只要150卢比,wifi只要100卢比,连上wifi发现充电宝忘带上来了,手机马上就没电了。这里是太阳能供电,不能充电,邻座的一个尼泊尔女孩正在用充电宝,就问她是否可以借用一下,女孩很爽快的答应了,冲了一会儿要还给她,她说不急,你冲满吧,让我很感动。感动的还有,吃完饭时女孩问我你是不是没有房间晚上要睡在餐厅地板,我说是的,她说我和我们团队的说一下,晚上你可以在男队员的房间打地铺,这样比在餐厅要好些。晚上睡觉前和同屋的几个尼泊尔年轻人聊天,我说:我看到很多尼泊尔人到Tilicho湖,是不是你们特别喜欢到这里。他们说:最近10年尼泊尔人的生活水平已经有了很大提高,现在出来旅游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不仅仅是这里,其他地方也有很多尼泊尔人旅游。我觉得他说的对,在ABC明显的感觉到这一点,在ABC上差不多有10-20%的尼泊尔人。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睡在4200米的地板上。
早晨在客栈旁的街道边看到的雪山。
到达Khangsar村。
路上的马帮,沿途客栈补给的主要来源。
Shree Kharka之前的寺庙,前后的坡度比较陡。
回看马南方向。
滑坡区,照片看着比较险,其实还好,路不是很窄。
滑坡区。
看到Basecamp了。

10月23日,Basecamp到Tilicho湖往返,Basecamp到ShreeKharka。徒步15公里。

昨晚睡的不太好,4点左右就有很多人起来。昨天和这个尼泊尔团队说好和他们一起走,5点餐厅开早饭,吃完早饭出发。我担心在餐厅吃早饭太费时间,煮了两包方便面吃,这是我整个行程唯一一次吃自己煮的东西。

担心温度低,穿了羽绒衣裤出发,其实不太需要,感觉抓绒加冲锋衣就应该够了。开始的坡度并不是太陡,可能是因为在4000多米的高度,大家的脚步都是比较慢。尼泊尔人的团队带着一个血氧检测仪,中途他们也给我测了一下,结果只有65,但是自己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有自己注意一些,慢些走。经过1段差不多1公里的陡坡之后坡度就比较缓了,距离Tilicho湖差不多2公里的位置风有些大,在尼泊尔买的毛线帽被风吹透,感觉头有点疼,也许是高反的反应。经过4个半小时,10点半到了湖边。我还没去过西藏,据说西藏的那些措也很漂亮,但是Tilicho湖给我的感觉还是很好,平静的湖面配以远处的雪山,很美。在湖边喝了杯奶茶,吃了点奶酪休息了一会儿,11点往回走,到Basecamp用了2.5小时。

回来的途中确实看到一些人往湖边走,今天的天气其实不错,有些风,但是不算大。如果6点从ShreeKharka出发,9点到Basecamp,9点半出发去湖边,5点前应该可以回到Basecamp。这样走的好处是能够确保在Basecamp能有房间,缺点是这一天的强度还是有点大,但是前后两天都很轻松,因该也是不错的行程。

回到Basecamp吃午饭时尼泊尔女孩又帮我测了一下血氧,上升到85,这样放心多了。在Shree Kharka存包的时候和客栈说好了留一个宿舍床位,也知道有热水澡洗,尼泊尔人的团队要继续走到Khangsar,我走到ShreeKharka应该没有问题。2点半开始往回走,前后还是有人,回程的爬升累计比去程少70米,相对要容易些,所以走得不仅不慢。距离Shree Kharka客栈不到1公里,下午5点半的时候看到前方马南方向的两个雪山上头有日照金山的样子,因为手机没电了,照相机放在背包里,掏出照相机看到两个山头已被照的火红,这才是真正的日照金山。照了几张再把相机放包里后看到身后的天空火红的晚霞,而前方的两个山头更加火红。本该再照几张晚霞的照片,嫌麻烦没有再打开背包拿相机,有点遗憾。这是整个行程看到的最好看的一次日照金山,遗憾的是雪山有点远。

