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三姑娘将我拥入怀中_户外

2020-09-11 20:41  编辑:木木  来源:

我的新年愿望

曾经,在2018年伊始许下一个小愿望---一定要在本命年拥有人生第一座5000米级雪山。
最初把目光聚焦在 黑水奥太娜,甚至都做好了详细的攻略,浪漫地想象着在奥太娜之巅迎接2018的第一缕曙光。
燃鹅,最后因无人附和只好黯然放弃。
4月中旬,做好攻略约了人准备向 四姑娘山 二峰发起挑战。
结果,这次是天不遂人愿,从日隆镇出发都是晴空万里,当夜在二峰大本营却迎来此生最大一场雪。第二天冲顶到4700米的地方因积雪太深被迫放弃,5000米的雪山又与我失之交臂。
终于,在青海湖长线回来之后又得到好消息, 泸州飞马户外群的盆友悄悄告诉我:“ 成都野人部落的老6组织登三峰!”
听闻此言真是喜从天降,赶紧要了老6的微信号,偷偷向他诉说我急迫的心情。老6询问我的个人情况后,爽快地同意了我的加入。
于是,交钱后坐等出发之日的到来。等待期间又将此消息告诉掌中宝,最终他也顺利搭上末班车。
这张照片是去年前往党岭途中路过猫鼻梁时所拍。极好的天气,四姑娘山四座山峰清晰可见,正好翻出来作为示意图。
登四姑娘山大峰、二峰是从海子沟进去到各自的大本营,登三峰和幺妹峰则是从长坪沟进去后到各自的大本营。
幺妹峰的海拔和攀登难度非我等所能幻想,只能远远地仰视着“蜀山皇后”的风采。
此次我们要登的就是三峰,图中红色线条是大概的攀登路线,三峰冲顶的最后200米非常陡峭,因此需要借助技术装备才能完成冲顶。
至于四月份冲顶失利的二峰,计划着在今年11月份彩林盛开之时再次前往挑战。有兴趣的亲,到时候一起去大、二峰连登,顺带赏海子沟、花海子秋景。约么!
盼望着、盼望着......
出发的日子终于来临,如约在 成都 海椒市街东方 新城 “野人部落”的堂口与此行的友友们会合。
上车出发,前往第二集合点茶店子客运站接另外一批同行的友友。在这里出了点小状况,从乐山来的一位朋友由于堵车没能按时到达集合点,结果大家又等待了30多分钟。
不喜欢成都的喧嚣和繁华,大都市最大的缺点就是出行太不方便。包车师傅载着我们左冲右突,好不容易才冲出大成都驶上成灌高速。
13点从海椒市街出发,15点30分才到都汶高速紫坪铺水库庙子坪大桥。自驾从桥上走过很多次,都没机会欣赏紫坪铺水库的景色,这次作为悠闲的乘客终于可以尽情地赏景、拍照。
车过耿达、卧龙,恰逢周未进来避暑的人很多,稍微有些姿色的地方都是车流人海,随便在路边地里撒上几把花籽就可以坐等数钱,比栽种玉米土豆划算多了。
途中遇着一场单车事故,这辆白色轿车很诡异把自己弄成这样:车子 打横 、车头爆裂、气囊弹出、连雨刮器都竖了起来。
车尾一女人抱着哭泣的孩子不停在安慰,车左侧一男子打开后车门在向里探询着什么,另一侧一中年妇人脸上流着鲜血在痛苦的呻吟。大家猜测着应该是高速过弯时方向打的太急,把自己给撞上路边的护栏了,他真的应该感谢护栏,否则肯定是冲入路边湍急的河流中。
周未同家人高高兴兴自驾出游,这安全问题可得小心,一旦出事令人老揪心老揪心。这不,这家子一下就从快乐的巅峰坠入痛苦的深渊。
车过巴郎山,一如既往地山下大雾山上云海。
近两年也过了四五次巴郎山,印象中无论是什么时候经过都是雾与云海,难道这巴郎山就没有晴空万里的时候么。
6点过终于在霏霏小雨中翻过巴郎山,一路下山10多分钟就可以到 达日 隆镇,望着窗外淅沥沥的小雨想着明天的登山,心中不由的暗暗发紧。

