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拉队长自述:我登珠穆朗玛峰那些日子(上)

2020-09-11 20:40  编辑:木木  来源:

注:本文源自苏拉队长珠峰攀登线上分享会录音整理,文字内容进行了优化,准确地展现了珠峰攀登的全过程,文章较长,阅读还请注意眼部疲劳的预防。

Hello,各位山友大家晚上好,今天非常荣幸能有这么多山友听我的珠峰分享会。我真的没有想到这次分享会的消息发布后,有100多个微信群加入进来,收听分享的山友超过了2万人,我现在是非常紧张。非常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抽出这么多时间来听我的珠峰攀登分享,再次谢谢大家!

▲苏拉王平

我先向大家介绍一下川藏队的基本情况,我们是一支土生土长的,来自四川阿坝州黑水县,由一群藏族兄弟组成的高山向导团队。队伍主要是组织高海拔雪山攀登活动,从5000米到6000米及7000米海拔的雪山,队伍从2003年创建至今一直在专心地做这一件事。

2019年队伍走进了第16年,在16年当中呢,我们带领和帮助上万名山友展开攀登,让他们安全地实现了5000米、6000米、7000米、甚至8000米的梦想。

另外一件让我特别开心的事,就是川藏队一直在安全上不遗余力地投入,虽然我们是开展的高风险的雪山攀登运动,但16年来川藏队做到了安全无事故,没有出过任何问题!能做到这个成绩非常不容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像我们这样常年在高海拔雪山上,组织这样多的人数,开展有极高风险的运动,还要确保安全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而且我自己也非常用心地在组织和管理团队,也很感谢我能有一个很棒的团队,他们有着极高的责任心,细心对待每一件事,是一群淳朴、实干、可靠的藏族兄弟。

▲川藏队高山向导团队

梦开始的地方

作为一个专业组织雪山攀登的团队,这么多年以来,我们和很多山友有着相同的梦想,作为一名登山人,我们梦想着可以去攀登珠穆朗玛峰,并且能成功登顶世界之巅。但在过去的15年间,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去实现这个梦想。

我个人开始登山到现在有17年左右,川藏队成立也16年了,时常期盼有一天能够有机会去攀登珠峰。而我个人的梦想不光是自己能登顶珠穆朗玛峰,还要在同时带领家乡的一帮兄弟一块儿登顶,然后带一群普通山友一起站在珠穆朗玛峰的顶上,我的梦想归纳来说,应该是做一次珠峰队长,因为在川藏队我做了15年的队长,不管是团队的兄弟还是和我们攀登的山友,大家都叫我苏拉队长,如果不去珠峰真的会很遗憾。

攀登珠穆朗玛峰,对我们这样常年工作在雪山上的人来说本身并不会太难,难的是攀登珠峰对我们来说真的太贵了,过去的确没有那么多钱去实现这个梦想,所以我们就一直在努力创造这个机会。

珠穆朗玛是世界最高峰,早在1953年5月29日,人类就完成了首登,希拉里和丹增·夏尔巴,成功从尼泊尔的南坡登顶。时隔七年以后,1960年5月25日,中国国家登山队从我国境内的北坡进行攀登,有三名队员成功登顶。那个时候是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实现这一宏伟目标的,至此以后,珠峰开始每年都有一些队伍和一些国家的团队前往攀登。

▲珠峰航拍图

然后近20年的时间里,珠峰的攀登人数开始越来越多,包括中国这边从北坡攀登珠峰,每年都有大概十几、二十人成功登顶。尼泊尔南坡那边则有很多的团队和登山公司开始出现,为大家提供攀登珠峰的服务、保障和支持,越来越多的普通人都有机会去攀登珠穆朗玛峰。

这些年我也一直在关注珠峰,比如每年的登顶时间,登顶天气,登顶人数,攀登时发生的各种事情,尤其是近几年,每年都有和川藏队攀登过的山友去攀登珠峰,我记得应该是前年吧,我统计了一下,南坡、北坡,当年登顶珠峰的所有人里有18个是川藏队的山友,他们是跟川藏队一块攀登过5000米、6000米、7000米的山峰,可以说是和川藏队一块儿成长起来的,因为那个时候我们的攀登活动只开展到7000米的慕士塔格峰,8000米的高度还没有涉足,很多山友可能也等不了我们,就根据自己的计划去攀登珠峰。