回到Shree Kharka,昨天是在第一家客栈存的自行车和行李,说好的留个床位却告诉我没有了,让我去睡餐厅地板。因为回来经过第二家客栈,看到这家的餐厅比较好,所以想要睡餐厅地板也睡这家,就推车过来了。结果还有最后一个床位,2个美国年轻人昨天在Basecamp比我早到半小时还是睡餐厅地板,今天他们比我早回Shree Kharka将近2小时,还是和我住一个多人间。不幸的是没有热水淋浴了,告诉我明天可以洗。其实我今天赶到Shree Kharka的最主要原因是可以洗澡,洗不成澡感到特别失落。连续2天都是走到下午5点,真的有点累了,再加上没洗上澡,决定明天休息一天。
[size=13.3333px]这个尼泊尔人团队,给了我很多帮助。
大家在龟速前进。
这座雪山一直在前面。
回到Shree Kharka前看到的火红的日照金山,我照的不好。
10月24日,在Shree Kharka休整一天。
早晨起来发现和昨天在Basecamp一样,没有水洗脸刷牙,同时也知道为什么昨天没有洗上热水澡。因为到晚上为了防止水管冻裂,他们会把供水管线的水管全部拆开放空,实际上晚上就处于无供水状态,等到上午10点多温度上升,他们会连接上水管,正常供水。他家本来有燃气热水器,因此也能洗热水澡了。昨天早晨就是没有刷牙洗脸吃的早饭,昨天晚上到这里只是用冰水擦了把脸,今天早晨又是没有洗脸刷牙,我实在吃不下早饭,挺到8点多,肚子实在饿了,喝了杯茶,算是把早饭吃下去了。10点来水后先烧好热水,然后洗澡,洗衣服。快到中午时Linda她们3人组也过来了,下午在餐厅晒着太阳喝着茶算是活过来了。
吃晚饭时发现早晨出发去Tilicho湖的一个女孩回来了,来回21公里,太厉害了。大多数外国人走大环线的节奏都不是很快,基本是午饭后1到2个小时就收工,下午在客栈休息晒太阳,这个女孩是少数。
白天向客栈老板申请换到单人或双人间,死活不同意,像这种地段极好的客栈绝不会为1个客人丢掉2个或更多的客人的,因为大环线上的客栈是靠餐饮赚钱的,多收你几百卢比不如多留下1个客人。不过今晚还好,昨天房间住满了6个人,今天只住了3个人。那个当天Tilicho湖往返的女孩还有一个明天要去Tilicho湖的大哥,我们3个一人一个角落也不错。客栈的窗户。
客栈的外面。

10月25日,ShreeKharka到Yak Kharka,推行加骑行10公里。

本来今天计划到Ledar,本来觉得今天的路难度不大,所以快9点才出发,但是实际上对自行车来说今天的路段并不轻松。其实到Yak Kharka这10公里的爬升不到500米,下降也是将近500米,但是因为这一段路是徒步小路,小路的两侧是低矮的灌木丛,灌木丛的间隙只有一个人双腿的宽度,在平路和下坡时骑自行车会被小路两侧的灌木绊倒。所以明明可以骑行的路段确无法骑行。这一段路的景色是挺漂亮的,废弃的上Khangsar有点中世纪城堡的味道。一队俄罗斯的年轻人,好像是在做什么节目,边走边录像。将近12点才过桥,在对面桥头吃午饭时和邻座的一个奥地利大姐聊了几句,她今天从上Shree Kharka出发的,今天也打算到Ledar。吃过午饭后又是一段比较陡的上坡,上到主路时坡度才渐缓,部分路段还能骑一会儿。快到Yak Kharka休息时又遇到奥地利大姐,她说今天状态不好,想在Yak Kharka停下休息,我说我也不想再走了。

Yak Kharka没有几间客栈,而我知道那队俄罗斯人也是到Yak Kharka,所以我想实在找不到住处就继续到Ledar。我的运气总是不错,看到一家好一点的客栈问了一下,居然还有一间小木屋,只要200卢比,没有犹豫就住下了。放下行李去看洗澡的地方时正好看到奥地利大姐过来,我说我住到小木屋了,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间,如果没有了,我不介意和你分享这个房间。她进去一问,果然没有了,她很高兴能和我分享一个房间。住下后照例是洗澡,烧水,然后到餐厅喝茶,这家餐厅居然在下午就点起火炉,所以在餐厅里坐着更加舒服。