四姑娘山之夜

6点半终于到达今天下榻的客栈,位于四姑娘山镇(日隆镇)的山友之家。
客栈用餐的大厅里,四周墙上、天花板上密密麻麻、重重叠叠贴满了全国各地的户外俱乐部队旗,看队旗上的内容又以来攀登一、二、三峰的队伍居多。
安顿完毕开始用餐,晚餐的菜品还算丰富,味道也还不错,其中的两道菜给人的印象尤为深刻:一道是土豆烧牛肉、另外一道是炒鸡杂。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用这两道菜的汤汁拌饭太好吃,我平时晚餐只吃一碗饭,结果拌着汤汁干了三大碗。
晚饭后,老6开始讲明天登山的注意事项,然后就是发放登山技术装备,讲解技术装备的组成、各部件的作用和大概的使用方法。
第一次和老6打交道,但是可以看出他虽然年龄不大但户外经经验丰富,组织能力也很强,关键还特别有耐心,面对第一次接触技术装备的友友们叽叽喳喳的发问,他总能不急不燥逐一作答。
年青人,赞你一个!!
用过晚餐散了晚会,挺着溜圆的肚子逛逛四姑娘山镇的夜景。
果然是旅游的高峰季节,但见街上是灯火辉煌、人来人往,所有的店铺内都是灯火通明。街边的烧烤摊上鸡、兔、羊被通红的炭红烤的滋滋冒油,阵阵肉香从四面八方向你扑来,一丝一丝地钻入鼻中,刺激着你的每一个味蕾,真的令人欲罢不能。若不是老6一再叮嘱大家晚上不要喝酒的话,真想坐下来就着这美味整上二两小酒酒。
晚上入睡时窗外又下起雨来,起初还只是滴滴嗒嗒,到后来越来越大下令人揪心,大家纷纷在微信群里担忧起来,老6却不断安慰大家:这里的雨,明早就停了。

