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子shino阿尼玛卿南坡北坡攀登_户外

2019-12-06 08:01  编辑:木木  来源:

写在开始,要感谢“艾尚峰”户外探险坚持不懈的攀登准备

感谢山力士头灯、TMT珠峰杖、猛犸象、安第斯睡袋的赞助;

感谢李渊、张景山、Rita、西安刀狼、以及攀登队友爱狂奔的马里奥、柯队长、追风、天空、还有果洛自治州扶贫办主任甘宏升,谢谢大家陪我走过山一程水一程,相逢的人总会再相逢!

有人为一件事着迷 ,简单执拗,一直到老 ,愿你能不负此生!

see you next time!不,see you next life!

只有这样的美景才能够配得上这一路走来的颠沛流离,在未来,总有更好的等着我们去签收,无论你是否寄出过希望。

人一旦有了梦想,怎么活都是有灵魂的。

爱你所爱,从你所行。

这世上好多的故事,悲伤也好,快乐也好,都没有后来。因为后来总有种不靠谱的迷惘,走着走着,有些故事就偏离了原来的轧道,距离我们想要的,总是很遥远。有时候错的是人,而有的时候,错的则是故事的本身……

其实我真正的意愿,绝不是和你渐行渐远,而是想要告诉你:“爱要及时。”“思念要及时。”“我很在乎你。”


人们认为痛苦能产生一些特殊的力量,这种信仰不是没有根据的。吃苦象征着切断了与世俗世界的某种关系,因而证明他部分地摆脱了世俗世界,因此吃苦被合理地认为是解脱的手段。
所以,当如此得到解脱的人自认为具有控制食物的能力时,他并非是受了纯幻觉的骗:因为他弃绝了尘世的利益,确实超越于各种事物之上了。
既然他能使本性不表现出来,他就比本性更强大。
登山就是让我走出那些毫不费力的人生,翻越崇山峻岭,岁月不饶人,我也未曾饶过岁月......

天下万物的来去,都有它的时间。生活里没有力挽狂澜,没有荡气回肠起死回生的桥段,也没有童话故事。
四季有轮回,人生无来世……
人心多变,缘分易散,不负一时很容易,不负此生却很难。
韶华流逝,物是人非,风亦感伤,人亦彷徨。
半生已过,学会放过……

关于阿尼玛卿:
阿尼玛卿位于青海果洛玛沁西北部,主峰玛卿岗日海拔6282米,除主峰外,周围还有3座海拔6000m以上的山峰,15座5000米以上的山峰,这些耸立的山峰就像莲花道台一样将玛卿岗日包围于此。阿尼玛卿作为藏传佛教的四大神山之一,传说是观世音菩萨的道场,也是四座神山中唯一一座允许攀登的。
阿尼玛卿山势巍峨庞大,冰川众多,曾经的阿尼玛卿一度被视为世界最高峰,海拔达9000多米,直到北京地质学院登上了这座山后,她的神秘面纱才被人揭开,上世纪80年代,阿尼玛卿迎来了一段时期的攀登热潮,当时的攀登线路有东山脊、南山脊和东北山脊,近几年,国内高校的夏季攀登给阿尼玛卿带来了新的攀登热潮。
为什么要去阿尼玛卿呢?阿尼玛卿是我们关注的众多山峰中的一座较为特别的山峰,前几年的多次侦查,对于路线、难度、接近性等都有了一个详细的了解;加之今年我们想系统的给我们常去攀登的山峰做一个分级体系,阿尼玛卿这座山就成了我们重要的一个承上启下的节点山峰,所以我们在2018-2019年决定开启艾尚峰的阿尼玛卿攀登之旅。
阿尼玛卿定位:中技术型雪山、高海拔技术攀登性雪山。