原来的计划是今天到Ledar,明天就到Thorong垭口的前进营地,但是今天只到了Yak Kharka明天只能到Thorong垭口大本营了,因为Yak Kharka的海拔是4200米,大本营是4500米,前进营地时4900米,从YakKharka到前进营地海拔超过了500米,同时又是在海拔比较高的位置,高反的风险比较大。奥地利大姐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说明天我们就到Phedi(Thorong垭口大本营),谁先到谁帮对方订房。

感觉这几年的大环线的变化还是挺大的,那个比利时人的guide book是2013年的第二版,讲到从上Khangsar到Yak Kharka的路线时特别提到切到主路前过Jharasang河时有坐小木桥,在季风季节有可能被洪水冲走,所以要提前确认一下这条路是否通。现在有一座坚固的吊桥建在原来木桥的位置,而其沿途都有标记。包括上皮桑到马南的高路,也有很好的标记,这些以前很少有人走的路段现在已经成为大环线的标准线路了。所以现在走大环线完全可以不用向导,如果人多可以雇一个向导为了订客栈方便,不想背负太多可以2个人请一个背夫。但是我在Tilicho大本营的客栈,ABC的客栈都看到过带着向导和背夫的和我一样睡餐厅的,所以也不是所有的向导都有用。
很少能骑行的路段。
上Khangsar。
上Khangsar。
上Khangsar。
感觉这一段的风光仅次于Ngawal到马南那一段。
回看马南方向。
过吊桥后不远就切到主路。
路边看到野羊。
今天的客栈。

10月26日,YakKharka到Thorong垭口大本营,推行7公里。

昨天睡觉前奥地利大姐说明天的路段不长,不用太早出发,睡到自然醒再起。我说好吧,我几乎每天5到6点就会醒,我尽量多睡一会儿吧。不过今天早上5点多醒了以后,在睡袋里躺了一会儿又睡着了,醒来快8点了,这好像是徒步期间睡的时间最长的一晚。

今天的路段完全的推行,坡度基本是在8-10%,低海拔都不能骑,何况是在4200米向上的高海拔地区。7公里走了3个小时,中午12点多到的Thorong垭口大本营。奥地利大姐比我先到了一会儿,看到第一家客栈有房就拿了一把钥匙,等我上来后和我说第一家客栈的餐厅好,但是房间很差,她去第二家客栈去看看,如果比第一家好就住上面的第二家。回来后说第二家的房间比第一家好,餐厅比第一家差,就决定住第二家。其实这时候两家客栈都还有房间,完全可以一人要一间,每个房间200卢比。但是大姐太实在,还是和我分享一个房间,我也不好说再要一个房间,那样感觉嫌弃人家一样,也许她也是这么想的。

中午吃饭时看到昨天住同一客栈的以色列一家在这里吃午饭,全家人和向导在纠结是不是继续上到前进营地。看他们纠结了很长时间,我对他们说,我决定今晚住在这里,也把住在这里的原因告诉了他们,最后他们也决定住在这里。

晚饭之前客栈点起火炉,大家围坐在火炉边。之前游记里描述的大本营人满为患的场景没有出现,这个客栈只住了不超过20个人,不知道现在走大环线的人少了,还是只有前进营地人最多。5点多进来一个年轻的中国人,今天从Shree Kharka出发的,一天走了我2天的路段,年轻就是好。大家在纠结明天几点出发,都知道要早出发,但都怕出发太早太冷,最后大家都是觉得5点半出发就可以,明天5点吃早饭。一对美国年轻男女在纠结是否明天只走到前进营地,后天再过垭口,我们说那样并不好。中国小伙子带了一个血氧仪,大家轮番测了一下,除了那个美国女孩大家都不错,这更增加了美国女孩的担心。我们和她说别担心,多做深呼吸。吃完晚饭后她又测了一次结果是80多,正常了。
[size=13.3333px]越往上越荒凉。
81岁的日本人。