经过了16年的等待,今年我们终于有机会实现梦想了!去年9月川藏队成功组织了首个8000米的攀登活动,走出国门,去尼泊尔开展了世界第八高峰马纳斯鲁峰的攀登活动。去年马纳斯鲁的时候有六名队员参加活动,川藏队派出包括我在内的五名高山向导,队伍全部成功登顶了马纳斯鲁,并收获和积累了宝贵的8000米攀登经验,今年我们决定组织珠穆朗玛峰攀登,希望能在今年圆梦世界之巅,然后就开始招募攀登队员。

我们很幸运,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八名队员加入了川藏队的首次珠穆朗玛峰攀登活动,因为有了他们的报名参与,川藏队才有机会去攀登珠峰,因为如果我们七个人,每人都花这么几十万,说实话,我确实也出不起,没有那么多钱,所以有了队员报名能减轻一些负担。

在国外川藏队的高山向导也需要交很高的费用才能攀登,每个人差不多接近10万块钱的注册费,然后算上用的氧气,在大本营的服务,吃住等等……所有的服务都得一样的付钱。招募的八名队员,可以只派两名领队过去,这样公司是可以赚一些钱,但珠峰攀登对于我们有着特别的意义,所以一共去了七个人,赚钱肯定是不可能的了,公司还在这次的攀登活动上投入了很多钱。

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这个钱我觉得非常值!所以也要特别感谢这八名队员来参加我们的活动。

或许很多人都感到很奇怪和不理解,“川藏队第一次组织珠穆朗玛峰活动,就有八名队员参加,但川藏队没去过珠峰,这些队员是怎么能够信任川藏队?”其实很简单,因为这八名队员都跟着川藏队有过三五年的攀登经历,他们和我们的向导、和我都特别熟悉,都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大家相互了解而且有过很多攀登的配合。

他们跟我们攀登过5000米、6000米、7000米、8000米的山峰。5000米雪山他们攀登过那玛峰、半脊峰,6000米的雪山攀登过雀儿山,然后就是7000米的慕士塔格。想要去攀登8000米山峰,必须要去登一座7000米的雪山,国内只能选择慕士塔格,他们也都登顶过慕士塔格。去年其中四名队员还跟川藏队一起登顶了马纳斯鲁,这支队伍严格来说,并不是在今年才组建的,大家在过去就有非常多的共同攀登,最终八名队员和七名向导组成了川藏队的首支珠峰攀登队,准备开启珠峰攀登的大幕。

▲目标:登顶珠峰!

队伍确定了,接下来就是前期的准备工作,这个至关重要!

队员&川藏队,行前准备OK

从队员来说,他们做了很多准备,刚才我提到了他们攀登经验上的准备,这些经验积累差不多花了三五年的时间,最短的可能是三年左右,长的也就是五年。川藏队设计过一张图片“8848成长记”,队员们都是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所以我们判定大家的攀登经验是没有问题的,除了高海拔的攀登经验,还接受过非常多的专业培训,有的人参加过我们的高山技能的攀冰培训。攀登珠峰前还去双桥沟做珠峰的模拟攀登培训,针对可能遇到的地形,我们都会做冰雪方面的系统培训,所以这八名队员是有资格来参加攀登珠穆朗玛峰活动的。

接下来还需要对他们的身体健康和体能进行评估,队员中的崔姐,训练强度是非常的高,在攀登过程当中,这种训练起到了很大的帮助。最后还有心理上的准备,这也极为重要。

队员做好了准备,川藏队的准备更是关键!

毫不夸张地说,川藏队为这一刻已经准备了15年,从组织活动的能力来说,15年里我们从5000米开始,比如组织四姑娘山大峰、二峰、奥太娜的攀登,后来组织了6000米的山峰比如雀儿山,再过几年就组织了7000米的山峰,在去年组织了8000米山峰活动,队伍的能力慢慢成长起来。如果放在十年前肯定是没有能力去组织攀登珠穆朗玛峰,一路走来积累了很多很多的经验,这些是一方面的准备。

另一方面,我们对珠峰也做了很多详细的功课,收集到的各种信息和数据都是有帮助的,包括南北两条线路的分析,关于珠峰的片子,我100%都看过,包括别人写的游记也好,网上有的信息我都去看。虽然人没去过,但心和思想早就去过很多次,珠峰大概的地形,比方说从南坡尼泊尔方向攀登,第一道难关在哪里?要经过哪些路段等等?其实都在脑海里面,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到了临近攀登前还要做好心理上的准备,其实心理上的准备是比较难的,尤其是作为队长指挥这次攀登,我的压力是最大的,毫不夸张地说,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我都需要做好准备去面对,大家很难体会到这种压力。出发前我们七人专程回到家乡,做了藏族特有的仪式。藏传佛教是我们的信仰,回到家乡和队伍发源的地方,为自己做好心理上的准备,我们去了山上最大的寺庙朝拜祈福,然后举行了煨桑仪式,又搞了一个正式的出征仪式。