关于艾尚峰:
艾尚峰是一家专注于高海拔雪山攀登服务的探险公司,公司秉承“爱上山峰、享受攀登”的登山理念,除了体验登山探险外,更加注重自我突破,更加注重对攀登过程的追求。公司常年在玉珠峰、慕士塔格峰、雀儿山、博格达、年保玉则等处举行攀登活动,已经帮助千余人实现了雪山攀登的梦想。
攀登队长:李渊(默语)将近20年的高海拔攀登经历,带队登顶80余次玉珠峰、10余次慕士塔格峰、6次博格达主峰,多次完成高难度的阿式技术型雪山攀登,其扎拉雀尼攀登经历入围2013年亚洲金冰镐奖。综合攀登能力极强、雪山经验丰富、带队攀登综合登顶率达85%以上。在山上特别喜欢教育我,各种看我不顺眼,然后还替人出头,抱打不平,要活埋我,算了,知道你山爬的好,所以忍了!谁让我对登山技术好的人没抵抗力,哈哈~差点忘记了,
言归正传,默语的攀登理念,高海拔经验,技术都是无可挑剔,人比较耿直,不熟的时候基本就不搭理你。熟了以后发现默语的第一爱好就是登山,第二大爱好就是在山上看我和夏尔巴.山斗嘴,然后他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的咧着嘴笑!就是那句怎么说着来着?把你不高兴的事情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哈哈哈哈!
汪云强:艾尚峰探险领队,6年户外经历,2年阿尔金山无人区工作经历。进行过多次玉珠峰、博格达峰、年保玉则、慕士塔格峰等山峰的攀登活动,具有极强的责任心。雪山经验丰富,对于冰川地质和岩石地质有较为深刻的理解。背负能力了得。总结一下就五个字:人狠,话不多!
二北:国家一级厨师,做饭超级好吃,好吃,好吃,真的好吃。特别会照顾人,善解人意,暖男!~
夏尔巴·山:登山圈里火腿切的最好的,火腿圈里登山最好的。挺能背东西。
RITA:尼泊尔国际登山向导 登顶过8次珠峰,对山峰的判断准确,专业,小脾气也很大。
请原谅我登山久了,记忆力衰退的厉害,回来后竟然忘记了这次登山小伙伴的名字。
追风:东莞来的小哥哥,体能超级好,贼能背,不知道为啥东莞人讲的一口东北腔,人很热心,崇尚技术流!
周燕:台湾来的小姐姐,马拉松选手,肤白貌美大长腿,爱好歌舞,一路上悲喜都是她......简直活生生的人间风月!~
柯队长:台湾救援队的资深户外玩家,绳结技术精细,热心,技术流。特别喜欢教育周燕小姐姐,哈哈哈,不过也是帮助周燕最多的队友。
天空:深圳银行行长,请原谅我没有找到你的单独照
北坡登山计划:
Day1、青海大武(3700m)集合,宿大武镇。由领队检查装备;进行登山路线及注意事项的说明。
Day2、大武乘车前往哈龙沟。然后轻装徒步4小时前往大本营(4650m),进行海拔适应,宿大本营(4650m)。
Day3、训练日:大本营周围进行海拔适应性训练和登山步法训练,训练时长5小时。
Day4、训练日:前往冰川末端,进行基础冰雪技能的讲解和训练,训练时长约5小时左右。
Day5、训练日:前往冰川末端,进行基础冰雪技能的讲解和训练。主要是巩固训练内容,进行熟练操作与补充纠正,保证操作的正确性和快速性。训练时长5小时左右。
Day6、大本营出发进行模拟攀登训练和海拔适应,计划攀登时间约8—10小时左右。
Day7、大本营休息,进行模拟攀登的技术和经验总结交流。
Day8、大本营—C1(5760m),碎石坡,冰雪坡,攀登时长约8小时
Day9、C1(5760m)—C2(5660m),雪脊、冰雪坡,攀登时长约8小时
Day10、C2出发冲顶,然后下撤大本营,预计完成时间约10小时左右。
Day11、大本营——大武,庆功,活动结束。
北坡攀登注意事项:
阿尼玛卿从大本营——C1段路线较长,雪坡较陡,全程修路,沿路绳进行攀登,其后路段采取全程结组,部分路段修路的方式进行攀登。
建议有1、2次的高海拔登山经历的人参加。
阿尼玛卿攀登属于中级技术难度山峰,对参加者的体能、心理、技术经验等方面有一定要求。需要积极训练、储备体能;加强登山理念、知识的了解学习,培养良好的心态。
活动所涉及区域海拔在3700—6282米,身体反应不同于平常,注意体能的分配和恢复,如有异常请及时告知领队,以便及时采取相应措施。

南坡登山安排:
Day1、青海大武(3700m)集合,宿大武镇。由领队检查装备;进行登山路线及注意事项的说明。
Day2、大武乘车前往大雪山乡。然后轻装徒步4小时前往大本营(4920m),进行海拔适应,宿大本营(4920m)。
Day3、训练日:大本营周围进行海拔适应性训练和登山步法训练,训练时长5小时。
Day4、训练日:前往冰川末端,进行基础冰雪技能的讲解和训练,训练时长约5小时左右。前往冰川末端,进行基础冰雪技能的讲解和训练。主要是巩固训练内容,进行熟练操作与补充纠正,保证操作的正确性和快速性。训练时长5小时左右。
Day5、BC-C1(5600M)700米垂直冰壁,计划攀登时间约8小时左右。
Day6、C1冲顶-C1,山脊线路,冰裂缝,计划攀登时间约8—10小时左右。
Day7、C1-BC-大武
南坡攀登注意事项:
1、高原反应2、滑坠/摔伤3、恶劣天气4、其他风险,如雪盲、晒伤、失温/冻伤。

公用装备
厨房、餐厅、大本营营地、C1营地、发电机、大本营餐饮用具、医疗用品、GPS、卫星电话、对讲机、结组绳、路绳、炉头、气罐、冰锥、雪锥、攀登训练装备。
个人装备
60L背包、-12°羽绒睡袋(充绒800-1000g/800蓬)、防潮垫、冲绒200g以上羽绒服(睡袋、防潮垫、羽绒服可租用,需预定)、羽绒裤(可用2条抓绒裤代替)、冲锋衣裤、抓绒衣裤、排汗内衣/2套、保暖防风手套、抓绒手套、羊毛袜或速干袜(3双)、保温壶(1L以上)、头灯(组织方赠送)、雪镜、口哨、防晒霜(30SPF以上)、唇膏等
个人技术装备
个人技术装备(队员自备/租赁):长镐、冰爪,高山靴、安全带、主锁3只、辅绳或者扁带3m,(上升器、下降器,头盔)。
李渊(默语):15026053095(微信同号)

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两件事:一件是时间终于将我对你的爱消耗殆尽;一件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天,我遇见你。