向着大本营--前进

第二天一觉醒来果然天已放晴,用过早餐乘车前往长坪沟游客中心。
除了我们几个重装的外,其余的伙伴都将背包交给马帮驮上大本营,每个包往返收费150大洋。其实我们的包也不算太重,因为大本营不但有帐篷而且还包今天晚餐和明天早餐,所以每人需要带的就只有睡袋、防潮垫、防寒衣物和途中的饮用水、路餐等,重量也不过30来斤,比平时的重装轻了好多。
果然是旅游旺季,长坪沟游客中心外的广场上,购买了门票等待乘座景区观光车的人排起了一字长蛇阵。
按照规矩,我们户外登山的队伍都必须到户外活动管理中心办理相关手续,签订一份免责协议后方能购票进入景区。
领队老6和登山协作在里面办理相关手续,我们在外面先合影留印记。
泸州五人小分队:漫游、乞丐、泊岸、倦飞鸟、掌中宝,分别来自丐帮群和飞马户外群。
此次活动主办方为成都野人部落,与他们都是第一次出游,基本上都叫不出名字。
办完手续合完影,背上包包加入到排队乘车的行列。
20大洋的景区观光车费将我们送到长坪沟口,三峰、幺妹峰、长穿毕都是从这里开始徒步出发。
长坪沟口的斯古拉寺,大家都唤作“喇嘛寺”。
在寺前老6再次召集大家集合,向大家交待徒步路线及注意事项,然后在这里照个全家福正式开启三峰攀登之旅。加上领队老6队伍共17人,其中妹纸有5人,特别佩服队伍中的5位妹纸,看似弱弱的身板内竟然蕴藏着洪荒之力,在接下来的行程中一点也不输于队伍中的其他男淫们。
夏季清晨的长坪沟,放眼望去满目青翠,山谷林间缭绕的晨烟腾腾向上升去,给人一种如入仙境的幻觉。清新的空气夹杂着丝丝树木野草的芬芳直接就沁入你的心脾,然后在这一呼一吸之间仿佛将体内所有秽气都置换干净了。
大家信步在林间栈道正走的起劲,老6从后面追上来:走错了、走错了,前面的桥被水冲毁了,回头先过河罢。
大家赶紧停下脚步清点人数,发现回锅肉和另外一名队友太过于兴奋早已绝尘而去,于是我们在此列队等候,老6独自小跑着去追他俩回来。
队伍重新聚集再次确认没拉下一个人后,告别平整的木质栈道,走马道过河开始爬山去大本营。
雨季沟内小溪的水量比平时大了很多,不过河水依旧是清澈见底,长坪沟的夏季漫山遍野除了绿色还是绿色,比起秋天来颜色单调了好多。说实话这样的景色在川内不足为奇,个人觉得若只是在沟内逛逛还是秋天来好些。
过桥左转行约10分钟便到达骑马点,选择骑马到大本营就在此上马,从这里到大本营约6公里山路,海拔提升约1000米,骑马单程费用350元。
骑马的、轻装的、重装的、协作、马队都在此聚集后,各自选择自己的方式走上泥泞的山路,开始艰难的登山之旅。
太阳还躲藏在厚厚的云层后不肯露脸,山间依旧是云雾缭绕,喇嘛寺的金色屋顶掩映在青翠的林木中,随着海拔的提升行走变的有些吃力起来。
只有骑马的两位大侠才是如此的悠闲,连牛人冉胜都只能对他们侧目而过。
说起牛人冉胜,确实是队伍中大神级的人物,看他这身打扮,从清早出来就短衣短裤,他曾经在参加四姑娘越野跑时用飞奔的方式完成了我们今天要走的路程。
海拔不断提升道路也更加崎岖泥宁,肩上的背包越来越沉重,骑马的自不必说早已绝尘而去,大部分人都走到了前面,只有我和俩妹纸以及要照顾妹纸的牛人冉胜远远地掉在了队伍后面。 幸好沿途还有美景可以欣赏,时间尚早也不用着急,一个人按自己的节奏驮着背包如牛般喘息着慢慢向上,实在感觉累了停下来取出相机拍几张照片,同时也就休息了。
这里标注的是五号休息点,旁边的牌子上写着:前行半小时的休息点,有刀削面可以订餐,还附有订餐的电话。想来这是专为环四姑娘山所设的休息点吧,若是去三峰大本营谁会在此吃刀削面呢。
这就是前面路牌上所言可以订餐的休息点,一座紧锁着的小石屋。老6说到这里就有一半了,时间已经是12点过,大家便在此休息路餐。
走到这里的时候,天空中又开始下起雨来,这不大不小时停时下的雨最是烦人,不穿雨衣吧淋的有些难受,穿上雨衣吧雨停了裹在身上不透气又热的难受。
走到这里的时候感觉好累好累,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雨水将浑身都弄的湿漉漉的,喘息着放下肩上沉重的背包,小雨中也没处可避,胡乱找些食物便塞进肚子,然后再灌下半瓶早上出发时冲泡的咖啡,稍微缓过神来之后向导又催促着继续出发前行了。
过了小石屋随着海拔的上升高大的林木不见了踪影,山坡上除去贴地生长的野草外就是低矮的灌木丛,完全暴露出来的山路因此也愈发湿滑。
喘息着回望沟口方向,居然可以见到蓝天白云与灿烂的阳光,再抬头看看为嘛只有我们的天空在下着雨,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东方有雨西方晴......
远远的看见山友们如蚂蚁般在前面的山坡上爬行,不免心中犯起嘀咕,可这箭已在弦哪有不发的道理。其实这也是户外驴行的乐趣之所在,一旦出发任凭再累再苦也得咬牙坚持下去,总不至于在这荒郊野岭的就赖着不走了吧。
经常有朋友问我,你们这样重装在外面爬山穿越,不累么?其实哪有不累的,纵然是空手来走这样的路也会觉得累。在我看来这重装户外全在一口气:有志者事竟成!!
蒙蒙细雨中好不容易才爬上这道坡,可大部分伙伴们早已休息后离去,还好有秦楚端着个大炮在这里等着我,给我拍下这张累成狗一般的相片。