▲仪式进行中

我们相信,信仰的力量,可以让你安全回家,所以出发珠峰前,通过这些特有的方法和仪式,可以帮助我们建立强大的心理,过去很多山峰的攀登,我们也有类似的仪式,不过这是最最隆重的一次。

踏上前往珠峰之路

4月8号,队伍一行15人正式从成都出发,前往尼泊尔加德满都。珠穆朗玛峰攀登有两条线路,一个是从中国这一侧的北坡,另外是从尼泊尔方向的南坡,这次选择从尼泊尔南坡攀登,那边各方面条件比较好,也比较方便。

从成都起飞,平安到达加德满都。当时很多其他的队伍遇到天气问题,第三天才飞抵加德满都,我们很幸运,当天就顺利降落。第二天队员们就在加德满都休整一天,可以去游玩或购物。因为加德满都有好多人文的东西,也是个佛教圣地,还是个登山大国,有来自各个国家的游客,驴友,登山队员,很多很多人聚集在了这里。让这个城市很有意思,队员们在城里游玩了一天,我们就去办理相关手续,去到旅游部门办理登山许可。

▲迷人的加德满都

结束在加德满都的一天休整后,就开始进山了,去珠峰的线路是尼泊尔最经典的一条徒步线路“EBC”,就是从卢卡拉徒步到珠峰大本营,这是一个非常棒的徒步线路,从加德满都前往卢卡拉有两个选择,可以坐飞机(固定翼的小飞机),也可以坐直升机。

说到飞行,说实话,在尼泊尔,不管是坐小飞机还是直升机,都是需要勇气和运气的,每年都会发生飞行事故,让坐飞机也成了一种探险。队伍评估了一下两种方式,还是选择了坐直升机。

只需要大概40分钟左右,直升机就顺利到达了卢卡拉,卢卡拉机场是全世界最危险的机场之一,那个跑道大概500米左右,它就建在悬崖边上,飞机起降都是靠跑道的坡度,降落的时候,飞机就靠上坡阻力停下来,起飞的时候靠下坡的加速,飞出悬崖后直接起飞。好多队员都说:“呀,这个机场好危险!”结果真没想到我们离开卢卡拉往山里走之后,机场就出事故了,一个小飞机在起飞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直接就冲向旁边的直升机停机坪,直接撞到直升机和人群,直升机撞坏了,人员也有死伤。

▲危险跑道
▲机场事故

告别了卢卡拉就开始徒步,用了七天时间到达大本营,这条徒步线路非常有意思,沿途景色特别漂亮,刚好这个季节有桃花和各种颜色的杜鹃花,沿途可以感受到很多人文的不同,而我们又是藏族人,尼泊尔的文化里也有很多藏族文化的内容在其中,让人感到亲切和熟悉。

川藏队的整个团队都是由藏族组成,我们有自己的信仰,也将这种习惯传染给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山友,大家一定要懂得并尊重当地的信仰和文化,所以他们跟着我们一样,在路上所有见到的转经筒我们都要去转,只要见到的白塔,我们也会去转塔。尤其是只要路过寺庙,大家一定要去朝拜,路上经过一个很大的寺庙,队伍还专门用了半天时间去朝拜,大家都是发自内心的用心在祈福。

徒步去大本营,主要的原因是让大家慢慢适应逐渐升高的海拔,在这七天里,每天的上升高度和徒步的距离都不是太大,大概就是四、五个小时左右路程,比较轻松。晚间都有客栈可以住。条件也是很舒服的。虽然说尼泊尔没有公路,所有的交通运输都要靠直升机和小飞机,要么就是人背牛驮,但是每到一个客栈以后,条件都算是不错的,设施一般,不过都很干净。

客栈有独立的餐厅,房间分为双人间和单人间,还有舒适的床和被子。餐厅供应主要是西餐,要吃什么都可以点,你要各种各样的西餐都能满足。这几天的徒步其实也是很腐败的,但同时我们的身体也在慢慢适应海拔和每日运动量,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攀登前热身。

