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赏秋目的地_户外

2020-04-20 18:05  编辑:木木  来源:

作者:走8户外探险   3172人关注 2020-4-17 13:24

最佳赏秋目的地-孟克德的秋天太美啦!

--2019年秋,孟克德古道穿越

作者:宁静

2018年春天喀拉峻徒步之后,一直蛰居在家。等孩子高中毕业,我也可以收拾行装,到处走走啦!

之所以选择孟克德古道穿越,是因为这条线路海拔不是太高,每天徒步里程不是太长,也不需要涉水,线路难度较小,应在我能力范围内;而且9月下旬正是孟克德古道最美的秋季。

不需要更多的理由,出发!

飞机窗外连绵不断的雪山很是赏心悦目,这里大约是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到青海海西藏族自治州一带!


渐渐地,雪山慢慢退去,出现在眼前的是平坦而荒凉的戈壁、沙漠!

大约还有半个小时的航程,机窗外出现了连绵不断的天山山脉,笼罩在雾气中,山顶白雪点点!

今天乌鲁木齐天气预报是阴,不知能否看到巍峨的博格达。为了能在飞机上看到博格达主峰,特意选了左边靠窗的位置!

还有大约10分钟的航程,飞机从博格达北边飞过,然后转向南飞行。运气不错,左边机窗外出现了壮观的博格达峰!
镜头拉近,可以清楚看到博格达主峰三峰并立,冰川从山顶逶迤而下,连成一片!

按照走8户外探险俱乐部的安排,9月21号傍晚准时在长江路汉庭酒店参加行前准备会、检查装备、交尾款、签合同、发放路餐和大礼包。

22号清晨6点准时到汉庭酒店集合(这个点儿相当于内地的凌晨4点噢),乘大巴到乌鲁木齐火车站。

乌鲁木齐站的候车室安检处只开放了一个安检通道,安检措施又很严格,很多包都需要打开检查,速度非常缓慢(估计没想到今天这么早会有这么多人背着大包小包乘火车 #128514;)。过了安检,取票,找到检票口,已经7点半了。

我们将乘火车到奎屯,然后在奎屯转乘包车到徒步起点。

因为咱们人多行李多,进站后特意为咱们开了一个通道!

我们乘坐的是一趟乌鲁木齐到克拉玛依的绿皮车,时不时地停一会儿,给其他客车或货车让行,今天实际到奎屯的时间比计划时间晚点约1个半小时。

列车内很整洁,人不多。 列车员频繁地来回巡视,不断提醒那些睡在座位上的人快到站了。

车内的安检非常严格,安全员拿着危险品探测器,逐一确认行李架上每件行李都是有主的,极其认真负责。

列车沿着天山北路一路往西奔向奎屯!

窗外闪过大片的棉花地!到了收获季节,棉桃已渐渐成熟,爆出白白的棉花等待采摘!听说现在基本都是机器摘棉花,只有小块的棉花地,机器施展不开,才由人工采摘!

正值玉米成熟的季节,玉米地里,两台玉米收割机正忙碌着!

不时闪过红红的辣椒地!

还有红红火火的辣椒晾晒场!

到了奎屯,俱乐部安排的包车已经在奎屯站外面等我们,于是全队分乘几辆包车直奔独库公路。

独库公路北起点(独山子):天山之门!

约半小时后到达“守护天山路”纪念碑,海拔约1490米!空气澄澈,一轮弯月挂在天上!

纪念碑碑文写道:“打通莽莽天山,筑成天山公路;历经艰险、勇于牺牲的英雄筑路官兵,值得我们永远怀念......”

独库筑路官兵@来源:网络
驱车继续前行约1个小时,到达了独库公路634公里处(即原来的独库公路625公里处),也就是我们今天的徒步起点。

说说孟克德古道的历史。

西汉初年,原居于我国河西走廊敦煌一带的乌孙族由于匈奴族的诱逼西迁,沿着一条鲜为人知的通道进入天山腹地的伊犁河谷,赶走了同样因为匈奴驱逐而迁移到这里的大月氏人。从此在这块肥沃的河谷草原上繁衍生息,人畜兴旺,成为当时西域三十六国中最大的国家---乌孙国,这是我国古代民族迁徙史上的一件大事。当年乌孙人西迁所走的通道中的一部分就是——孟克德古道。

沿着这条古道,上世纪70年代中,修建了国防战备公路,原本作为独库公路伊犁段的前身公路,后因自然条件恶劣等原因被废弃,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现在古道上仍有大量的公路痕迹。

独库公路634公里处有一个平台,平台西边的河流即奎屯河,河水来自上游的乌兰萨德克湖(即天湖)。我们今天将在乌兰萨德克沟北岸,一直沿着奎屯河往西偏南方向行进,在苦杨林营地扎营。

河谷里小小的铁桥,就是我们今天徒步的起点!海拔约1800米!