真应验了老毛的话:无限风光在险峰。虽然累的快不成人样,但每当又爬上一道坡越过一道坎后,哪种战胜自己的感觉是无以言表的。
回望横亘在山坡上蜿蜒的来路,恰似回忆人生走过的每一天, 比如说今天走过的这些山路就将珍藏在我的记忆中,值得我用一生的时间去回忆。
人生,总要有那么一些日子值得我们去回忆,总要有那么几个瞬间值得我们去感动。
望着远方清晰可见的喇嘛寺金色的屋顶,看着山谷间的云卷云舒以及远方的阳光和头顶的小雨,在这里拍个延时视频什么的再理想不过,同行全程背着三角架上山的妹纸甚至已经摆好了架势,怎奈收尾的协作立在路旁不住的催促,只好稍事休息继续上路。
看到山坡顶上的小石屋了么,他们说这是最后一道坎,爬上去小石屋后面就是三峰大本营,听闻此言顿时精力陡涨,肩上的包包都觉得轻了一些,脚下的步子也轻快不少。
感谢秦楚在前面端着大炮不离不弃地记录着我累成狗的模样。终于在翻上最后一个山坡后,见到了大本营的黄色球形帐篷,哪一刻心中不禁长长地嘘了口气:胜利就在前方了!
咕咚的全程记录,从长坪沟口到大本营全程6.41公里,我重装用时约5小时,海拔提升1133米。除第一个小时的路程海拔没啥变化外,后面4个小时海拔一直在提升一直都是在爬坡,难怪走起来是这样的累人。
三峰大本营全景,白色帐篷是厨房帐,黄色的球形帐篷是今晚我们的露营帐篷,其他几顶帐篷是协作和另外一支队伍的露营帐篷,今天来大本营准备明早冲顶的一共就两支队伍。
厨房帐篷右上方斜对着的略带点山尖的山峰就是海拔5025米的大峰,大本营的位置在大峰和二峰之间的山坳里。最远处那顶黄色的球形帐篷右前方有条从大峰上流下来的小溪,这就是三峰大本营的饮用水源。
胜利到达目的地放下沉重的背包心情是灰常的愉悦,赶紧换掉早已湿透的衣裤并加上厚厚的防寒衣物。怀着轻松的心情听着老6介绍起周围的环。
特别介绍一下这个起初在山坡下给我希望的石屋,它竟然是大本营的厕所,远远的建在半坡上,在海拔4300多米的地方下去上个厕所再爬上来会把你累的半死,不过厕所外的风景挺好,是远眺长坪沟最理想的观景台。
站在大本营,长坪沟的山山水水尽收眼底,放眼望去长坪沟停车场、喇嘛寺、虫虫脚瀑布都清晰可见,甚至连最远处的猫鼻梁观景台都能看的清清楚楚。还有隔着一条山沟对面的海拔5413米的婆缪峰,和在长坪沟底见到她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以至于如果不是老6介绍都没认出她来。
休息差不多便开始培训技术装备的使用,登山协作先在营地旁边的山坡上拴上路绳,大家取出背上山的登山技术装备,佩戴上安全带先练习使用上升器,然后再练习使用下降器,说起来挺复杂用起来其实也简单,在大家专心的练习下一个回合下来全部都掌握了要领,装备使用培训便顺利结束。
训练完毕闲暇之余忘不了穿着装备装装13,旁边之只美腿是哪里来的。
5点半早早的便开饭啦,今天的营地晚餐好丰盛:当归炖鸡、肥锅肉、清炒莲花白、红味莲花白。看来协作师傅的厨艺还蛮不错哦,同样的莲花白他可以弄出俩种味道来。
高海拔地区累过之后食欲会大打折扣,我还好点儿,喝了两碗鸡汤、又泡着鸡汤吃下大半碗米饭,期间还整了好几块肥锅肉和好些红味白味的莲花白。
飞鸟、漫游和泊岸竟然偷偷的躲在帐篷后面开起小灶,被我逮着之后赶紧叫我吃麻辣鸡封我的口,少不得又抓了几块麻辣鸡吞下肚去。
老6的此次组队政策相当宽松, 比如 这营地餐吧也是由自己选择,既可以自己带食材上来开小灶,也可以和着大部队吃协作做的集体伙食,集体伙食是一早一晚40大洋。
用过晚餐大家都纷纷找各自的乐子,勤劳的老6还张罗着收拾残局,不由得又为他大大的点个赞。
就在大家无聊的蛋痛时,发生两件事情令大家顿时又有了新鲜的话题。一件就是在日落时分,大本营后面的山梁子上突然就出现一道彩虹,惊喜的大家纷纷举起相机、手机一阵的胡按乱拍,都说这是好兆头,明早的冲顶定可成功。
太阳下山后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阵阵山风吹的人浑身发冷,天空中又开始飘起雨来。闲来无事大家便纷纷钻入帐篷,有人借着微弱的信号玩起手机,我则取出睡觉神器三件套:耳塞、眼罩、安眠药。准备早早休息调养身子迎接凌晨的冲顶。
不知道是不是眠药过期的缘故,以往在高海拔地区吞下两片后都会睡的很好,这次吞了两片却完全失去作用竟然一夜无眠。虽然戴着耳塞,还是听到密集的雨点打在帐篷 上的声音,大家不免又纷纷担忧起来,这雨要是下个不停凌晨三点的冲顶怕是又要泡汤,难不成又和二峰一样累死累活爬到大本营后睡一觉又灰溜溜的返回不成。
就这样一夜迷迷糊糊到凌晨一点过,实在是睡不下去了,便爬起来拉开帐篷的透气窗口,惊喜的发现雨已经完全停止,天空中甚至出现了点点繁星。高兴之余更是睡不着了,便开始起身穿衣收拾起行囊来。
凌晨两点钟帐篷外如约响起登山协作的叫醒声,其实大家都是迷迷糊糊的躺着只等外面的叫醒,于是陆陆续续便起床收拾。
两点半协作们弄好早饭开始用餐,早餐其实也还蛮不错:比想象中要好的稀饭、 白水 鸡蛋、带馅的大饼和榨菜。虽然没睡好但一点也没影响我的食欲,就着榨菜喝下一大碗稀饭、吞下一枚鸡蛋和一个肉馅大饼。