这一生再跌宕的爱恨情愁,都随人的死亡和焚烧一起冷却和消散,速度快得超乎想象。可我们从来只能默默接受,有些人匆匆一瞥,有些人分道扬镳,有些人还没来得及表白来得及拥抱,就彻底消失在了我的世界。当我离开的时候,我用心靠近你。谁又会想到,多年后写给你的第一封信,竟然是写给你的悼词:
长安有故人,一别再难见!
我不知道离别的滋味是这样凄凉,也不知道说声再见要这么坚强,多希望时光能缓,多希望故人不散!而如今你走了只剩下我们独自哀伤!
我猜想你是真的感觉很累,所以想歇一歇睡一睡!而我只能默默接受,还没来及给你最后的拥抱,你就彻底的消失在了我的世界!
你是我永远值得记忆的好姐妹,我们在一起哭过、笑过、快乐过、悲伤过,你走了,带走了我和你一起共度的二十年时光,也带走了我对青春最美好的记忆!
感谢你,我的好姐妹,是你带给我们与你相处的快乐;怀念你,我的好姐妹,是你带给我们与你相处时的欣慰,永别了,我的好姐妹!
你匆忙的走了,留下了怀念,留下了眷顾,留下了追忆,也留下了我们。这一切的瞬息都将成为过去,而那过去了的,都将成为最亲切地怀念!此时此刻,你的亲人为你送行来了,你的同事为你送行来了,你的好友为你送行来了,你的兄弟姐妹也为你送行来了!
长歌当哭,逝者逝亦,生者善之。
汤育妹妹,你就安心的去吧,天堂路上,你一路走好!天堂路上,你一定走好!天堂路远,愿你一路平安!

死亡:尝尝最接近死亡的滋味,就知道人生什么才最重要。生命的厚度,是沧桑堆积起来的。
因为你不去攀登你永远都不会懂,甚至每一次攀登都存在的危险性,但当你每次成功攀登回来后,你会发现自己对生死会越来越坦然。
许多登山的爱好者,他们对于生命的审视,他们对于活着的热爱,都超越大部分正常人,因为只有当我们不太在乎死亡时,才会更热爱生命。

2019年7月阿尼玛卿南坡攀登--我不知道将去何方,但我已在路上。

准备出发了,天气不好,雪很多,忧心忡忡。
人世从来无趣,天地却总多情。
2019年7月31,海拔4900,我们的BC建的很高,在冰川下,下午五点下车,在经幡处,顺着左边的沟,一路往上走,4个小时到达我们的4900的BC营地。然后今晚的主要任务就是适应高反,从果洛3700米海拔,一天上升1200米;总觉的身体还是会不舒服。太多的氧气只会让人懒惰,让空气稀薄身体稀薄,杂念稀薄,心里要装值得装的人,心里要念值得念的事,生命来往,余生并不长。
晚上9:30,出了帐篷看到了满天的繁星,银河在主峰顶清晰可见,瞬间觉得人间烟火不值得。这才是这个星球最美丽的地方。星星在夜空中闪亮,星空下我孤独流浪~
22:50,小汪和夏尔巴,把最后的装备运到了4900,这次大概是我所有攀登以来,最豪华的一次物资供应了,运了四大件可乐上来。
23:00,都回到各自的帐篷准备休息,胃里的食物还没有消化,暂时还没有高反的感觉,抬头仰望星空,美丽的令我心碎,你是近处的灯火,也是遥远的星河。看着这些几亿光年闪烁光芒的天空,一边是阿尼玛卿神山,突然有点被自己感动了,成年人的告别都是悄无声息的,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我从帐篷出来,风依旧很大,今晚又看到银河璀璨繁星,我携漫天星辰赠你,仍觉满天星辰不及你,此时我躺在帐篷的睡袋里,想念着人间烟火,想念着我爱的一切。有些烦恼,丢在人间,才有云淡风轻的机会。有生之年,希望尽量活着要纯粹一点,专注一点。自己骗自己的事情少做。既能义无反顾爱,也能头也不回离开

8月1日
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灭,沧海桑田。
4900-5150,阴天下雪,今天有一个队员受不了高反的折磨,中午2点下撤,大山和小汪送他下去。3:30默语带着我们上冰川练习冰坡行走,前齿,混合脚法,还有判断冰川裂缝形成,冰侧碛,冰终碛,冰中碛。
晚上8:30,默语给大家讲阿尔卑斯攀登理念。
23:00,外面雪下得很大很急,准备休息了,状态还好,吃了很多东西。希望一觉可以睡到天亮,rita早晨给我送来了一幅唐卡,他说是他从尼泊尔带来的,上面画的是白度母,要我挂在头顶的方向。躺在帐篷里,雪窸窸窣窣的打落在帐篷上的声音,很好听,想起那首歌《雪落的声音》今晚一定会有个好睡眠,晚安全世界。

8月2日
致无处安放的自由,日常就很美丽,生命本身就是奇迹,世界很美,如我所见好似十分安静又苍凉的世界,有一种庄严感
8:00醒来,昨天半夜3:40醒来喝了一壶水,睡到今天早晨,下了一整夜的雪,外面还在下雪,大概有20cm,雾气大,山峰看不见,冷。有点轻微头疼。喝红茶,冲了些油茶,即使每天睡8小时以上,醒来依旧会觉得疲惫。
昨天晚上聊起了博格达一位日本女登山者的山难,在山上聊这样的话题,总是感觉怪怪的,二北说女登山者掉进冰裂缝,一直在底下求救,但是暗裂缝救不了她,她在裂缝中哭了几个小时,死的特别惨。想起来都觉得一身鸡皮疙瘩。然后晚上在帐蓬里大家就开始聊《鬼娃娃花子》、《贞子》,《午夜凶灵》《山村老尸》……突然就觉得营地热闹了许多,关上营地灯也没那么寂寞了......
11:00出发上冰川训练,主要训练结组、滑坠制动、过锚点。爬升250米。滑坠制动练习还是挺有必要,而且今天训练了多种滑坠姿势的制动方式,头朝下面朝天的姿势滑坠是最难制动,练习了几次,挺好玩的,准确的说是这样才好玩嘛!
下午变天,打雷暴风雪,我们赶紧下撤,我好像习惯了一个季度里冬夏的转换,也习惯了一天当中冬夏的交替更迭,生命似乎只有这样,才延长了时间.....期间看到了李宗利队伍的队员登顶下撤,特别渴,回到营地喝了很多很多的水,下午六点以后,大风,吹散了空中的云,天气晴朗起来,风大,太阳一落山超级冷,温度降得很快,在碎石坡上,我看到了很多的雪莲花,迎着阿尼玛卿,傲雪寒风中,静静地绽放。一个人在旷野中拍视频,有种独孤的自由感。
晚上吃的火锅,超级符合我的胃口,吃了好多,吃到简直不能坐着,只能继续站着吃,才停下来,默语偷拍我吃东西的桑眼样子,给他个眼神自己体会。火锅在高海拔地区真是稀罕的东西,吃完就觉得元气满满,身体恢复了一样。
21:00我从帐篷出来,抬头又看到了天狼星,天空中超级亮的一颗星星,风依旧很大,今晚又会看到璀璨繁星,21:30此时我躺在帐篷的睡袋里,想念着人间烟火,想念着我爱的一切。写尽千山落笔是你,望尽星辰美丽是你,书尽泛黄 扉页是你,千山万水归处是你,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从小就听过冰山坚不可摧,可谁知道冰山也有想在某个人手里变成冰淇淋的一天。