回望来时的方向,独库公路依偎着苍莽的天山延伸着!

清澈的奎屯河河水欢快地向东流去,河谷里几颗苦杨开始绚烂起来!

领队“不乖”和“成龙”正在整理我们这几天的早晚餐食材:青椒、土豆、蒜薹、西红柿、豇豆、小葱、包菜、芹菜、馕等等,好丰盛噢!

队员们则忙着整理各自的驮包,最后套上俱乐部发的黄色防水编织袋!

我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含餐的徒步活动,难以想象三位领队将如何解决我们这么大的徒步团队的饮食需求!

开始徒步前,先来张大合影!

为我们服务的马队还没有到达!

据说马队昨天早上才从我们本次徒步的终点处出发,沿着孟克德古道反穿过来,大约需要两天时间才能到达这里!

等了约1个小时,马队还没到,我们也不能再等了。留下“成龙”看驮包,领队“不乖”带着我们启程啦!

本次活动中,三个领队都是全程重装。据了解,这是走8户外探险俱乐部的规定,目的是为了防止马队遇到特殊情况不能按时到达营地时,如遇极端天气,领队的帐篷等装备可防寒保暖,保证队员们的安全。不得不说俱乐部的考虑非常周到细致,只是辛苦了几位领队!


“不乖”是本次活动的总领队,全权负责。整个行程中,他一直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同时,他还是咱们早晚餐的大厨,他说“不会烧饭的领队不是一个好厨子”,嗯嗯,这话没毛病 #128516;!

三个领队,“不乖”将一直在队伍前面带路,掌握整体行进节奏;“小野人”和“成龙”,一个在中间穿插,一个在队伍最后收队。

第一天的徒步里程不算远,只有10公里左右,但这天的路是最险峻难走的,基本都是在碎石子山坡上横切。碎石子路面不仅窄(有的地方仅一只脚宽)、坡度大,而且极不稳定,容易滑坠!

有几段陡峭的路段,左边就是悬崖,让人不敢斜视!

看到我们走的碎石子路边的木桩了吗?

我们现在走的就是已经废弃的老独库公路,这些木桩就是老路的地基。可见独库公路的地质基础是多么恶劣!在这样的地质基础上修筑起来的新的独库公路是多么来之不易!

尽管难走,河谷里不时出现的金黄的苦杨,还有清澈欢快的河水,依然那么赏心悦目!

走了约3个半小时,远远看见一片开阔的河谷,那就是今天的营地,海拔约2035米!

地面平坦,取水方便,营地条件相当好!除了......地面厚厚的尘土!

今天下午的徒步里程数据!路程不算远,累计爬升也不多,但今天这种路况走出这个速度,我自己还是相当满意滴 !

营地旁河水清澈,真真正正的矿泉水噢!

先到的队员陆陆续续开始圈地,只等马队一到就开始扎帐篷!

太阳已下山,天黑下来了,马队仍然没有到达营地,我们开始担心起来。

日落以后,没有了阳光,感觉越来越冷!大家把能穿的衣服都穿上了,仍觉不到温暖,只盼望马队快些到来。

今天走过的很多路段都是险峻陡峭的碎石子横切,我们轻装背着小背包,尚且需要借助双杖才能小心翼翼地通过。每匹马基本都驮着5个队员的驮包,装载后的马匹不仅宽而且高,如何在看不见的情况下安全地通过?我们的心都揪起来了,不仅为我们自己的装备,也为那些辛苦的马儿!