10月27日,Thorong垭口大本营到Muktinath,推行15公里。

按昨晚说的5点吃早饭,5点半出发,只用了几分钟车灯就发现可以看见路了。出发就是超陡的爬坡,不至于脚底打滑,但只能龟速前进,应该是海拔高的关系。一路上不断的被别人超越,这时候自行车绝对成为负担。不知为什么,就是特别想把自行车推过垭口。昨天路上超过的三个日本人,其中一位81岁,另一位应该有70左右,两人骑马在前进营地之前超过了我。昨天下午骑车上到大本营的3个法国人,2个人的自行车由一个背夫扛了上来,另一个是自己扛的。我的折叠车比他们的车应该会重几公斤,基本是同时到的前进营地。8点到的前进营地,超过正常时间半小时,但是从前进营地到垭口的4公里我用了4个半小时,超过正常时间一个半小时。以色列一家的父亲,在过了前进营地不久骑马超过了我。他的一个女儿在垭口之前2公里的时候还在我前面不远,最后也看不到人影。过前进营地1公里的地方看到一个背夫背着一个法国人下撤,这队法国人在Ngawal和YakKharka都和我住同一件客栈,所以认识这个背夫。这时第一次看到有人遇到危险紧急下撤,看到背夫背着人飞快的下撤心里有些感动,尼泊尔的背夫真的让人尊敬,我看到他们下撤的状态,完全不是雇佣关系,而是他们就是要帮助这个人脱离危险。在我距离垭口不到1公里的地方这个背夫又回来了,赶上我时和我打招呼,我拥抱了他。他英语不好,大概意思是下撤的人被送到前进营地,由直升机再送到博卡拉,现在他去和团队汇合。他说帮我推自行车,我说不用,不是担心他会找我要钱,是我想靠自己把自行车推过垭口。他很快就超过我很远,但几次他都回头看我,我几次挥手示意他才离开。

12点半到了空无一人的垭口,也不算空无一人,垭口旁的茶馆还在营业,要了一杯奶茶,让老板帮我找了几张相。

有一篇外国人的游记中说到,如果你不是速降高手,不要骑垭口到Muktinath这段路,但也有向导对我说过了垭口你会像做电梯一样到Muktinath。实际的情况正如那篇游记中说的那样,徒步小路就在几乎是绝壁的山坡上,路又很陡,路面有虚土和碎石,一个刹车失控人就会飞下山谷。但我想总是会有一些平缓的路段可以骑,可是无情的现实是直到Muktinath,能骑的地方没有超过1公里。走了一段看到前面1公里左右的地方有两个徒步的,估计是以色列家的一个女儿和她的向导。但是过了一段又看不到了,估计是我的速度比她们慢。迎面遇到过两个扛着车反骑大环线的,其中一个还对我说:你可以骑,容易。我在看着平缓的地方试了几次,最终还是放弃,车子太容易失控了。

其实在下午4点多距离Muktinath还有3公里多的地方有两个客栈,正确的选择应该是住在这里,明天到Muktinath就会很轻松。但是那时候我还心存幻想,想着接近镇子1,2公里的地方总会有大路可以骑车,走到距离镇子不到2公里,能够看到镇子的灯光时天已经黑了,还是没有大路,我知道只有摸黑走了。好在有车灯,好在maps.me的离线导航靠谱,好在尼泊尔没有野狗,所以我并不紧张。走到那个宗教圣地,没有找到maps.me显示的小路,顺着大路走了一会儿发现方向不对,掉头回来仔细看找到了小路,看着山下的灯光,循着曲折的小路往下走,快到镇子上的街道时一个警察从山上下来,应该是在寺庙值班的警察发现我的车灯,怕我迷路,过来帮我的。其实我开始时看到寺庙大门的灯光的,我甚至看到寺庙里的长明火,我刚才应该走到大门去遇到当地的保安或警察让他们带我到镇子上就会省了这些曲折。

从下午2点我的水就喝光了,而下山的路上没有一个茶馆,到了镇上的第一个商店买了1升一瓶的水,一口气喝下。在镇口看到一个客栈还过的去,一个带卫生间的双床间300卢比,有热水淋浴,马上就住下了。本想喝杯酒再吃饭,可是吃了一盘薯条喝了一杯当地的苹果威士忌就没有食欲了,其实这一天只是早上5点吃的早饭,中途喝了3杯奶茶,一天没吃东西。