▲舒适的客栈环境

中途会路过几个小镇,南池算是比较大的,然后是丁波切、罗波切,反正每个后面都带一个“切”,后来我问了一下,“切”的意思类似于山神的脚印,算是佛的脚印吧,佛从这个山跨到那个山,每一个脚印就是我们晚上住的一个点,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除了浓郁的宗教文化,人文等,路上也会看到很多美景,随着海拔的上升,身边的原始森林和杜鹃林,也会慢慢变低减少,最后几天就变成灌木林,再变成草皮,快到大本营就什么也没有了。一路上还会经过很多的铁锁桥,尼泊尔的地形特别复杂,而且没有公路,很多都是那种山沟、峡谷,比如这座山和那座山之间有个很深的峡谷。没有办法修路的话,就只能用这种铁索桥去横跨,来往的人、驮工、毛驴、牦牛,都可以从这个桥上过,很结实,其实根本不用担心,它是非常安全的。桥上和桥周围都装饰了很多经幡,是这条路上一道与众不同的美景,我记得有一座桥离谷底特别高,估计可能有上百米高,走在上面还是挺有意思的。

▲徒步EBC

快到大本营的时候,应该是最后一个休息站点吧,我们会路过一片陵园,这里是全世界各国登山的人在喜马拉雅山脉遇难后(不光是珠峰),他们的朋友或家人为其在那里修建的用于纪念的陵塔。

我们都有去那个地方祭拜,当然里面有我特别熟悉的人,他们有一个大的陵塔(里面是九个中国人),这当中有六个人是我非常熟悉的,包括老杨(杨春风)、饶剑锋,还有在大吉岭出事的那几个跟我一起登过山的朋友。到了这里,看到那么多陵塔,其实心里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老杨特别喜欢抽烟,所以我也点了一根烟,然后放在那儿,心里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和难受……

恢弘大本营

第七天我们就到达了珠峰南坡的登山大本营(BC),远远就能看到大本营,但实际距离进入大本营还要走很远。这就像是个国际登山村,规模超大,就像一个城市一样,只能用无人机从天空才能拍下全景。这个规模可能除了珠峰,没有哪座山峰能有如此的吸引力和号召力了。

▲俯瞰大本营

整个大本营超大,有很多公司,估计至少得有30至40家登山公司,尼泊尔是个登山大国,登山公司会互相竞争,服务更好的公司就会受到青睐,如果你做不好肯定会被淘汰的,所以我觉得这是挺好的一种氛围。

每支登山队伍都有自己独立的营地,独立的会议室,独立的厨房,还有其他大本营设施,整个大本营看起来就特别特别震撼,特别特别大,没有来到现场,很难感受到这个规模给你带来的感受,也不敢想象全世界有多少人来进行攀登。我的天呐,这可是珠峰啊!这是世界最高峰,光是这个营地都有这么庞大,登山的人和工作人员加起来,不敢想象是有多少人,这里就是一个国际登山村。

而这么多人当中,今年尼泊尔发许可证的攀登队员大概有380人左右,其中有60多个中国人,当时中国攀登队员的人数是排到第二的,印度排第一,还有其他国家的独立队伍,也有一些国际队,国际队是由不同国家的(人)拼成一个队伍。

中国过来了大概四、五个队伍,我都没想到有这么多中国人开始登珠峰了,因为北坡这边还有12个中国人,两边加起来差不多有80人了,咱们中国的登山运动发展得好快好快。

珠峰大本营除了大,硬件条件也很不错,但这里的海拔有5300多米,气候还是比较恶劣的。大本营就在昆布冰川的上面,晚上睡觉的时候时不时都会赶到震动一下,都会有很大响声,因为它是移动着的冰川,一些移动或者是冰裂缝了都会有响声和震动,听到自己的帐篷下面发出“咚”这样一声响还带有震动,刚开始感觉很可怕,不过呆上几天后也就习惯了。

因为在大本营待的时间会很长,每个人都有一个大的单人帐,是一个独立的私人空间,这样子大家会很方便,其他条件不用说,都是非常好,专职的厨师每天都供应至少四、五个炒菜,然后吃完饭都有水果,还有甜品,晚上还能享受泡脚放松,这里的生活还是有点腐败的。

不光是我们的合作公司提供这样的服务,整个尼泊尔的服务体系应该就是这样子,大家相互比较,竞争很强烈,如果做的不好,明年就有可能没有生意了,我觉得有竞争才是最好的。在四川,有很多小公司和新公司开始跟我们学习,跟川藏队做同样的山峰攀登活动,其实我们也是支持的,我觉得挺好的,大家相互有这样的竞争关系的话,我们才能做得更好。

