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走成昆,纵横大三线_户外

2020-02-03 17:58  编辑:木木  来源:

上世纪60年代,有那么一段战天斗地的激情岁月,最高统帅大手一挥,在中西部地区的13个省、自治区进行的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本设施建设。
在1964年至1980年,贯穿三个五年计划的16年中,国家在属于三线地区的13个省和自治区的中西部投入了占同期全国基本建设总投资的40%多的2052.68亿元巨资;400万工人、干部、知识分子、解放军官兵和成千万人次的民工,在 备战备荒为人民 、 好人好马上三线 的时代号召下,打起背包,跋山涉水,来到祖国大西南、大西北的深山峡谷、大漠荒野,风餐露宿、肩扛人挑,用艰辛、血汗和生命,建起了1100多个大中型工矿企业、科研单位和大专院校。
这是一段渐渐在历史长河中开始模糊的记忆,俺老人家作为一名出生,成长于国营工矿企业的孩子,从小就有厂矿情节,三线情节,作为一名铁丝,一位背包客,探寻成昆铁路,行走大三线重镇川渝境域,成了一种必然,于是在2018年夏天机缘巧合,得以触摸历史,探寻记忆,弥足珍贵!

本次行走路线如下:
D1:泸州分水古镇
D2:泸州打望
D3:南溪古城,南溪古街
D4:宜宾白塔山,宜宾南-盐津,盐津五尺道古镇
D5:盐津县城巡礼,盐津北-昭通
D6:昭通龙氏宗祠,昭通博物馆,昭通清官亭,昭通古城,望海楼公园,昭通-昆明
D7:昆明西山公园,昆明老街
D8:昆明-石林,石林景区,石林西-昆明南
D9:昆明黑龙潭公园,昆明铁道博物馆
D10:昆明-师宗,泸西城子古村
D11:弥勒锦屏山,湖泉生态园
D12:弥勒虹溪古镇,红河卷烟厂,弥勒-昆明南
D13:昆明-黑井,黑井古镇
D14:黑井-攀枝花,兰家火山,三堆子铁路大桥
D15:中国三线博物馆,渡口火车站,攀钢北部站,渡口支线拍鳄鱼,攀枝花公园
D16:攀枝花-西昌,邛海
D17:黄联土林,礼州古镇,西昌古城
D18:西昌南-普雄
D19:普雄-关村坝,铁道兵博物馆,金口河814厂生活区
D20:金口河-燕岗,峨眉山
D21:峨眉山
D22:乐山大佛,乐山-成都南,宽窄巷子
D23:成都熊猫基地,成都东郊记忆
D24:成都东-庐山D25:庐山-九江,九江烟水亭,九江-厦门
故事要从2018年4月说起。
母亲大人于2017年11月去世,俺跟老婆大人以为总算要歇几年,过几天安逸日子。谁知2018年4月,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来电,告知,岳母大人在做例行检查中发现脑部肿瘤,起先俺以为是诈骗电话,医生忙不迭挂了电话,让俺打座机再转分机,呵呵,这一下就坐实了:脑干胶质瘤,核桃大小,确定马上做手术。
老婆大人是独生子女,风急火燎杀了回去,俺老人家则要在5月1号赶回老家,说起来都是泪。母亲大人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家里供奉了菩萨,去世后,俺把菩萨转供于寺庙,住持说,每年庙里大事小情必须要凑份子,第一年人也要回来,适逢5月3号庙里打鐎,蜡烛两头烧,还是乖乖去了庙里,办完事再赶赴岳母家。
彼时,医生告知,恶性肿瘤概率偏大,俺老人家一路上忧心忡忡,未来到底如何,一切都是未知数,就这样转千山过万水,相机放在包里沿途也没有捏一张片子,心里七上八下,那份焦虑只有人到中年才能体会,普通人的日子总是诸事不顺!
从厦门折回老家,然后有折向重庆,再换高铁前往隆昌,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坐火车感到不开心。。。
2018年的重庆西,交通并不方便,从重庆北站下车倒地铁,转公交,还要步行很远,站前马路被围栏封堵,旅客们大包小包徒呼哀哉,车站外有拉客党主动招呼带路的干活,这个西南最大的客运枢纽给个差评完全正常。
当然车站还是建的相当气派,作为特等站,15台31线,牌面非常壮观。。。
并非旅游高峰期,也不是节假日,重庆西站乘客稀稀落落,俺老人家也算是实现了乘降重庆西的夙愿。
高铁在重庆西短暂停留之后,向着成都东方向飞驰而去,俺老人家想着假如医生说的恶心肿瘤成立,未来的日子多半不好过,费钱,费力不说,折腾人啊,忙活了母亲大人10多年,连半年的空档期都不给我们,俺跟老婆大人真心是苦孩子一对,列车在川渝之间风驰电掣,俺的思绪一直比较低沉,更没有捏片子的念头,就这样忽忽悠悠抵达隆昌北站。
天色已晚,隆昌北站还有最后一班大巴前往泸州,等车间隙,汽车站工作人员瞥见俺背着一个巨大的登山包有些不知所云,笑问,去趟泸州还要带这么多行李?
俺老人家为了预防手术后的话聊,连秋冬季的衣服都带过来了,还有笔记本电脑,还在85L的登山包特能装,除了重一些,一切还好。俺自然不会告诉她们为了岳母住院打持久战,只能讪讪一笑:出来旅游必须是长途,衣服裤子,鞋子,电脑都带上,自然就显得多了!
经过一个小时的车程,当街景灯火阑珊之时,总算抵达泸州,先前抵达的老婆大人微信告知,叫个滴滴在自家楼下的饭馆打个牙祭,权当是接风吧,每次进入川渝地界,光看佐料,胃口就开了,老婆大人深知俺好这一口。。。