8月3日,早晨醒来轻微头疼,昨晚醒来三次,喝了两壶水,我只会每天早晨醒来的时候会有些头疼。天空还是一样的晴朗,吃过早饭,休息了一会,开始训练,我去了营地反面的山梁上,看到了许多的雪莲花,拍了一些照片、视频。他们训练到2点回来吃午饭。
一下午的悠闲时光,喝茶聊天晒太阳,高海拔的悠闲时光,与世隔绝,很惬意。
晚饭二北哥做的手抓饭,吃完饭默语让队员每个人都谈了自己现在的状态,然后他宣布要明天冲顶出发去C1,后天五号凌晨2点冲顶回到BC,六号回到大武。我惊呆了,竟然会提前这么久出发。

8月4日,
早晨6:30起床,7:00吃饭,8:30出发,六个小时到达C1,我现在躺在帐篷里,冷的缓不过劲儿,应该还是消耗太大了,也没什可口的食物,体能缓不过来,我和融融两个人在帐篷里相互按摩,想睡,却冷的睡不着。
攀登期间,某人因为自己身体不适,觉得没有人照顾他的感受,到了营地之后开始乱发脾气,我和融融与他交流沟通被拒,然后我俩就自得其乐不再与其尬聊嘘寒问暖,对了身体不适的原因是因为劝其不要喝冰可乐,劝说不听引起的,在帐篷里朝我和融融发脾气,Rita当没听懂,裹着睡袋在那里玩手机,本来我想和他理论,后来劝自己,5600米的海拔了,不要动怒,容易高反,世界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出去上厕所,风大的吹的我屁股疼。躺在帐篷里,我把所有的衣服都盖在了睡袋上,贴了暖宝宝,才暖和起来。风好大吹的帐篷使劲的响。

8月5日,雪,大雾;冲顶日
其实登山与生死颇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体验,都是过程,都是经验。左边想要长生不老,右边又怕永无变化。这左与右之间,就是人性修炼思考的空间。站在一生的视角来看生活,每一天不过是短短一瞬。
二点醒来,三点起床,四点出发,持续攀登九个小时登顶阿尼玛卿。2点醒来就说服自己不想起身,不想出睡袋,不想出帐篷,听着风雪声纠结了一个小时,确认要出发。有些路很远,走下去会很累。可是,不走,会后悔……
C1出来持续的大雪坡上坡,走到怀疑人生,大雾,一片白茫茫,什么也看不到,真的是一片白茫茫,仿佛整个世界都是白色,走到顶的时候感觉出现了视觉幻觉,好像看到了默语和RITA像黑白无常一样在雪上飘来飘去,风雪中吃了一整天的葡萄干,30粒葡萄干送我到达顶峰,我应该说什么好呢?新疆的葡萄干就是好[偷笑]
我们在山上,哭过、笑过、吵过、闹过,风吹雪打,怀疑过、崩溃过,这就是纪念青春最好的仪式……
生命就是这样一个过程,一个不断超越自身局限的过程,这就是命运,任何人都是一样。在这过程中我们遭遇痛苦、超越局限、从而感受幸福。
离顶峰还有垂直高度20米的时候,上到了一个超级大的平台上,超级漫长的缓雪坡,默语此时已经说了四次再走200米就到的话,我内心都笑了,知道他在骗我们,说谎是为了大家不丧失斗志,但是队员已经走到崩溃怀疑线路的正确性了。仙道跳出来替大家开腔,罢走。其实队员从第一次问还有多远的时候,就一直在后面发牢骚,发泄情绪,只要我回头,仙道绝对就停下来,始终和我保持着固定的距离,我像他招手示意他赶快走,他也不动。
其实我也怀疑过线路正确性的问题,当我第一次冲上以为是顶的陡坡,发现翻过去就是巨大裂缝的边缘,自己距离裂缝不过一米距离的时候,发现要往下切绕着走,内心是很崩溃的,在这个海拔丧失高度,意味着攀登路程还很远……但是当时的内心想法是,即便找到了错误的假顶,重新下来再冲顶,我也不回C1,无论走到几点,不登顶绝对不撤。后来发现默语登顶的决心比我还强烈,这下我的心就放到肚子里了。
12:30登顶。没有欢呼,没有喜极而泣的泪水,只有大风,严寒,风雪中瑟瑟发抖的我们,然而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短暂停留之后,我们重新踏上征程。路,还很远。此刻,我并未回头 ......当我离开的时候 ,我用心靠近你。是岁月让我们强大,让我们成熟到无所畏惧。是强大,让我最终学会放下。