在大本营队伍要做的就是适应,在这个地方要适应海拔有两天时间。第一天大家什么也没做,就在大本营休息,第二天,因为大家都适应得挺好,有了之前的徒步适应和逐步上升海拔,队员们的身体状况在大本营几乎没有什么异样感觉,所以我就说第二天咱们还是先把训练完成,我们把所有的队员都带到大本营旁边的冰川上面,要让大家的身体再活动一下,技术和经验都有,这个海拔再复习和熟练一下。

攀登珠峰要用到的技术队员们都学过和用过,而且不止一次。主要是沿路线绳上升和下降的技术,比如上升时,上升器和快挂间的配合,先将快挂过渡到保护点后面的路绳,再将上升器拆下安装到后面的路绳上,这个在过保护站和保护点的时候非常重要。下降的话,一般就是几个技术,一个是抓结下降技术,另一个是八字环下降技术,需要熟练地操作抓结和下降器材。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攀登技术就是走梯子,攀登珠峰需要穿越冰川裂缝或攀上巨大的冰墙,只能靠铝合金梯子来过渡,这种梯子我们以前在双桥沟模拟过如何去走和攀登,但是实际是什么样的梯子,来到这个地方,我们找来一把梯子,正好在一个裂缝上面架好。队员们就可以反复练习如何安全地通过。

▲练习通过梯子穿越冰川裂缝

不然到时候你不小心掉下梯子的话就很麻烦了,你真的会掉到裂缝里面去,虽然身上栓有保护绳,不会一直掉到裂缝的底,但人挂在那样的地方,救援的难度很大,所以如何在梯子上让自己的平衡保持好就需要练习。通过昆布冰川需要过太多这样的梯子了,而且又跟我们一般的正常使用梯子不一样,架设的坡度可能有50度、60度甚至90度,还有把两把或者三把梯子拼起来横跨的大裂缝,走在上面会上下左右地晃动,真的是非常的恐怖和危险。

开启拉练之路

在完成了攀登训练以后,队伍就准备开始第一次的拉练。
攀登珠峰前,需要进行两次拉练,第一次拉练一般是攀登到接近6000米的海拔。拉练的目的主要是让我们的身体适应海拔和攀登的运动,同时让队伍间的合作接受考验,因为现在我们只适应了5300米的大本营海拔,应该去适应6000米左右的海拔了。常规的第一次拉练,需要攀登到一号营地,那里的海拔有6000米,但是从南坡攀登珠峰第一个难关,就是穿越昆布冰川,才能到达C1营地,后面的拉练和攀登也要几次穿越这个危险区,考虑到风险的问题,队伍决定第一次拉练不去C1,减少暴露在危险地带的次数,选择一座6000米的雪山来进行拉练。

尼泊尔不愧是登山之国,就在大本营附近我们找到了合适的目标,6000多米的雪山“罗布切”。他就在我们徒步进入大本营的最后一站旁,队伍从大本营出发去到罗布切的大本营,第二天就登顶了这座山。罗布切山也是6000米的技术性雪山,它在各方面技术上有不小难度,风险上也不小,攀登过程也有很多美景,以前我只是看过图片和一些资料,实际攀登比我想象当中的难度要大一点儿。

▲去往罗布切进行拉练

拉练的第一个目的是让大家的身体能够适应6000米的海拔,第二个很关键的是对团队的一次考验,八名攀登队员虽然都登过8000米或者7000米,但是这个时候还要考验他们一次,必须要了解他们目前的身体状况,有没有能力去攀登珠峰,如果这个山都登不了顶的话,那就不要再去攀登珠峰,不然的话,很危险。

还有一个目的,这八名队员配备了八名夏尔巴,一对一的给他们做保障和服务,所以他们还需要跟自己的夏尔巴向导配合,很多队员以前只是听说过夏尔巴,以为夏尔巴就是高山向导,其实夏尔巴算是一个地区的种族,是藏族的一个分支,也算是藏族人。因为他们在喜马拉雅地区海拔最高的地方居住,而主要的收入来源和工作就是做当地的背夫和向导。夏尔巴从事高山向导的人太多了,所以大家都以为夏尔巴就等于是高山向导一样,其实并不是这样,起码“夏尔巴”三个字绝对不能和“高山向导”划等号。

夏尔巴这个族群很大,各类人都有,所以说还是去考验一下比较稳妥,这些和队员一起合作攀登的夏尔巴到底怎么样,跟队员配合得是否默契。拉练时大家都成功登顶,也安全返回了大本营。