今天是印度的光明节,和印度渊源颇深的尼泊尔很多人过这个节,不大的餐厅不少当地年轻人在喝酒跳舞,狂欢到很晚。

今天其实我很幸运,遇到这么好的天气。过垭口时甚至没有什么风。现在回过头看,今天其实是有很大风险。几年前在Thorong垭口发生的雪灾曾夺去很多人的生命,包括徒步客,向导和背夫。那次雪灾就发生在10月,也是发生在上午。所以向导总是要让徒步客尽早通过垭口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那天早些通过垭口的就没有事,晚过垭口的就有很多出事的。据说在到垭口之前有个茶棚,那天进去避难的人要交100美金,所以我的腰包里一直带着200美金。其实在10月中下旬,即使早上4点多也不是太冷,我半夜起来上过一次卫生间,没有感觉那么冷。所以我觉得这个时间4点半出发更合理,这样可以保证在10点之前通过垭口,更保险些。
背夫扛着2辆自行车上山。
回看马南方向。
前进营地,3个要骑自行车下山的法国人。
坡顶上的背夫。
看到垭口了。
给自行车来张打卡照。
再给自己来几张打卡照。
垭口这边一片苍茫。

10月28日,在Muktinath休整一天。

今天还是好天气,洗衣服,晒太阳。客栈边上是个自行车租赁站,花500卢比给自行车做个保养。下午到寺庙转了一下,Muktinath的这个寺庙是印度人的圣地,可能是和这里有水和火有关。很多印度人从博卡拉坐车过来,就是为了到Muktinath进行朝拜,今天是节日期间,到寺庙的人很多。我对人文的东西不太懂,只是走马观花的看了一下就下来了,继续在客栈晒太阳。[size=13.3333px]Muktinath的街道。
这两天住的客栈。
朝拜的人会在这里冲洗身体。
这个庙里有长明火。

10月29日,Muktinath到Kagbeni,骑行加推行13公里。

比利时人对Muktinath到Kagbeni这段路赞美有加,实际给我的感觉也确实不虚,沿途几个藏族村落比大环线上的其他藏族村落更加原汁原味,这些村落组成一个生命带,在苍茫的山谷的底部点缀了黄绿色,看上去很美。因为是下坡,大部分的坡度比较缓,所以很多路段可以骑行。

Kagbeni是上Mustang的门户,上Mustang是资深徒步客向往的一个地方,但是许可证要500美金。就像飞机从西藏飞到尼泊尔一样,西藏这边是灰黄色,飞过喜马拉雅山脉就是绿色。这里在过Thorong垭口之前是绿色,过了垭口就是灰黄色,只有谷底的那些村庄形成了一串黄绿色。我在沙特工作时设计分包是一家美国的设计公司名叫Mustang,我总觉得和尼泊尔的Mustang有什么关系,但是最终也没问出来。从Kagbeni之前的山坡向上Mustang远望,苍茫,神秘,也许就是徒步客对她向往的原因。

河边的一个客栈看着不错,不带卫生间的单间好像是200卢比,太阳能热水还挺热。下午开始刮风,到外面小转了一圈回来继续休息,保存体力明天60公里到Tatopani。Kagbeni到Mapha之间有风谷之称,每天10点就可能起风,据说会飞沙走石。
Chongur村。
Jhong村。 梯田。
在这里放羊,没什么绿草。
俯瞰Tiri村,属于上Mustang,不需要许可证,从Kagbeni过去1小时。
俯瞰Kagbeni。
今天住的客栈。
Kagbeni的藏族寺庙。