关于山顶玛尼石堆要特别说一下:
快到顶的时候,因为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几个足球场大小)缓坡平台,能见度极差的情况下,我问默语如何确定到顶了?他说顶有一个玛尼堆!我问他哪里来的玛尼石?他说是登山的队伍背上去的!然后我就想着可能和慕士塔格的顶一样,上面有玛尼堆还有经幡,从BC出来就一直逆冰川而上,我也怀疑过这样巨大深厚的冰川顶端会有暴露的石头吗?但是慕士塔格都有,他说有人背玛尼石上山我也没怀疑过,因为阿尼玛卿是藏区四大神山之一,观世音菩萨的道场,藏族领队上山朝拜也是正常!
结果在山顶默语和Rita绕来绕去,找了好大一圈也没有找到玛尼堆,然后定位高度确实已经到顶,而且周围地势没有比我们更高的地方了,确定登顶,TITA自己带的白色哈达用雪锥固定在了顶峰。
下山后说起这段对话,默语死活不承认自己说过玛尼石是背上来的,非说我高反了幻听,最后说:如果他说了这话肯定是他高反了!

在山上我对默语说过一次,仅有的一次,我说我有点累,在海拔接近6000米。
他回答我:这是阿尼玛卿,你当那么容易登顶呢!”恁的我竟无言以对!!!
所以呀,在山上不要指望这些直男们能有怜香惜玉之心,不虐死你都应该跪谢不杀之恩了!
是呀,我花了两年的时间,和默语、大山、小汪、RITA、还有做饭好吃的二北哥,分别从这座山的北坡、南坡进行攀登,还碰到了台湾救援队的柯队长、追风、天空和跑马拉松的周燕,一起在山上度过了一段惬意又记忆深刻的惊艳时光,我们一起哭过笑过,共同走错路、迷过路,冰崩雪崩滑坠,险象环生……默语在去年爬北坡之前问过我一个问题:“如果让你选择你会先爬阿尼玛卿还是先爬珠峰?”我很纠结。反问他如何选择?他说他会选择先爬阿尼玛卿,原因很简单,阿尼玛卿是藏区四大神山唯一一个允许攀登的,随时都有可能关闭禁止攀登。
默语是这样告诉我的,先选择阿尼玛卿攀登,然后今年五月去攀登了珠峰!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而且珠峰是从C2开始直接省略了C3、C4两个营地直接冲顶,下来的时候,他说他累极了……你这样肆意妄为的登山,让别人情何以堪啊!
下山之后,默语和大山去了李宗利的营地,默语回来告诉我,其他队伍一直都不真正登顶,一般距离顶20米的距离就会停下来,因为这是神山,观世音菩萨的道场、受万众朝拜!
难怪我们冲顶当天是那种鬼天气,能见度极低可以忽略等同没有,原来是神山不愿接纳,谁知内心执念抵不住心魔,一心只想着山顶那个玛尼堆了……为了完成心愿什么也不顾,就像抖音里常出现的一段台词:这辈子你有没有为别人拼过命?
听他说完,我转身面朝神山,啥也别说了,直接跪拜,感谢神山接纳!
别再问我你一个党员在这里是做啥呢?我不拜,觉得对不起这座山。也对不起我在这做山上花的一整年时光。
还要在这里特别感谢一下,夏尔巴·山,腿瘸了还那么能背东西,虽然后来还被默语质疑登山的专业素养,专业不专业不好说,但是还是可以肯定品德方面是个好同志。
不要再说天气好了,天气其实一点也不好,只是照片专门挑的光线好的,仅此而已!~
下山的故事明天再讲,晚安!
登顶的时候大风大雪大雾,什么也没看到,然后就是漫长的下撤,有队员体能透支,走得很慢,这样的天气攀登特别累,C1出发冲顶全部都是大风大雪大雾,没有任何参照物,等我们下撤的时候发现路径全部被掩埋了,阿尼玛卿的裂缝很多,又要重新探路,每次过裂缝的时候我都会很恐惧,因为我在雀儿山掉进去过。掉入深渊的恐惧感,是在你凝视深渊的那一刻留下的,然后在你安静安全的时候,如影随形。本想一口气回到大本营,因为其余队友体能透支下不去,所以我们留在C1多住一晚,日落的时候,看到了很美丽的景色。
20:22,帐篷外的景色很漂亮,雪山,日落,晚霞满天。营地基本没什么吃的,这一天的消耗太大,现在躺在睡袋里,又冷又困。融融放了郭德纲的相声在听。好困。日落,我舞红尘,尘埃中睡去。日出,我追清风,努力中生存。余生满目皆柔情、沧桑岁月可回首。
晚安,明天下山,回到人间。
听着相声晕乎乎的就睡着了,一觉醒来23:30,外面狂风肆虐,想想自己现在还躺在5600米的帐篷里,突然有些不舍,明天就要出山回到人间,先不说明天,现在的我真的很饿。
我似乎不知不觉中,在用每年每座山峰的攀登记忆着什么,那些美丽的景色,不同的人,不舍的记忆。为什么喜欢登山?山上有你想象不到的一切。
这张照片你就说此情此景患难与共,你就说浪漫不浪漫!~
8月6日,6:30起床,其实我恨不得天一亮就起来赶紧下撤,饿的我半夜睡不着,想早早就下撤,天气很好,没有风,大概是神山希望我们赶快离开,给了这样的好天气。
8:00出发,一公里的冰雪路面,开始下降,800米绳距的陡坡下降,昨晚我就想走,因为C1什么吃的都没有。第一个保护点的架设位置,把自己锁在保护点上的过程,往下一看内心还是有点恐惧,垂直高差很大,心想万一失足滑坠下去真是要粉身碎骨了,其实在BC的时候,我是观察过滑坠路线的,昨晚默语不让下,说你要滑下去,我都找不到你**,我心想滑坠的路径那么清晰,哈哈哈哈哈。
垂降的过程是ATC和双锁扣环交替使用,有的地方坡度比较陡就用ATC,稍微缓一点就用锁扣扁带,第一段开始下降的时候,心想着只要活着就好,身体完全承重在ATC上的时候,心就踏实了,路绳冻的很硬,抽绳起来有点费劲。
16:00,我们从BC撤到公路边,坐在这里晒太阳,再次回望阿尼玛卿,感慨万千……
山上那个曾经奋力向上的自己,也会鼓舞回归城市生活的自己,为何不去登山呢……?两年的时间,分别从阿尼玛卿南坡、北坡攀登终于完成,昨天大雾大风大雪中,12:30登顶,今早撤回到4900M的BC,我很好,还活着。
一生所爱,回头太难。不是你翻山越岭,就会有人想见你,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凭,你就算平了这山海,也无用,难平是人心。