经过这次拉练,我们肯定了队员体能方面都没有问题,但是队员跟夏尔巴的配合和默契度让我特别担心,所以下山以后我要求换掉了两个夏尔巴,我觉得这两个夏尔巴可能不太适合,团队里也有队员主动提出了这个问题。

为什么呢?很多夏尔巴的确都登顶过珠穆朗玛峰,甚至有人两次,三次登顶珠峰,在他们的群体里这并不是一个罕见的成绩。但是在过去他们更多的是服务于西方国家的队员比较多,服务中国的队员经验少一些,因为中西方登山运动的发展方式和路线都不同,让攀登者呈现出的水平能力也有不同,我们的要求会比较高,西方的老外有很多年的攀登经验,他们在高海拔或者这种户外活动里,表现出的自身动手能力比中国人要强很多。我发现在山上确实有很多关于配合的问题,所以最后决定要更换夏尔巴,确保队员和他们的合作能尽量的默契,以确保攀登的顺利和安全。

▲队员们进行攀登训练

我在大本营,对调整后组织起来的八名夏尔巴向导,做了系统的培训、是按照川藏队的服务要求培训的。

我告诉他们:

要怎么去照顾队员,无论上山还是下山,比如你应该在队员身边大概多远的地方,你不能离开队员有多远,你在山上需要帮队员做什么事情,尤其是上山的时候,你是应该在队员前面呢,还是在你的队员后面。队员需要你的时候你怎么样能够第一时间帮到他,下山的时候你应该是在前面,还是在后面,在坡度陡的情况下又该如何去帮助队员……

同时也非常严肃地给他们讲了攀登罗布切的时候,我发现他们做得不到位的地方,尤其是我当时提出的强制要求,“在攀登珠峰的时候,只要超过7000米以后,队员过保护站一定要由夏尔巴向导去帮忙”,因为超过7000米气温就非常低了,尤其是冲顶当天,我们要过那么多保护站,推上升器是没问题的,但是过保护站的时候,因为羽绒手套太大操作不便,所以为了过保护站、过快挂、过上升器,需要脱掉羽绒手套。戴薄的手套操作器材,次数多了以后在那个海拔在那种零下40度、50度的环境下,手指就很容易冻伤。

队员们都是从大城市来的,生活环境的不同,可能让他们的手脚在承受低温上还是有不同,同样在这个温度的情况下,有可能他们会先冻伤,所以我就要求夏尔巴向导在冲顶的过程当中,去帮忙做这么一件事情,最终冲顶并返回后,我们整个团队里没人冻伤,轻微冻伤的也没有。

第一次拉练结束后,队伍在大本营也会休整一两天,然后再开始第二次拉练,第二次拉练就比较有意思,因为第二次拉练出发第一天就要经历第一道难关,这道难关就是要穿越昆布冰川,又被大家称为“恐怖冰川”,到现在为止可能有上百人在这个地方出过事,记得是2014年,我陪两个朋友去珠峰大本营,到达大本营的时候刚好就遇到冰崩,就是侧面的冰掉下来很大一块,那不得了啊,当时就砸死了17个夏尔巴。

▲昆布冰川的恐怖裂缝

而且昆布冰川是一个移动性的冰川,它是随时都在移动,只能选择温度最低的时候去通过,可能相对来说是比较安全的,因为冰在温度太高的时候它是最容易掉的,但是也不绝对,温度太低的时候,冰也会冻爆,也不安全,相对来说在凌晨两点钟出发是比较安全的。大部分队伍都会是在凌晨两点左右从大本营出发。

走上了昆布冰川,就像走到迷宫里面一样,转来转去的,其实刚开始还没上的时候,是有点害怕,有点紧张,但是当走进这个迷宫里面后,害怕也没用,再后来也就麻木了……但是那天队员们都反应,他们说:“哇噻,今天夏尔巴完全不一样了,跟第一次拉练完全是两个人一样。”所以沟通和交流是非常重要的,可能大家的攀登方式有很大的区别,不做好前期的交流沟通,就会在后续攀登中需要紧密配合的时候出现问题。

昆布冰川的路线,包括我们上山和下山的很多不同路线,随时都在改变。有可能前面的队伍走过不久冰就掉下来了,或者是晚上塌掉的,等下山的时候就发现这个路变了,这也全靠昆布冰川有一个修路队,大家称他们为“冰川医生”,他们有人每天都会在这个地方巡逻,一看这个地方不能过了,就会重新寻找到另外一条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的道路。其实他们修路队也是非常非常辛苦,而且对珠峰攀登至关重要。