凌晨冲顶

凌晨3点大家用罢早餐穿戴妥当,在头灯的照耀下准时出发开始向三峰之巅冲击。

虽然天空中是繁星点点,但四周却是漆黑一片,头灯仅能照亮脚下的山路,大家就这样相互紧紧跟随着,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摸黑前行。虽然看不清周围的环境但意识中还是知道不停的都是在向上爬坡,山路不是一般的难行,很多地方甚至要手脚并用才能上去。
四名登山协作控制着整支队伍行进的速度,虽然是轻装冲顶但由于山路的难度实在太大,大家仍然爬的十分劳累艰苦,登山协作和老6照顾到大家的体能,行进三四十分钟便会停留下来休息一会儿让大家喘口气。

终于经过三个小时的攀爬,我们在黎明来临时分摸黑爬上了海拔5100多米的三峰的垭口。

三峰垭口

爬上垭口那一刻大家不由得都欢呼起来:太美啦!
东方的天空泛起曙光,云层被阳光照的彤红,万道光芒从群山后面射出来,尤如一只只利箭射向苍穹。
站在垭口左面是海子沟、右面是长坪沟,对面是二峰、后面是三峰,从沟里升腾起来的云雾像洁白的婚纱,飘飘扬扬地浮在空中。

在我们的左侧便是此行冲击的目标---海拔5355米三峰之巅。为着这个目标,纵然是美景当前几个协作在稍事休息后毫不客气地催促着大家继续向上。

从垭口继续向上的过程中,太阳一点点地从右侧的群山中升了起来,暖洋洋的万丈光芒顿时照向我们。

对面的二峰在缥缈的云雾中露出山尖,就好好象是浮在海中的 蓬莱 仙岛,在旭日的照耀下我们甚至可以看清楚二峰山顶上已经成功登顶的人群,就在我按下快门的瞬间一只苍鹰闯入镜头,没想到鸟儿也能飞到如此高的空中。

太阳照射下随着气温的升高,长坪沟一侧的空中云雾蒸腾而上,洁白的云海在阳光下翻滚着尤如沸腾的开水般。

阳光将我们身影投向左侧的山崖,在金黄色的山崖上留下剪影,若不是急于冲顶光是这道山崖就够我们在此装B半天。

我在装B我在抢景,妹纸在撒着风马旗,而协作们则在不停的催促我们快走、快走......