大约晚上9点半,全部马匹才安全到达营地。据说有马摔了下去,有几个驮包也摔了下去。确切的情况也没人去求证,反正我们看到几个驮包外面套的黄色防水编织袋被蹭得不像样子,甚至有的驮包都摔得支离破碎了,里面的装备都漏了出来,那得是怎样的摔倒才会这样啊?不敢想像。只是心疼那些驮包的马儿们,不知它们是如何走过来的!

急急忙忙地找到自己的驮包,急急忙忙地开始扎帐篷。只觉得头灯灯光所照之处,灰尘翻飞,此时的营地一定是尘土飞扬的 #128514;。

领队通知大家吃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半了。晚饭是四菜一汤,在野外还能吃到这么丰盛的晚餐真是满足啊。实践证明:不乖是一个合格的好厨子 #128516; #128077;!

P.S.野外就餐环境展示

9月23日,徒步第二天,天气继续晴好!9点准时吃早餐,10点半准时开例会。

今天的路线还是沿着乌兰萨德克沟继续往奎屯河上游走,方向为西偏南方向 !

路况比昨天略强一些,虽然碎石子路面还是很多,但也有平坦的路可走。

河谷宽阔起来,两边的苦杨、胡杨也渐渐多起来,景色越来越美了!

不乖还给大家科普了一下下:苦杨的树叶很小,又小又圆;而胡杨的树叶大得多。

树上结满不知名的果子,红艳艳的!

在这片河谷遇到几个反穿的驴友擦肩而过。

小野人拿着杯子直接到河里打水喝啦!

这段河水的确清澈纯净,直接从河里取水,烧开后都没什么杂质的,不像走喀拉峻时河水烧开后锅底能沉淀厚厚一层(那时也都不讲究了,浑一些就浑一些吧,只要烧开了吃了不生病就足够啦)!

继续前行,河对岸的两山之间,露出了远处的雪山和冰川。我忍不住停下来,舍不得离去。旁边的小野人就问我是不是特别喜欢冰川?他说:如果喜欢冰川,建议去走走博格达环线。

P.S以上为博格达穿越的部分图片

之前我倒没认真想过这个问题,仔细想来自己果真是特别喜欢冰川的,走过的尼泊尔布恩山小环线、梅里雪山内转、喀拉峻库尔徳宁穿越,不都有极好的雪山冰川景致吗?环博格达也一直是我的梦想,由于环博只能重装,担心自己走不下来,所以我一直没敢尝试。

继续前行,乌兰萨德克湖出现在眼前!

乌兰萨德克湖又叫天湖,湖面海拔约2500米,天湖两边的高山海拔均在3500米以上。

大约十九世纪末,尼勒克境内的依连哈比尔尕山发生强烈地震,导致山体滑坡、碎石滚落,使得乌兰萨德克沟两座山之间狭小的空隙被阻塞,常年积水形成堰塞湖,也即现在的乌兰萨德克湖。

天湖湖水是纯粹的碧蓝!

墨绿的冷杉!金黄的苦杨!还有一丛丛绚烂的红叶!

湖中枯死的苦杨!有没有感受到忧伤........?

不到8小时的时间(包括中途吃午餐和休息的时间),行进了约20公里,还要一路拍照看风景,速度挺快滴!

今天的营地就在天湖湖畔,沿着湖右边的支流前行约300米就到了!

队友航拍的天湖营地,美极啦!

今天开始,我的脚开始出状况了!左脚打了两个水泡,晚上自己简单地处理了一下,厚着脸皮找成龙要了一些创可贴。以往出去徒步自己都会带上创可贴和酒精棉签(可每次都白带,基本上都给别人用了),偏偏这次没带,也偏偏这次脚出了状况。

9月24日,徒步第三天!上午天气继续晴好!

从不同角度感受天湖!

12点准时开例会!出发!

今天的路程是先沿着乌兰萨德克沟继续往西南方向行进一段,然后离开乌兰萨德克沟转往西北方向,下午赶到门克廷达坂脚下的营地。

继续沿着乌兰萨德克沟向上游去!

中途小憩!

领队看大家赖着不想走,索性让大家吃了午餐再走!

今天马队早早地就赶上我们啦!

依然沿着乌兰萨德克沟北岸往前走!

小野人在给有些恐高的熊叔做保护!

整个徒步过程中,基本上熊叔每天都是最后一个到达营地的。他的女友一直不离不弃在他左右,很多危险的路段,她都在危险的那一侧为他做保护,给他支持!