在通过这些冰川的时候,在我们的附近,时不时都会听到冰川倒塌的声音,这让人很紧张。作为攀登队长,我是收尾的,队员们走得快就挺好的,有几个队员五个小时就上去了,但是有的队员稍微走得慢的可能需要七个小时,或者更长一点。待在这里的时间长了,风险也是成倍的增长。在昆布冰川里多待一个小时就多一个小时的风险,多待一分钟就是一分钟的风险,有的时候我也没有办法,队员已经尽力了,只能走这么快的话也没办法,还好是没有什么危险出现,我们第二次拉练并没有出现有堵车的情况,如果堵车就比较麻烦了,昆布冰川也是会有堵车可能的。

因为线路就这么一条,梯子也需要一个一个过,需要过太多这种梯子,向上爬的梯子也很多,但是我最怕是什么呢?因为我看过很多的纪录片,很多的资料,最担心、难度最高的还是长距离横跨的那种,三把梯子拼一起的那种。因为一把梯子的长度大概是三米左右,如果需要三个梯子接在一起才能过去,其实这个跨度已经很大,风险也是很大的,我以前看过一个老外刚好经过三把梯子横跨的时候不小心就掉下去了,用了好多人才把他救上来,但是今年我们非常幸运,横跨的要么一个梯子,最多两个梯子。没有遇到用三把梯子拼接去跨越的情况,但有一把向上攀爬的梯子是直直的,大概是90°垂直的,那个是很多把梯子接在一起的,高度很高,我不知道确切的高度,可能至少有10米左右吧,反正超过了三把梯子,那是遇到的最高的一个梯子。还好往上爬是没问题的,人都有这个本能,你自己可能没学习过,也能爬上去。横跨梯子的难度就在中间都是空的,你的脚穿着厚重的高山靴和冰爪刚好要踩到梯子中间的地方,万一没踩好,一滑,整个身体就失去平衡,可能就会摔倒。

▲队伍横跨梯子

在梯子上摔倒,几乎没有办法再站起来了,接着可能就会掉下梯子,提前去练习过梯子就非常重要,队伍里登过马纳斯鲁的人,在那里已经接受过培训,但是有几名队员没有学过这个,还好我们在双桥沟模拟培训过,又在大本营也模拟了一下,大家都顺利地通过了这些比较危险的路段。

后来回想起来,穿越和攀登昆布冰川,也很有意思的,队伍面对的风险确实挺大,但作为队长,听到对讲机传来报告,“队长,我已经安全上到C1了”,哎呀,我知道一名队员安全通过了,安全一个算一个,也算是悬在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了。我又就跟他们说,“大家尽量不要在一起走,全部在一起走的话,一个冰掉下来大家都危险,分开走一点,有危险也是一个人或者两个人危险”,面对昆布冰川,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这一天的攀登,我们顺利到达C1,通过了昆布冰川,上到上面那个台阶以后,C1就非常安全了,它就建在冰川的台阶上面,特别开阔,当然也因为开阔风非常大。

C1的海拔在6000米,到了营地以后其实条件还是算不错的,我们都想不到,这里也有很多提供服务的帐篷,也有专职厨师,能在这个海拔提供这样的服务,也真的是非常不容易。

▲在C1营地休整

队员们状态都非常好,也没有出现有严重高反的,在C1住了一晚,第二天继续出发前往二号营地,因为第二次拉练的任务,是要上到接近7000米的海拔去适应。

C1到C2这段路程在我认为是相对比较安全的,我的压力会小一点儿,因为C1到C2都是非常缓的,只需要过几个大的裂缝,当然了,我们一定要沿着这个绳子走,必须要挂上保护,因为它会有很多的暗裂缝,所以说也不能认为这个地方最安全,就不使用保护措施随意地走,除非你是跟几个伙伴一块儿结组,那样会相对安全一点。如果有路绳,最好还是挂上保护,这样是最稳妥的,不然随时都可能有危险。那天我们大概也走了五个小时左右,不到六个小时,最慢的人可能六个小时左右,很顺利地就到达了C2。

哦对了,我还想到,C1到C2之间路过最大的一个裂缝和冰壁。去年攀登到这里时,因为这个冰壁很高,裂缝很大,需要先过梯子,然后再爬梯子上去,非常陡,但是今年它变化很大,就没有那么难,但还是要用到上升器,冰镐,冰爪,队员们要爬上这个冰壁还是挺辛苦的,这算是一路上最大的难关吧。

