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袭来,滑雪业遭遇史上最“冷”寒冬_户外

2020-02-04 17:58  编辑:木木  来源:

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从1月24日除夕夜开始,我国东南西北各大雪场陆续关闭,恢复营业时间待定,2019-20雪季也在大批从业者的猝不及防中戛然而止。

▲据滑雪族不完全统计,时间截止1月28日。

根据经济学家任泽平《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分析与政策建议》,受疫情冲击最大的行业中,旅游业排在前三位,而其中滑雪产业又是重灾区。在我国范围内,每年雪季大约从11月开始,根据南北地区气候差异,黄金经营期大约3-5个月,最晚到来年2、3月,今年疫情发生之时正是滑雪行业的黄金时期。

面对疫情,从业者响应国家号召、顾全大局、停业并全力以赴抗击疫情。然而现实情况也使他们感到焦虑。停业之下,除了巨大的投入和运营成本压力,还有一堆善后事宜等待处理。北京市滑雪协会副***、《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作者伍斌在接受懒熊体育采访时表示,目前雪场的自救措施除了想办法加强内外沟通,寻求理解,以期控制成本之外,并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其实在疫情到来之前,今年的中国滑雪市场不乏一些利好的消息,比如崇礼区域受益于京张高铁开通,吉林区域得益于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等,部分区域的滑雪场相比上年同期有很大的增长幅度。

但随着疫情的发展,雪场关闭,几乎所有的冬季赛事都被叫停。例如原计划将于2月15-16日在延庆小海坨举办的高山滑雪世界杯被迫取消,这是我国首次举办高山滑雪世界杯,也是北京冬奥会第一场测试赛;原计划2月在内蒙古举办的“十四冬”被迫推迟,国家体育总局疫情应对办公室副主任刘国永在接受《新闻1+1》采访时表示,如果在2月底疫情稳定,具备雪上比赛的条件,就会马上恢复;如果疫情发展不允许,将会在今年年底举办完冬运会。而一年一度的行业盛会ISPO北京以及亚太雪地论坛也被迫取消。

伍斌认为,对于滑雪产业整体而言,短期构成的负面冲击相当之大,从供给侧和需求侧两方面,春节停业都是直接浇了一盆冰水,跃跃欲试的情绪备受打击。

从经营层面,2019-20滑雪季被迫提前结束,营业时间大幅缩水,对于行业的影响和打击可以说是“灾难性的”。

首当其中是收入锐减,经营亏损。雪场的收入和餐饮行业一样按“天”算,伍斌表示,春节期间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的收入会占到雪季总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上,对于部分中小雪场而言甚至占到一半。

原本2019-20雪季由于气候较暖,大多数南方雪场开业时间都被迫延后,有些甚至在春节前一周才做好营业准备。外加今年元旦假期只有一天,也损失了一波客流量。

行业内估计,雪场的损失根据规模不同可能会达到几百万到上千万不等。部分雪场在营业准备前期贷款抵押,目前现金流断裂,偿还利息都成了问题。

其次是外部合作机构以及客户索赔等善后事宜。伍斌表示,“由于停业是突发性事件,大部分雪场都会单方面面临大量违约风险。这方面导致的或有损失要么会延续到下个雪季,要么直接面临违约赔偿。”

第三,雪场还面临人力资源的问题。除了大量员工的安置和善后事宜引发的成本,雪场还面临核心团队流失的风险。由于绝大部分雪场处于季节性经营状态,团队不稳定一直是行业普遍的痛点,高峰期的突然停业更是让该状况雪上加霜。

今年的疫情让很多人联想到了2003年非典时期,两次疫情有很多相同点,但当下的情况跟当时也有很多不同。

根据滑雪资深人士严冰回忆,SARS疫情集中爆发的时候是3、4月份,已经过了滑雪的黄金时期,因此对雪场的冬季运营影响不大。此外,当时我国雪场的建设还在起步阶段,北京也只有两三个规模不大的雪场,滑雪的人并不多。

从宏观层面来看,根据中金公司发布的《回顾2003年非典对经济的影响》的研报中谈到,2003年“非典”对经济的影响主要集中在第二季度,客运、旅游、住宿餐饮、零售等行业短期内受到较大冲击,不过“非典”的出现并没有中断当时经济的上升趋势,宏观政策对受“非典”影响较大的行业有所倾斜。

▲二季度GDP增速明显下行,但下行时间持续较短,没有中断当时经济的上升趋势。数据来源:wind

从消费层面来看,社会零售总额增速从2003年1月高点10%一路下滑,并且在2003年5月大幅下挫,跌至4.3%冰点,增速不到原先的一半。不过,疫情在6月份稳定之后,消费数据就迎来快速回升,到2003年7月已经回升至9.8%。

▲社零总额回复速度明显。数据来源:wind

从旅游业大环境来看,根据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2003-2005年中国旅游发展:分析与预测》,2003年一季度旅游业实现“开门红”,但二季度跌入低谷。2004年我国旅游业以高于预期的速度复苏,表现为对2003年应有的正常增长后再增长,即出现两年正常增长的叠加。也从另一个层面反映了消费者对旅游消费的信心。

当时国家也通过一系列政策帮助旅游业复苏,例如减免行政收费、出台税收优惠政策、退还企业部分质量保证金、民航旅游企业实行短期贷款贴息等。

面对今年疫情后的行业发展,业界目前普遍存在乐观和悲观两种声音。

乐观观点认为,2003年非典之后,户外运动行业进入了10年的发展黄金时期,对今年疫情过去之后的产业复苏比较有信心。国家政策也在陆续出台,例如银保监会已经下发通知,要求各地金融机构保障金融服务畅通,做好受困企业的金融服务,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

此外目前滑雪市场正处于一个高速发展的特殊环境。国家推动“三亿人冰雪运动”,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滑雪的运动中,2020-2021年雪季或许会出现“报复性”反弹。2022年冬奥会举办在即,冬季运动也或将迎来一个长足发展的黄金时期。

悲观情绪认为,虽然2003年非典之后行业迅速复苏,但当时的背景正处于经济高速上行期,和目前所处的经济大环境有本质区别。

此外,国家虽然大力推动滑雪运动的发展,政策出台的级别越来越高,但是对于室外滑雪场没有任何政策支持,比如环保政策、伐林政策、山区整治政策。目前的支持政策以及资本的投资热情几乎全部集中在室内滑雪场和滑雪模拟机。

综上,在这个雪季因为疫情导致不少雪场元气大伤的情况下,哪怕在行业内,大家对于整个滑雪市场的未来走势也都缺乏统一的判断。目前,不少雪场表示正在盘点和复盘,希望疫情尽快结束,大灾面前,抱团取暖。



上一篇:中华龙脉上的行走——标准鳌太四日穿越记(已
下一篇:郭喀拉日居魅影_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