抵达泸州之后,第二天岳母大人进入手术室,肿瘤切除之后,拿去做了切片,良性还是恶心,医生无法判断,一切都需要时间,当岳母大人被推入ICU的时候,老婆大人眼角湿润了,俺能理解,作为单亲家庭,此时的言语显得有些多余。
遥想12年前,,母亲大人在厦门中山医院做二尖瓣置换术,俺老人家进ICU探望的场景历历在目,母亲大人脸色惨白,俺趴在她耳朵旁呼唤良久,她老人家微微睁开眼,得知是俺,嗯了一声,又昏昏沉沉睡了过去,作为家中独子,人间冷暖在此刻体会的淋漓尽致。
岳母大人体谅我们不容易,要求我们雇佣一名陪床护工,这样俺跟老婆大人白天前往医院陪床,傍晚则回家休息,放松一下心情。
时间一天天过去,一个星期后医生笑眯眯的告诉我们,吉人天相,岳母大人的脑肿瘤为良性,当初医生根据影像资料判断为恶性,主要是胶质瘤个体偏大,于是乎,俺跟老婆大人心情大悦,在医院门口整了一顿火锅,才不紧不慢摇回家,趁着难得的好心情,逛逛公园,溜溜弯。。。
俺曾经在2015年夏天的《陕西之旅》中写过张坝公园,彼时张坝桂圆林改建成森林公园还算个粗坯,眨眼间3年时间过去,张坝公园变得更漂亮,也更幽静!
傍晚时分,大量休憩的泸州子民前来遛弯,消遣,我们也享受难得的闲暇时光。
在后来的一个月里,但凡天气给力,俺跟老婆大人天天如此,老婆大人打趣道,你这么喜欢这座公园,干脆以后定居在此吧,俺老人家接腔:正有此意,以后厦门,泸州两头住,就喜欢这种静幽的城市,不喧嚣,不繁杂。。。