太阳完全出来了,在美景的诱惑下队伍被拉的好长,难怪协作要不断的催促我们,如果让我们自由行动的话估计大家都没办法移动脚步了。
这张相片可以清晰地显示出我们登山路线,我们就是从最远处的长坪沟对上来的山梁子翻越过来,然后一路向上直到垭口再向左向三峰峰顶冲击。

太阳才升起来,从三峰顶下垮塌下来的岩石碎片上还铺着一层薄薄的冰凌,踩上去很容易滑倒,大家小心翼翼地踩着前面的脚印,既要欣赏眼前美景又要防止脚下滑倒,很辛苦地向着山顶攀登。

从上面看下去,向阳一侧的海子沟云雾很少,而背阴一侧的长坪沟侧是云海翻涌,二峰在中间高高矗立着成为云海无法逾越的一道屏障。
地上白色的冰凌好似满地白雪,小伙伴们在这洁白的雪地上艰难地向上攀登。

终于走到徒手攀登能到达的最后平台,再向上就需要借助登山技术装备。咕咚显示从垭口到最后的平台不过500米的山坡,然而我们却走了1个小时,看来都是给眼前的美景害的,再次证明协作不断催促我们的重要性。

最后200米的冲刺

我们在个平台上放下冲顶小包穿戴上技术装备,在登山协作的帮助下借助登山路绳,利用上升器完成最后200米的攀登,到达5355米的三峰之巅。

好佩服登山协作们,在这满是冰凌的70多度岩壁上居然可以徒手上去挂设路绳。看清楚画面上方的小红点么,那就是登山协作带着绳子上去准备挂在山顶,然后我们再利用上升器沿着绳子将自己“拉上去”。

在我们看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登山协作们不一会儿就轻车熟路地搭设好一共三段绳距的登山路绳,在老6的带领下大家排队依次上绳开始向着最后的200米冲刺。

这就是上升器的使用,首先将绳子放入上升器的滑轮槽中,滑轮槽有止逆设计只能推着向前滑而不能向后滑。手握着上升器的手柄顺着绳子向前推,一直推到手臂的最长处再用力拉着上升器,人身体借着这个力量双脚蹬着岩壁向上攀登。这玩意看似容易其实操作起来蛮费体力的,不一会儿就整的手臂酸软,不过也不要担心万一失手会掉下去,上升器通过两把主锁和腰上背的安全带相连接,即使是失手人也会挂在绳子上不至于往下掉。
不多一会儿我们都如一个个蚂蚱般被“拴”在了一根绳子上,可能又会有人担心这一根绳子能承受这样多人的重量么?这个也不用担心,刚才说了这是一根三段绳距的登山绳,在山体上有三个“锚”点将绳子分成三段,每段绳子只承受本段绳子上的重量。因此在过中间两个“锚”点时,就需要守候在一旁的登山协作将绳子从上升器中取出来,再放到“锚”点之后的下一段绳子上,所以说对于我们这些第一次使用技术装备的菜鸟来说,整个过程中登山协作的作用是相当大的。

终于,又经过40多分钟借助登山路绳的攀登, 成功登顶四姑娘山三峰。
从大本营出发经过约5个小时3.69公里的攀登,海拔一直上升1060米后到达三峰之巅,六只脚显示的海拔是5315米,户外助手显示的海拔是5311米。