C2营地的条件搞得更好,有大一点的球形帐,还有餐厅。因为从C1上来,过了两个大的裂缝以后,就是平平的,跟走慕士塔格差不多,大概有五公里六公里的样子,比较平坦的道路,走着走着就能看到C2,但是一直走不到,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望山跑死马,感觉很近,但实际距离很远,队员们又走了很长时间才到达C2。

C2就在珠峰主峰的下方,它的正后面是一座石头山,左边那一座就是珠穆朗玛峰的顶峰,中间那座就是洛子峰,在这里都能看得到。

▲抵达C2营地

攀登珠峰的营地相对来说是比较安全的,我们用到的营地是特别安全,但是有部分队伍的营地是靠近左边,离珠峰山体特别近,我也不太知道为什么这样分布,可能是因为旁边有好多冰川,还有岩壁线路,看着还是特别让人担心,万一山体上有冰块或者是石头掉下来……

但夏尔巴们说那个地方安全,营地离山体都还特别远,没有问题。

在C2拍照有很多漂亮的景色,营地周围有冰川,在营地左右注意看的话,能够真正感受到珠峰的震撼。除此C2还有很多的好处,在尼泊尔救援是比较方便的,直升机可以降落C2,最高可以飞到C3,但是C3就不能降落,只能放绳子下来吊运,这也是我们选择在尼泊尔攀登的原因之一。

接下来队伍在C2就休整了一天,紧接着就计划前往C3拉练,并在到达C3当天又撤回C2。因为C2往后走的话,要路过我们随后要面对的第二道大难关,去C3来回都要经过的洛子壁。

洛子壁攀登非常危险也很艰难,拉练当天,队伍上山拉练到了洛子壁的下面,海拔接近到了7000米,但考虑到洛子壁上当时已经有人在攀爬,而我们后面还有人跟着上来拉练,如果我们也攀上去一段儿,不到达C3就中途下撤,后面上来的人就会被我们的下撤堵住,为了避免给人家造成堵车,我决定队伍拉练差不多到这个位置就可以了,就没有上到洛子壁更高的地方,当天就返回C2。

第二次拉练完之后,我们的队伍返回大本营,接着一两天,其他队伍也结束二拉都回到了大本营。

这会大本营又热闹起来了,大概有30几个队伍在等待窗口,就是冲顶的窗口期,可今年特别麻烦的是,喜马拉雅的气候不太好。当时看过天气预报以后,我们都吓一跳,能查到的天气都是坏天气,因为孟加拉湾形成了一个气旋,当时判断气旋将途径喜马拉雅山脉,整个喜马拉雅山脉的气候就被打乱了,跟往年不一样了,风速很高,在大本营都能听得到很大的风声,看这个云的速度也感觉得到,山上的风是特别特别大。

当时很多人都在议论,“哎呀,这个窗口期至少是十几天以后去了。”大家都不想在大本营呆十几二十天。所以很多队伍的队员都离开大本营,有的回加德满都去休整,有的回南池去休整,甚至有的人去博卡拉,还有的人选择回国回家了,说十几天以后再来。

当时我们的团队都在大本营,后来我说,“要么我们也住在大本营吧,今年这个天气特别奇怪,万一中途有一个小窗口可以上去的话就是比较好的机会。”当时我也担心,因为这个天气问题,后面的窗口期可能会很短,这样的话对我们和整个攀登来说都会比较危险。

队伍在大本营就这样等了11天,在5300米的地方我们熬了11天,因为每天起来都是在这么大的帐篷里,在餐厅里活动,没多少事可做,就是等。每天都这样循环,虽然食物什么的都有,条件都还算比较可以,但是毕竟环境比较恶劣,大家的心情和心理方面还是有些压力。

而且在这个海拔,人的身体吸收就很差了,每天都在吃东西,但是体重还是在减轻,不光是脂肪,连肌肉也在萎缩。登山,不光是登山的时候会瘦,在大本营待的时间太长了,其实也会瘦。队员们在大本营整整等了10多天,也是不容易的,但在这个期间,我发现一个小窗口来了……

(未完待续)

下期预告

苏拉队长发现了一个天气窗口,但时间很短,风险很大。他是如何分析、判断和做出决定,带领团队成为2019年首支登顶珠峰的队伍?这其中又有什么秘密和精彩故事?敬请关注。


苏拉队长确实是一个实干而有情怀的领队!希望跟着川藏队继续完成剩下的山峰。

发表于:2020-9-10 11:26



上一篇:纪念我们的红宝石婚_户外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