每个人身上都拖着一个世界,由她见过、爱过的一切所组成。而她总会不断回到那个世界。而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那些动人的故事,大都始于平淡,蕴于普通。却又伏藏在人性关隘处,示现在命运绝境中。拉黑一个喜欢很久的人,是老天爷觉得他不配,所以让你解脱了。就像是拔掉了心中的刺,那一瞬间会痛,但往后的日子总会再也不会受这个人的牵绊。此生勿复见,山水不相逢,我们都去寻找余生其他种可能。换句话说,最好他本身,不是你必须应付的惊涛骇浪。以你的方式,你也不会解释什么,忘了你不太容易,但是我会的。

关于攀登:我们不防感受下,每次操作耽误五分钟意为着你的搭档、你的队友会挨冻、挨饿五分钟,一条路线哪有无数个五分让你浪费?你错误的环境选择、路线选择都会让整个队伍陷入需要靠运气来完成攀登的境界。当我们操作做到非常足够的熟练,充分读懂你所攀登山峰路线,我们攀岩、攀冰、混合攀登能力、体力远胜任这条路线,且准备好足够完善的攀登装备、后勤保障我们就可以说去享受风险可控的攀登,剩下不可控的危险就交给大自然,我们内心去直面生死,因为我们选择攀登带给我们快乐。
攀登的快乐之所以持续还有一个原因是,在山下我们会不断自律的保持自己强壮的身体,不间断的攀岩、攀冰让我们每天都有所目标,过一段时间就能突破这个目标,让我们保持着持续的快乐。
因为我们直面生死,在生活中还有什么比生死更重要的事情?所以我们总保持着自信、谦虚、真诚的心。

时间回到
2018年夏天,8月9日阿尼玛卿北坡攀登的开始......

2018年8月9日 西安--西宁--果洛大武
出门前喷了香水,留点人间的味道......飞西宁,大巴车去果洛。西宁去果洛的航班只有每天8:30一班,赶不上就只能坐大巴,飞机45分钟,大巴要7个小时。大巴最晚是17:00发车。
20:30,看到了绚丽的落日和火烧云。一直寻找在世界的各个角落看落日,这大概是人生最美丽的风景!如果注定无法停驻原地,那我们一起倾力前行!
高原的落日,那是一种怎样的流光溢彩!在长时间迷失于城市的尘埃中,你无法体会此时的心情。即使只是云雾空隙间的暂时流露,也可以让你暂时摒住呼吸。
午夜1:30终于到了,坐车快要打破最晚记录了,车上空气不好,疲惫不堪,有点恶心,下了车,只有8度,有点冷,闻到了高海拔的味道。

8月10日
早安,早晨醒来,望着窗外的我一脸懵逼,我在哪里?
环视了一下大山深处的这座城市,有种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感觉,那么多红色的砖瓦房,远处的山上挂满了经幡,又到了一个地图上从未踏足过的地方,爬了一层楼去餐厅觉得有点喘,餐厅一进去坐了一桌喇嘛,闻着浓重的藏香味道,配海带丝喝了红豆稀饭,没什么好吃的。窗外下着雨,只有7度,从手机传出的歌声里,我已经开始怀念……
一下从39度的高温天气到这里,凉快的有点无所适从,海拔也在半天之内上升到3800,这种天气太适合睡觉了,就这样慵懒的躺在果洛宾馆的床上,听歌、听雨……
下午花了四个小时只做了一件事情,转经,祝愿攀登一切顺利……喇日寺在半山上,走了很久才到,途中遇见了三个来自阿坝的藏族女孩子,人很好,一路相伴,转经的途中,大脑一直想起这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情诗,然后我会想到你……
那一日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刻
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
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天
垒起玛尼堆,不为修德
只为投下你心湖的石子
那一夜
听一宿梵唱,不为参悟
只为寻找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瞬
我飞羽成仙,不为长生
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那一日,那一月,那一年,那一世……
只是,就在那一夜
我忘却了所有
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
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
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
世上最温暖的告别,是明天见。世上最心痛的告别,是来不及说再见……人生最幸运的,就是梦见的人醒来就能见到。
晚安