我登山了三峰

这是老6率先冲顶后在山顶拍的相片,当时我们还在山壁上作最后的冲刺。

这是在三峰顶上看到的幺妹峰,为什么没拍到全貌,是因为三峰顶上全是乱石,人只能趴在岩石上侧着身子拍,被前面的山体挡住不能目睹幺妹儿的全貌。

三峰之巅看到的二峰。

老6在三峰之巅代表全体队员庄严宣告: 四姑娘山三峰我们登顶了。
加上领队老6此行17人全部登顶成功,100%的登顶成功率连登山协作也啧啧称赞。

三峰之巅面积很窄,不是现象中有着宽阔的平台,老6所处的位置几乎就是登山者能达到的最高位置,这张相片是他操纵无人机所拍摄。

我们更多的人则只能在下面一级台阶上依次坐着,这也是大多数攀登三峰者能达到的地方,这级台阶也很窄仅容得下一人通行,两个人只能侧身紧贴着方能让过,这里也是登山协作打好绳子,然后我们上来后全部都必须将安全带的挂钩挂在绳子上。

当举起横幅的时候还是有些小鸡冻,毕竟好不容易才实现人生第一座5000米级的雪山。
感谢野人部落老6的组织;
感谢我们的登山协作们;
当然更要感谢三姑娘的接纳,我的第一次是属于三姑娘!!!

记得2015年川进青出的时候,站在海拔5231米的 唐古拉山 口,我曾经以为哪就应该是我此生能达到的最高海拔。没想到仅仅在三年后的今天,我又以徒步的方式刷新了人生的高度,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还会再次刷新人生的新高度。
生命不息,挑战不止!!
时间不多,赶紧抓紧时间装逼,各种旗旗儿扯起,各种姿势做起。

这是老6用无人机拍的全家福,看着绝壁上坐着的我们是不是很刺激,头顶上就是薄如刀锋的三峰顶,后面是蜀山皇后---幺妹峰。

老6拍这些照片视频的代价也蛮大的,就在他最后一次刚刚将无人机放飞出去的时候,突然从山底刮来一阵狂风,猛然将无人机砸向山壁,幸好飞机虽然摔坏但还挂在岩石上,而且哪个地方协作们还敢徒手过去将飞机取回来,否则不但白白损失一架飞机,连这些精彩的相片视频都一并损失掉了。
第一次在如此高的地方俯视着群山,感觉真的美妙极了,只有此时才觉得这两天来的攀登没白费,看着眼前的美景心中鸡冻的心情逐渐平复了下来。

下撤,一路下撤

下山的时候,才仔细观察了登山路绳是如何固定在岩壁上的,岩壁上的锚钉是早已深深嵌入岩石中的,但路绳则需要每次上山的时候派一名登山协作徒手攀爬上来拴好,难怪三峰只要是遇着大风、大雨、大雪等恶劣天气便无法登顶,看来我们此行的运气也确实太好了,昨天晚上的大雨居然在我们出发前就停了。

高海拔地方气候真是变化无常,好好的天气不知怎的突然就刮起风来,阵阵浓雾随着山风从谷底涌了上来,登山协作们见状赶紧催促大家开始下撤。
借助上升器爬上这最后200米实属不易,但现在借助下降器下撤这200米依然比较困难。其实下降器的原理很简单,就是将路绳缠绕在一个8字型的金属扣中,然后借助绳子与金属扣的摩擦来控制下滑速度,你右手抓住绳子不放的时候人便不会向下滑,你右手放多少绳子你就会下滑多少距离。
说起来很容易但手和脚的配合还是不容易掌握好,好多人因为手脚配合失误便会歪倒在岩壁上,而且下的距离长了以后依然会手臂酸软,这也是很费用体力的一件事。

为了给同行小伙伴们拍照我在上面呆了很久,到最后居然是饥肠辘辘的无忍受,以至于在使用下降器下撤的时候体能差点就崩溃掉。
小伙伴们借助着下降器艰难的向下撤退,而登山协作拉着绳子腰都不弯就“蹬蹬蹬.....”跑了下去,见此状况我们唯有目瞪口呆地佩服的五体投地。

借助下降器撤到下面的平台,赶紧从冲顶包内翻出些食物胡乱吃了,然后又将最后一瓶乐虎喝咕噜咕噜喝下肚去,体能总算恢复不少,将技术装备收拾好背上冲顶小包继续向垭口下撤。
从平台到垭口的这段山坡上,全是从三峰顶上掉落下来的大大小小的岩石碎片,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人人都佩戴安全帽的原因。下山总比上山要容易许多,踩在满山坡松动的岩石碎片上,人跟着碎石的移动就好象滑雪般很轻易的就向下“梭”去。