10月30日,Kagbeni到Tatopani,骑行加推行60公里。

今天是在尼泊尔骑行的最后一天,也是单日骑行(包括推行)最长的一天。因为Tatopani到布恩山再到ABC沿途有很多的台阶,所以今天之后剩下的路程只能徒步完成。

因为要在起风之前通过Mapha,所以7点就出发了,出村后先在河滩上走,错过了上大路的出口,只好退回上大路,大块碎石路面,骑上去很颠,但是好在大部分可以骑。一个多小时走了10公里到Jomsom,这个行程最快的时速。Jomsom是个大镇,很多人从Muktinath走Lupra山谷到Jomsom然后坐小飞机或吉普到博卡拉,也有不少印度人从博卡拉飞到Jomsom然后坐吉普到Muktinath去朝圣,所以Jomsom机场是个比较繁忙的机场,经过Jomsom时看到好几架小飞机起降。Jomsom的主街上人多车多灰大,本想骑到Jomsom后喝杯奶茶,可以没看到一个顺眼的饭馆,所以在Jomsom没有停留就继续去Mapha了。到Mapha这段路不太好走,6公里走了一个小时。Mapha是苹果之乡,街上的店铺都是卖苹果汁和苹果酒,镇中心不在路边,要拐到山坡上,看以前游记的照片Mapha是个挺漂亮的小镇,当时有点懒了,没有上去,只是在路边喝了2瓶苹果汁。Mapha到Kalopani,20公里也用了2小时。Kalopani能看到道格吉里峰,今天的天气不好,云雾遮住了,只看到一点旁边的山峰。如果时间多应该在Kalopani住一晚,客栈外的风景很不错。吃午饭的时候看到了那队法国人的背夫,双方都很惊奇,问了背夫那个下撤法国人怎样了,背夫说没事了,现在在博卡拉。

到了Kalopani今天的路程就走了一大半,到Tatopani只有22公里了。但是这22公里用了4个小时,因为大部分又是不能骑的路段,虽然是下坡,但是坡陡路烂,路边就是深谷,担心失控。现在Muktinath有很多自行车租赁店,很多自行车爱好者,特别是喜欢速降的可以在Muktinath租个自行车,两天骑到Tadopani还车,费用大概在100到200美金,在我推车时看到几个轻装骑行的超过我。

从Kalopani还是山谷变绿,特别是从Ghansa开始知道Tatopani,一路都有不错的田园风光,maps.me上显示在主路边上有一条徒步路线,如果有时间这一段还是值得走的,也不用在主路上吃灰。

5点多到了Tatopani,村庄在主路边的上坡上,沿主路走到温泉池也没看到进村的路口,温泉池买票的指这对面的台阶说从这里上去。我只好把自行车存在温泉池,背包上台阶正好是一个客栈,客栈经理给了我一个小单间,太阳能热水,好在可以到对面泡温泉,还可以就住下了。
[size=13.3333px]Jomsom的寺庙。
Kalopani可以看到雪山。
苦行憎在邻桌吃饭。
山谷中很多开粉色花的树。
现在正是秋收的时候。
最后20公里的公路基本是这样的。
村民自己的射箭比赛。

10月31日,在Tatopani休整。

布恩山和ABC的途中又大量的台阶,只能徒步,自行车就只能放在Tatopani。做计划时纠结了很久,走完ABC回到Chhomrong之后还要再走3天的回头路回到Tatopani。如果在国内随便找个快递就可以解决,在博卡拉和加德满都之间可能也好解决,但是Tatopani没有快递服务。最初我是想到Tatopani后委托客栈老板找人把自行车送到博卡拉,后来在Shree Kharka再次见到Linda后她说走完大环可能不走ABC了,就有了想请她帮忙把车从Tatopani带到博卡拉的想法,非常感谢Linda的帮忙,如果不是Linda帮忙把自行车带回博卡拉,我的ABC行程可能就要取消。不走回头路时间就比较宽松了,所以今天可以再休息一天。

早上在Tatopani的镇上转了一圈,看到几个好一点的客栈问了下价格,带卫生间的标间都要2000卢比左右,想不通Tatopani的住宿为什么会这么贵。如果不走大环只走布恩山和ABC,一般是从Nayapul开始,只有走完ACT的要走布恩山和ABC才顺路从Tatopani开始。Tatopani本身除了有一个温泉并没有什么特色,可能还是因为中转客流比较大的原因,所以房价比较贵,和博卡拉加德满都差不多。
[size=13.3333px]这两天住的客栈。
黑色衣服的是客栈老板,像中国人,但他说他们这个族群应该是蒙古后裔。