五月份,今年长江的汛期来的特别早!
沿着张坝森林公园一直走,可以来到江边,对头,著名的长江就出现在眼前,不知为何,2018年长江的汛期来忒早,从漫到江边大堤的水线看,四川的雨季早早到来,水深江阔,波涛汹涌的江中心一艘江轮顺流而下。
长江对岸乃高坝,著名的北化股份就位于高坝,作为一座资源枯竭型城市,大泸州曾经作为天然气储量丰富著称,大名鼎鼎的泸天化甚至比泸州老窖知名度还要高,随着天然气枯竭,泸天化已成昨日黄花,好在泸州有老窖,引领一大批制酒业,即便天然气枯竭,转型日子不会那么难过。。。
五月份的泸州,气温已经上来了,不过江风吹来依然带着些许凉意,老婆大人提议,往回走吧,夜色的帷幕徐徐降落,华灯初上的长江边夜色璀璨,我们忙碌的一天就此别过。
穿过长长的园林公路,在路灯点缀下,张坝公园夜色迷离,路两旁小虫唧唧,夏天的脚步姗姗来迟。。。
日子一天天过去,岳母大人的身体一天天好转,特别是知道自己乃良性肿瘤之后,康复的速度快的惊人,俺跟老婆大人的心情也越来越放松。
半个月之后,岳母大人出院,除了走路大趔趄,一切都好!
在某个夜晚的公园巡游之后,老婆大人建议吃一碗冰粉以兹纪念。。。
日子过得很快,岳母大人已经可以单独外出打麻将,虽然腿脚大趔趄,但是麻将馆距离家里就隔着两栋楼,这边下电梯,那边上电梯,每次俺跟老婆大人站在窗台边目测她顺利进入棋牌室,才能放下心来。
于是乎,俺提议周末前去分水古镇走一遭。
早就有前去泸州分水岭看油纸伞的念头,泸州制伞业起源于明末清初,其生产制作历史与泸州老窖差不多。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是泸州油纸伞的“黄金时期”。
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手工制作油纸伞的地方已经不多了,而分水岭子民皆以此为生。
从泸州市区前往分水没有直达车,必须搭乘公交到泰安,然后再转乘到分水的专线公交,在路上有一位大婶不愿意买票,其实票价不贵,才4块大洋而已,这位大婶的逻辑就是前些日子她亲眼瞥见售票员给自家亲戚免票,于是乎抓着这个由头在车上耍泼,一路上骂骂咧咧,喋喋不休。
按理说,售票员有过错,可是她的亲戚到底买没买票,谁也不敢挂保证,自然全车乘客并未支持这位大婶,大家的逻辑:乘车买票天经地义,又不是大家不买票,专门盯着你一个人买票,何况售票员偶尔为之的人情,大可不必过于较真,再者说,你看见了,又没有当场拍照取证,让我们如何信服,退一万步讲,你要是处在买票人位置上,偶尔一次顺水人情,也不算太过分,太过较真完全没有意义。
离开泰安,公交车老牛拉车般穿行于乡野之间,那位大婶毫无息怒的场面,激起了全车乘客的众怒,群起而攻之,不得已,这位大婶掏钱买票,可惜嘴巴一直没有闲着,就这样直达终点,算是此次分水之行小插曲。。。
分水油纸伞产于泸州市江阳区分水岭镇。该镇位于四川盆地内云贵高原过渡地带,云贵川渝四省市结合部,是茶马古道、南丝绸之路起点,至今保留着清代古镇风貌。闻名遐迩的分水油纸伞在此已走过了400多年的历程。
民G《泸县志》记载:“泸制(桐油)纸伞,颇为有名。城厢业此者20余家。崇义分水岭亦多此业,而以分水岭所制为佳。”在鼎盛时期,分水岭伞业匠人超过1000人,“家家都有制伞匠,户户都会编伞线”。
初始生产的油纸伞为单一红色伞,逐步发展为手工绘画伞,至19世纪中叶有了石印油纸伞。油纸伞由开始的直径一尺六寸单品,逐步发展到直径8寸到12米、共20余个品种的系列产品。。。

穿过幽暗的街巷,分水老街上密集分布着各色油纸伞厂,俺跟老婆大人按照各自套路挨着家寻访,俺老人家主要拍油纸伞制作,她负责跟油纸伞合影,各种自拍照上传朋友圈。
随着时代变迁,油纸伞从实用价值转向工艺品价值范畴,拓展为婚丧嫁娶的礼品,观赏收藏的佳品,历史文化与民俗风情得到了有机结合。。。
分水油纸伞由竹、木、纸制成,选料考究,全手工制作,不含任何金属物,其制作工艺承袭制伞大师许桐生的传统技艺基础,形成分水油纸伞的制作特点与独家工艺:一是取材于大自然,全绿色环保材料,伞骨选用当地海拔400~800米的老楠竹,韧性大、弹力强,经防霉、防蛀等工序处理。
二是沿用几百年的传统手工制作,保证伞骨反复使用3000次以上不变形,能经受5级大风吹。
三是用传统的石印彩花印刷方法,目前全G只有分水油纸伞使用这一古法,用石印手法绘上花鸟、人物、风景等图案,再在伞面刷上绿色环保的桐油,日晒雨淋都不破裂、不褪色、不变形,生态环保。
四是各种油纸伞均可作雨具使用,在水中浸泡一个月后拿出还能长期使用,实用性强,经久耐用。
五是每把伞都是双层用纸乳白胶粘合,长期使用也不会起泡,只有分水油纸伞制作使用双层用纸工艺技术。
六是伞骨用彩线满穿,使其从一把普通的油纸伞变成了收藏品、艺术品,目前G内唯一采用满穿伞这一特殊工艺。
七是一档双开,一个竹档可控制伞半开或者全开。。。
一位大姐倚在屋角,端坐于小竹椅上上下翻飞,她在干嘛?
原来她在制作迷你版油纸伞,这款才是消费量最大的礼品伞,彼时老婆大人朋友圈有朋友说带几把回厦门,呵呵,包邮还好,坐飞机怎么带?