回到三峰垭口,海子沟一侧的山谷已是大雾弥漫,而长坪沟一侧则是阳光灿烂,远远望去猫鼻梁、长坪沟口、喇嘛寺等都尽收眼底。
早上冲顶的时候四周都黑咕隆咚的根本看不清楚周围的状况,如今下撤的时候自己都在暗暗佩服自己,这样的路啊,在漆黑的夜里是如何爬上去的哦。

撤到垭口下面,回头望去心中不禁一阵唏嘘,真的不敢相信这样的路我们曾经一起走过。

远远的来张全景,中间的就是自己都无法相信能爬上去的三峰垭口,垭口向 左云 雾中的就是三峰,垭口向右依然是云雾中的便是二峰。
我们的登山协作们曾经创造三、二、一三座山峰连续攀登的纪录,他们的路线便是先上三峰,然后从垭口到二峰、再从二峰的垭口到一峰,只有身临其境看过这些垭的口构造才能体会到他们简直就是大神级的人物。

早上冲顶的时候不知道脚下的路是什么样的情况,下撤时才看清楚从大本营到三峰顶基本上都是在这样的岩石碎片上行走,一面走着心中不禁在担忧:长此以往这三峰也好、二峰也罢会不会因为山体不断的崩塌面降低高度呢。
呵呵,这会不会是杞人忧天!!

撤退至大本营,稍事休息便收拾好行囊继续向下撤退。
从大本营下撤到喇嘛寺让我吃尽苦头,天空依然和上山一样时不时下着雨,雨衣穿也不是脱也不成。更要命的是新买的登山鞋,虽然在家里事先也穿着进行了磨合,虽然从昨日上山到今天下撤至大本营都没出任何状况。但当我从大本营出发下撤不久便觉得脚后跟下面好象有小石子碜的有些痛,于是停下来脱鞋抖了抖以为便会好了,哪知道走了一段又觉得碜的慌,坚持了一段后终于忍无可忍再次脱鞋脱袜从里到外彻底进行检查。穿上以后走着还是碜的难受,终于才明白这哪里是有石子碜着脚嘛,分明就是新鞋子磨脚啊。
就这样咬着牙忍受着钻心的痛一步步向山下挪,若不是老6追上我说后面还有五六人,我肯定不愿意拖累在队伍而选择骑马了。就这样上山才花4个多小时的路,我下山都走了3个多小时,好不容易下撤到喇嘛寺乘上观光车。

后记

下午4点过所有人员到达长坪沟游客中心,告别登山协作们乘车一路狂奔于晚上8点顺利回到成都。原本打算乘9点半的高铁到隆昌,谁知道购票的时候却已售罄,无奈之下只好泸州出发的五个人挤着一辆轿车返回泸州。到泸州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仔细算来已40个小时没好好休息过了,而且还往返了海拔5300米的高山。此时又困又饿的我还是选择先找个地方胡乱吃了些东西填饱肚子,然后再回到家里痛快地洗了个澡,倒在床上便呼呼睡去。
不知道是此次登山确实运动太过于激烈,还是因为新登山鞋磨脚的影响,在登山回来接下来几天大小腿都好痛好酸软,连上下楼梯都有些成问题,要知道这样的情况在很长时间来都没出现过了。
此次四姑娘山三峰登山之旅由成都野人部落组织,全程费用2000元,其中野人部落组织费1300元、登山技术装备租借费300元、大本营营地餐40元、往返成都车费260元,路餐及其他费约100元。
再次感谢成都野人部落的组织!
再次感谢领队老6的无私奉献!!
再次感谢同行友友们的关心和帮助!!!
期待着下次雅拉雪山穿越再与你们同行!!!!
( 本文作者 : lz乞丐 )

文图俱佳,令人感佩。此番登顶经历十分精彩,艳羡不已,佩服佩服!

发表于:2020-9-10 13:04


感谢楼主的精彩分享,照片拍的特别好,写的也很详细,再次感谢

发表于:2020-9-9 13:58



上一篇:冰晶顶鹿角梁速穿小记_户外
下一篇:从新疆到未知的未来_户外