想起熊叔说过的一句话:“我虽然走得很慢,可我一步都没有少走!” 整个团队中,熊叔应是最有勇气的那一个!

世外桃园一般的山谷!无法形容的美!

流连忘返,不忍离去!

从这个山谷开始,景观变化较大,荒凉的不稳定的碎石山渐渐被草原景观取代。

到达这个山谷以后,就要离开乌兰萨德克沟,去往西北方向的门克廷达坂脚下。

这个下坡似乎看起来不怎么危险,实际上非常陡,路面又滑,领队在这里保护大家,直到全部队员安全通过。

植被多起来了!

到营地了!老天爷照顾,到目前为止,天气依然晴好!

传统营地是以这条河为水源的,但今天河水非常浑浊,不乖临时决定继续往前走一段,到河上游的一条支流旁边扎营。今天的营地海拔约2730米!

队友用无人机航拍的今天的营地!

今天的徒步数据!看起来平均速度并不怎么快,那是因为今天沿途的景色最美,途中停留的时间给的比较多。原计划是下午6点到营地的,大多数队员早早地5点就到了营地了,比计划提前了大约1个小时。不得不说,小伙伴们都挺强悍的。

今天依然是左脚出状况,确切地说应该是昨天出的状况还没好,又新增了两个水泡。没什么大不了,坚持就是胜利!这不我今天到营地的时间大约是下午5点15的样子,仍然比领队的计划提前了!

虽然行进速度比前面的伙伴慢一些,好在后面还有好几个小伙伴垫底,我也就能心安理得地一个人在队伍中间自在自在地晃悠!尽管有时前后都见不到人,但知道前面的领队心里有数,如果有岔路一定会等我们,后面还有专门负责收队的领队呢,不怕!

傍晚7点半左右开始,变天了,乌云密布,偶尔来一些零星小雨,不知明天天气如何?天气预报说今天开始会有小雨,山里气候多变,谁知道呢?

大厨不乖!

全程负责烧开水的小野人!

配菜师成龙!

哈哈,不用自己烧水做饭确实省了好多事!

9月25日,徒步第四天,天气多云到阴,偶尔有零星小雨!

早上很早就醒了(睡着了好像不超过3个小时,已经算是不错的睡眠了,想想前两晚基本是一夜无眠),反正也睡不着了,就起来收拾东西吧。最主要的是担心如果下起雨来收拾帐篷会非常麻烦,干脆趁现在不下雨赶紧收拾吧!于是打开头灯,洗脸刷牙,收拾帐篷。等我一切都收拾好了,才7点钟,天依然漆黑一片,只有很少几个帐篷亮着灯,其他小伙伴还在睡觉呢。

不乖要求今天早上8点早餐,9点出发。

现在已经8点50了,队友们好淡定啊,吃完早餐继续收拾。

很幸运,早上天气不错,居然是晴天!

9点准时出发,回望昨天扎营的河谷!

今天的任务是爬升约700米,翻越门克廷达坂,然后下降约1000米,到达门克廷达坂以南的牧民点。

爬升!

爬升!

继续爬升!

最后一个大的爬升,爬上去就是门克廷达坂最高处。

门克廷达坂上近距离欣赏冰川!达坂海拔约3490米!

翻过达坂,开始下降!

下降!

下降!

马队跟上来了!

继续下降!

终于下降到了谷底!

( 本文作者 : 走8户外探险 ) 12下一页
之所以选择孟克德古道穿越,是因为这条线路海拔不是太高,每天徒步里程不是太长,也不需要涉水,线路难度较小,应在我能力范围内;而且9月下旬正是孟克德古道最美的秋季。
领队“不乖”和“成龙”正在整理我们这几天的早晚餐食材:青椒、土豆、蒜薹、西红柿、豇豆、小葱、包菜、芹菜、馕等等,好丰盛噢!     队员们则忙着整理各自的驮包,最后套上俱乐部发的黄色防水编织袋!     我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含餐的徒步活动,难以想象三位领队将如何解决我们这么大的徒步团队的饮食需求!       开始徒步前,先来张大合影!



上一篇:北京俩驴友迷路被困凤凰岭70度峭壁,还赶上京城
下一篇:北京驴友10人队伍其中3人掉队,蓝天救援队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