油纸伞制作工艺流程如下:选料→伞件制作→组装→穿绞、网伞→扶伞、烤伞→上油。

俺老人家尽量按照顺序来。
这位大姐正有条不紊的把伞面一片一片贴在伞架上。
完工后的雨伞放在一边晾干。。。
俺老人家参观的就是著名的“毕六福油纸伞厂”,它是分水岭镇最大的制伞作坊,毕六福是分水岭油纸伞法定非遗传承人,也是毕六福油纸伞厂的厂长。
这是一座传统的川南古民居,长板门,抬梁柱,高大的门槛透露出一丝大宅的威严,透过天井,可以瞥见一个巨大的“忠”字,历经岁月变迁,浓厚的时代烙印清晰可见。
这位大姐在干嘛?
镜头中这些制作好的雨伞,伞头需要用dao具剁齐整,这样装上伞头的雨伞才能达到尺寸标注,款式一致。
剁头完毕,装上伞头的成品。。。
按道理应该从头拍摄制作油纸伞程序,怎奈古宅如同迷宫一般,不同的房间有不同的工序,俺老人家只好看菜吃饭,拍到哪儿,写到哪儿。
捏一张成品图。
伞页。
循着古宅兜兜转转,俺老人家挨个房间巡游,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石印机。
捏一张石印版画面。。。
掀开低垂的门帘,灯光下一位老兄忙着给刚刚切好的扇面(这道工序也叫切纸),进行下一道工序,湿纸,这是准备给油纸伞贴纸的前奏。
这是制作油纸伞最关键的步骤,一把伞的质量好坏完全取决于贴伞面,务必一丝不苟,小心谨慎。
贴伞面工作完成之后,纸伞进入晾干环节,然后刷桐油。。。
在上世纪70年代,分水油纸伞一年总产量为28-29万把,后来布伞上市,油纸伞产量下降,直至分水岭油纸伞厂申遗成功,加上摄影人和旅游者的宣传,产量和销量有所回升,2010年后每年约5万把左右。
目前分水岭油纸伞的销售途径主要为旅游和网络两种。
在这样一个充满功利的社会,当油纸伞的用途从功能性变成工艺性,当现代化批量生产给传统手工艺制作带来巨大冲击时,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要传承下去,令人十分担忧!