8月11日
背起行囊,披一身阳光在身上,来时年纪正值莽撞,走时岁月恰逢荒唐,当我在远方,历经沧桑,归来时,内心安然无恙。
一切的担心都过去了,一切都是宿命……亦然进入了一种不同的状态,既然已经出发,就去享受云上的日子吧,在未来的几天里度过一段苦逼又奇幻的旅程,无论结果如何都是经历。连日的疲惫感,今天感觉终于缓过来些,我说自己上高原是来疗养的。车子驶出大武,进入了一望无际的草原、蓝天、白云的世界。没有一棵树,这里的氧气含量要比川西高原低很多。
远远的阿尼玛卿出现在正前方的云雾中时,第一眼看到它,多日来各种假想和对雪山与生俱来的畏惧感混合成一种复杂的情绪,落泪,我也不知道未来的十天将要面对的是什么,要么登上顶峰,要么止于去顶峰的路上。云雾中的山峰,直插云霄,壮丽无比,亦如夏花般绚丽的人生。
到了阿尼玛卿脚下,4100米的海拔,巨大的冰川映入眼帘,这的冰川发育的很好,雪线很低,很久没有见到过这么漂亮的大冰川了,冰舌连绵不断,延伸至公路旁,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一座大山。
即将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很多天,去一个离天空、银河更近的地方,去那里过七夕,我想我一定会非常想念留在人间的你,提前祝七夕快乐!
15:30到达起点,以为可以走的很快就到,结果当看到BC的时候已经是18:00过,在半山上,走到经幡和海子旁边的时候,开始下雨,抬头望BC,BC建的有点高,还在半山上,4800米的海拔,晚上19:26到达BC,雨下得很大,冲锋衣全湿了,坐在这里瑟瑟发抖……
藏族的牦牛工给我们所有人献了哈达,然后一再叮嘱,要安全的上去,安全的回来,这才是最好的结果。周燕和天空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大雨淋的失温,继而呕吐。

8.12Day4 雪
昨天晚上吃完饭觉得有点不舒服,迷迷糊糊睡了一个小时,12点醒来,起来喝了水,接着睡过去,再醒大概凌晨四点,出帐篷上厕所,发现已经开始下雪,早晨8:00醒来,雪下得很厚,抖落了帐篷上的雪,看外面的降雪大概有10cm,还在不停的下,昨晚听着雪花落在帐篷上的声音,窸窸窣窣,感觉天籁般。后半夜队友周燕高反的很厉害,吐,然后听见她在哭,知道她难受,但是却也无能为力,高反真的是谁也帮不了,只能自己死扛。
这比慕士塔格大本营要冷,穿着抓绒钻睡袋里,半夜还是会觉得冷,早晨醒来没有头痛的感觉,这点很好,但是肌肉依旧觉得酸疼,整夜睡在一个坡上,总是往下滑,还要不停的调整睡姿。
拉开帐篷,外面变成了一片银白的世界,早起喝茶吃早餐,早餐是一个咸鸭蛋,配炸馍片哈哈哈哈
下午在对面的冰川沉积岩上练习了结组,大雪的天气默语说特别好,除了衣服会湿漉漉,没有太阳走起来是很舒服,空气也湿润,复习了绳结技术,和队长聊登山,整个山谷都没有信号。
22:40,开完会议,讨论了这次攀登能承受的最严重后果每个人底线。帐篷里只有2度,外面还在下雪,体感寒冷,右手内侧因为攀岩比赛受的伤,还是没好,弯曲伸直会有痛感。上了高海拔,伤口愈合的更加缓慢,还有加重的趋势。
帐篷外面下雪,我们也没闲着,抓紧复习各种绳结技术。
希望能睡个好觉,明天还要去冰川练习攀登技术。晚安,想念我爱的人。
连续两天的持续降雪,终于有信号了,只是信号很飘渺,没有高反,我向大山的深处走去……我很好,想念我爱的人。
我身后没有退路,只有悬崖,我会继续我的旅程,不会举手投降或者退缩。