11月1日,Tatopani到Shikha,徒步9公里。

这一段的人流明显的比大环线上要少的多,出发时还看到一些,过了检查站爬坡之后很少看到人了。一路田园景色,山谷,梯田还是挺漂亮,沿途会经过几个小村庄,补给不用担心。中午吃饭时上来一对年轻人,昨天和我住同一个客栈,女孩是意大利的,男孩是荷兰的,他们10月16日从Besisahar出发的,没有走Tilicho湖,相比之下我还比他们快了一天。

下午2点到的Shikha,村口有一家不错的客栈,带卫生间的3人间,我一个人住,要我300。太阳能热水,但是挺热的,在自己房间里的卫生间就能洗澡,一路上还没有这样的待遇。在露台上晒太阳,看远处的雪山,看近处的客栈,对面的客栈周围种了很多菊花,感觉他家客栈入住的人比较多,这里人少一些,其实这个客栈挺好的,床单被罩很干净,让我有今晚不睡睡袋的冲动。

尼泊尔是个非常贫穷的国家,徒步所经区域就没有什么平地,山谷间稍微缓一些的山坡就有梯田有村庄。一路的村庄,特别是客栈,房前屋后总会有一些花花草草,让贫穷的生活有些阳光。沿途看到的背夫,马夫,很多会带一个小音响放着流行音乐,背着几十公斤的背夫遇到徒步的都会选靠悬崖一侧,但他们坐在一起休息时脸上挂着快乐。可能是种种这些,支撑这里的人平静面对如此困苦的生活。在尼泊尔30天,我没有看到一次吵架的。还有,这里的狗没有对这人叫的,狗和狗会叫,但没有对人叫的,路过村庄街道的狗视你为无物,新西兰和日本没有野狗,没有不栓着的狗,但狗会叫,如果不栓着对人会有攻击性,但这里的狗对人没有任何攻击的迹象。在回成都的飞机上和邻座的说起这事,他们说这里的狗是吃素的,我不知道,可能是对的。

晚饭后和一个瑞士人和尼泊尔向导聊天,我对瑞士人说:你们的阿尔卑斯山也很漂亮,瑞士人说:太贵了。尼泊尔的徒步能吸引到这么多人,物价低也是一个主要原因。有好的景色,物价又低,难怪有的老外会多次到尼泊尔来徒步。
[size=13.3333px]在这个大姐家吃了几个橘子。
午饭。
农家在收割水稻。
客栈对面的客栈。

11月2日,Shikha到Ghorepani,徒步8公里。

今天的路况和昨天差不多,景色也和昨天差不多,只是人更少,因为昨天不少人会选择直接走到Ghorepani。17公里,累计爬升1700多米,强度还是有些大,如果是我一天走完第二天肯定要休息。经过这些天的骑行和徒步,我发现每天走不超过7小时,下午3点之前到客栈休息是最适合我的节奏,大多数人基本也是这样的节奏。这样的节奏可以边徒步边欣赏风景,更享受徒步,而不是把徒步变成赶路。

今天的强度比昨天略小,估计午饭时能赶到Ghorepani,所以没有在中途吃午饭,早些赶到Ghorepani是想找一个更好的客栈。传说中的Super View,门前的大平台非常好。一问还有房间,争取了一下给了我一间带卫生间大床房,有燃气热水淋浴,800卢比,好像是一路上最贵的客栈了。

整个下午喝茶晒太阳,雪山的方向云雾缭绕,日落是看不成了。昨天住同一客栈的两个英国人带着向导和背夫,背夫和我说两个英国人下午4点要去爬布恩山看日落,我说这么大的雾去看什么,向导有些无奈的说锻炼吧。下午客栈入住了一个中国团队,后来听说是17个人。看着像是一个单位的团队建设,不像是网上的拼团。没有问,大团队的人没有和外人交流的愿望。晚饭后人家开始自娱自乐,男女声小合唱,我和我的祖国之类红歌,一直唱到将近晚上9点。
客栈露台上的景色。
客栈餐厅窗外的景色。
母子。
休息一下,喝杯奶茶。
( 本文作者 : michaelzhang62 )



上一篇:独下硝洞_户外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