制作油纸伞的竹材,大抵选用产地范围内三年以上楠竹和两年以上无水槽水竹。

木材:符合国家林木管理规定的岩桐木、松木、香樟木。

一把雨伞制作的好与坏,从视觉感官上判断:凹陷式裱褙伞面,图案古典,色彩鲜艳油亮,透光好。

如果按照使用功能来判断,则是防雨性能好坏,把伞撑开,在每小时8-15mm的中等雨量下,连续冲刷12小时,不软件,不发白,不脱骨。

油纸伞的抗风性要求也很高, 行业规范就是逆风放于风速8-13.8m/秒的六级风下逆吹6h,风门不坏,伞柄不断,伞批不起顶。

竹木加工的产品耐用性一直令人蛋疼,自然油纸伞也面临这么一道坎,制作完毕的油纸伞必须无故障连续开关次数收撑4000次,不起顶,不冲槽,不断线。
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分水岭的大姑娘,小媳妇,大妈大婶们靠着祖辈传下来的技艺继续吃着油纸伞这碗饭,一招一式之间,技艺娴熟,绝非一年半载的功力。
俺老人家作为一名旁观者,看着她们在镜头前动作麻溜,效率高上,一把又一把的油纸伞从她们手中变成了成品,不得不感慨熟能生巧,假如没有个三年五载的修炼,大抵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师也不会让她们在此工作。。。
走出工作间,沿着长长的巷道前行,瞥见倚坐墙角的一位七旬老奶奶戴着老花镜手持针线在伞骨间穿梭,这是纸伞的又一道工序:穿线,简而言之就是用五色细线穿插在伞骨之间,起到稳定用五伞节之用,此道工序完成,即可刷桐油,一把油纸伞皆可大功告成。
这是一项相当费眼睛的工序,老奶奶忙活了一会儿,就不得不停下手中的活计,屏气凝神,小憩片刻,缓了缓继续工作,这又是一项必须耐得住性子的工作,随着边缘山区青壮年外出务工,留守在分水岭的手工艺人越来越少,未来会怎样,无法想象。
对于油纸伞的意象,最初是来自于戴望舒的《雨巷》。那个像“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撑着油纸伞定格在“悠长而又寂寥的雨巷”,可惜那些美好的画面总是停留在网红的视频当中,在当下娱乐至死的风潮中,那些摆着样子拍出来的画面却虏获了最大多数人的流量和点击率,这就是现实。。。
行走川渝地界多年,对于乡野之地的茶馆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在一间灯光或明或暗的老茶馆中,泡上一杯廉价,低档的茶水,听随周遭那些贩夫走卒摆龙门阵,茶馆内充满着乡土气息;陌生的是近些年很少坐下来喝上一杯,也许是早年的稀奇已经习以为常。
当俺拎着相机从茶馆前走过,老板和茶客们大量俺的眼神有些许木讷,也许他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安享一份安逸,对于旁人已经无暇顾及。
行走在乡野,川人的恬淡总会在不经意间显露,无关风月,只需淡定。。。
做个广告吧,假如有前来分水古镇拍摄油纸伞的老兄,不妨前来小坐,它才是原汁原味的川味茶馆。
走过茶馆,几步之遥遇见一位睡眼朦胧的小人,胖嘟嘟煞是可爱,老婆大人迎上前去跟嬢嬢拉家常。
行至岭下,发现一座碑亭,原来是分水抗日阵亡纪念碑。
此碑建于民G二十八年(1939年)7月7日,由当地开明士绅发起、各界群众捐款所建,以纪念泸州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坐北向南,高1.8米。1998年7月7日,当地又修建了石碑亭,碑亭石柱上书联:“留取丹心昭志县,翰将碧血护金瓯”。
沿着碑亭继续下行,坎下还有两家纸伞厂,伞骨选用当地海拔400~800米的老楠竹,韧性大、弹力强,经防霉、防蛀等工序处理,确保经久耐用。。。
离开纪念碑,沿着川渝风格的街巷继续前行,两侧是传统的长板门,远离喧嚣之后,显得格外静谧。
穿过几户人家,继续向前。。。
镜头中出现了一座亭子,俺跟老婆大人在此小憩。
亭子旁边就是一座大鱼塘,荷叶遍地,可惜五月的泸州,还没有到荷花盛开的时节。。。
在凉亭小憩,我们折回古镇,继续油纸伞拍摄。
分水岭镇除了毕六福油纸伞厂以外,还有两个规模稍小的油纸伞手工作坊。
经过几十道工序辛辛苦苦制作的油纸伞大多只卖100多元到300元不等,而买主通常还是觉得太贵,不免对传统制作油纸伞的前景暗暗担心!
批量制作的伞骨,伞批宽度均匀、伞批槽破皮不穿孔,伞衬齐头,钻孔匀称,削切斜面,所有细节一丝不苟。
在时代飞速发展的当下,很多老行当消失殆尽,但愿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能够走得更远,历久弥新。。。
盛行于川渝的坝坝茶,价格低廉,环境简陋,满足了乡野之民小聚,一挨茶水上桌,即可天南海北开摆,一股浓郁的市井味扑面而来。
喝茶摆龙门阵只能算其一,更多茶客把它当做棋牌室,打发着闲适时光。
穿过长青巷,院坝角落摆放着锅碗瓢勺,看来有人家办酒席。
屋角处还保留着一座观音庙,貌似年代久远,香火还算旺盛。。。
( 本文作者 : 八山四水 ) 12下一页
虽然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串串店中生意还算热络,俺老人家屁股一座,就算占好了位子,老婆大人前去安排吃食。
在川渝地区吃串串,名堂倒是很多,譬如泸州的冷串串,宜宾的点点香,乐山的钵钵鸡,成都的冒菜,说起来都是大同小异,看上去竹......
分水油纸伞由竹、木、纸制成,选料考究,全手工制作,不含任何金属物,其制作工艺承袭制伞大师许桐生的传统技艺基础,形成分水油纸伞的制作特点与独家工艺:一是取材于大自然,全绿色环保材料,伞骨选用当地海拔400~800米的老楠竹,韧性大、弹力强,经防霉、防蛀等工序处理。[/......



上一篇:大雪掩盖了一切——记单人重装穿越冬雪贡嘎_户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