8.13day4
不管前方的路有多苦,只要走的方向正确,不管多么崎岖不平,都比站在原地更接近幸福。
四点醒来喝了点水,再醒已是早晨八点,太阳温暖的洒在帐篷上,拉开帐篷,周围的山峰一览无余。
默语说:这是一座神山,也是四大神山现在唯一一座允许攀登的,随时可能叫停。所以能够攀登这座神山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对于我们来说攀登它的意义远比攀登珠峰更要深远……这也是我心中所想。当地藏族临走时专门嘱咐:正式攀登开始的时候,要把自己整理干净,沐浴更衣焚香。这大概是我历次攀登中最有仪式感的一次。
10:30出发,上冰川,途中有信号的地方打了电话,报了平安。
因为昨天下了一整天的雪,线路上全都是雪,折射率很强,太阳晒着超级热,走的人很难受,拍了几张片子明显感觉下巴和后脖子焯伤感。13:30到达冰川下,巨大的悬冰川,超级壮观,在这里攀冰练习真是太过瘾了,这里是雪崩冰崩线路,结组开始的时候说,要是真冰崩了,就各自跑各自的,全看造化了。
15:00开始攀冰横切训练,来回练习了三圈,滑坠一次,但是制动住了。今天在海拔4900米冰壁上真是玩嗨了,特别开心,寻找到了久违的登山的感觉,登山就应该如此,专注而享受。
拍了很多漂亮的照片和视频。
17:00,开始下撤,回到大本营的路上拍了延迟视频。
晚饭吃了好多羊肉,喝了四碗汤,一杯冰红茶,却喝出了芝华士的味道,默语说以前没听说你这么能吃啊,然后自己偷偷的去翻药箱,吃健胃消食片,我说给我一片,他说你不能再吃了!我能说是因为二北哥做的饭好吃吗?
晚饭过后,看到了对面山间的双彩虹,这是继甲居藏寨看到了双彩虹之后,第二次看到,只是上次是仰望,这次是俯瞰,换个角度看世界。
再之后,又是高山派对,Rita在跳民族舞特别妖娆,他还教我打了兔子结。
21:00开了今天的总结性会议,结束后,一出帐篷,满天的繁星闪烁,今年第一次看到这么透彻的星空,大熊座,小熊座,还看到了漂亮的银河。
躺在帐篷里,用山力士CC-S听歌,看点点繁星,惬意的神仙般生活。
今天看到了双彩虹还有银河,快到七夕了,今天才发现,银河真的是一条连贯的从南半天延伸至北半天,今天我特别开心,23:00,正南星空11点钟方向,看到了那颗黄色星星,看到星星你会想起我吗?
晚安,全世界。
( 本文作者 : 虫子shino ) 12下一页
关于阿尼玛卿: 阿尼玛卿位于青海果洛玛沁西北部,主峰玛卿岗日海拔6282米,除主峰外,周围还有3座海拔6000m以上的山峰,15座5000米以上的山峰,这些耸立的山峰就像莲花道台一样将玛卿岗日包围于此。阿尼玛卿作为藏传佛教的四大神山之一,传说是观世音菩萨的道场,也是四座神山中唯一一座允许攀登的。 [attach]45567797[/attach]
阿尼玛卿山势巍峨庞大,冰川众多,曾经的阿尼玛卿一度被视为世界最高峰,海拔达9000多米,直到北京地质学院登上了这座山后,她的神秘面纱才被人揭开,上世纪80年代,阿尼玛卿迎来了一段时期的攀登热潮,当时的攀登线路有东山脊、南山脊和东北山脊,近几年,国内高校的夏季攀登给阿尼玛卿带来了新的攀登热潮。
为什么要去阿尼玛卿呢?阿尼玛卿是我们关注的众多山峰中的一座较为特别的山峰,前几年的多次侦查,对于路线、难度、接近性等都有了一个详细的了解;加之今年我们想系统的给我们常去攀登的山峰做一个分级体系,阿尼玛卿这座山就成了我们重要的一个承上启下的节点山峰,所以我们在2018-2019年决定开启艾尚峰的阿尼玛卿攀登之旅。
Day1、青海大武(3700m)集合,宿大武镇。由领队检查装备;进行登山路线及注意事项的说明。 Day2、大武乘车前往哈龙沟。然后轻装徒步4小时前往大本营(4650m),进行海拔适应,宿大本营(4650m)。 Day3、训练日:大本营周围进行海拔适应性训练和登山步法训练,训练时长......
有人说,电影的发明让我们的人生延长了三倍,因为我们在里面获得了至少两倍不同的人生经验。这些人生经验,若用一个词概括,就是“情感”。在电影里,我们见过生,见过死,也学会什么是爱,什么是恨。很多瞬间,我们都希望能活在电影里,因为生活中所有的不如意,到电影里都被简化成一行字幕——很多年以后。你来过,我记得,便是永远。 [attach]45567620[/attach]
妹妹躺在病床上最后的7个小时里,心心念念都是陪着她走完人生旅程最后这两年的男朋友王岩。PM6:30分我见到她的时候,她躺在重症监护室里,像我在海拔7000米以上时的呼吸状态一样,费力急促,打了吗啡的她意识间断性清醒,难受的一直在呻吟,说不出话来,我问她帮你按摩会不会舒服些?她点点头,余下的时间我一直在帮她按腿、按胳膊、按头,一会睡去,再醒来就一直在痛苦地呻吟,我去找医生护士,问还可不可以打吗啡,护士说吗啡是阵痛的,她现在并不是疼痛,是难受,到了这个程度,也不清楚是哪里疼痛,吗啡再打对她意识不好!要什么意识!我只是希望她减少些痛苦。昏迷中她说:“我要去找奶奶爷爷了”,王岩赶紧说:“找什么奶奶爷爷,明天血小板来了,把腹水一抽,好一点我们就回家了”她点点头。PM8:30育儿姑姑来了,育儿十分不喜欢她的姑姑,发了很大的脾气问:“你们这多人站在这里干嘛?要看我明天白天再来,现在我就是累了困得想睡觉,你们都走”。我们都出去了,站在病房走廊的那一刻,我忽然觉得此情此景在梦境里发生过,如此的熟悉......PM9:30,昏迷中她问“岩”字怎么写?我们开始没回答,她连续问了好几遍岩字怎么写,她想不起来了。我看她着急,告诉她上面一个山,底下一个石,她听完之后还是说我想不起来。王岩拉着她的手说:“想不起来不想了,我在跟前呢”她点点头。PM10:20,育儿说不清楚,我和周辉,姐姐,庞燕一起守在她床边,育儿一直在说什么,听了半天才听明白,她在说让王岩不要再打手机游戏,说游戏有什么好玩的,我们说马上就卸载。再后来,她基本没有在说什么,即使在嘴里念叨,也都没有力气发出声来,再后来变成大声痛苦的呻吟声,后来慢慢微弱,看似一直在昏睡一般,呼吸依旧急促,喘息声越来越大......0:57分,呕血,生命体征消失,享年33岁。人生如梦,往事随风,一场空......我在雨中赶回医院,看到她时被白单子裹挟着,我送她到太平间,站在太平间外,午夜2:00过,我的心脏仿佛也跟着重组了一次,成年人的告别都不是郑重其事的,他们都静悄悄,静悄悄的。 说里面阴气太重,女的不让进,生前的四个男性好友抬她进太平间,看着她被抬进去,换好了衣服,戴上了生前最喜爱的发卡,送进了冰冷的冰柜。CICI说:姐姐我怕,而我已泣不成声,情绪失控,根本顾不上她的感受...... 午夜站在地下太平间门口,还是觉得氛围令人感到窒息和恐惧。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剩下的路你要自己走,不要回头。 [attach]45567621[/attach]



上一篇:秘境中的穿越——孟克德古道行_户外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